今夜颇有些许难以入眠之感

父亲晚上又喝酒了,亦是喝到吐,据说应酬,确凿原因不明,也可能是别的因素。想起当年父亲身材瘦弱,也算得英年才俊,颇有才华的他去了政府单位工作,至此成了大多数人的“奴隶”。有所谓,莫言小说中的一句话:“他们是什么?他们是人民的公仆!懂吗?就是我的仆人……”

也不知为何,对于父亲的职业,我从小到大,见过多的里面,就连课上讲的,老师说的都不乏对其的贬义。因为,一说到和政治运动员们挂钩的话题,人们想到的,估计……至少在我见过的,说廉洁公正,两袖清风的,少之又少。你讲得多也就那几个,而或许更多的,反之便是贪官污吏,一手遮天,唯利是图,道貌岸然,真是恶心透了,由此想,想好好去做这种职业还真不容易,有些人称得,这叫铁饭碗,有些人道,这种东西,是一点没有想去做的理由,不为五斗米折腰。

有些人骂体制的不公,有些人骂官,而实际上,却一点又不知道究竟错在哪里?或说要由这些人好好讲讲他们所谓的体制去实行?许多人只是满足自身的既得利益,而全然没有脑子去想集体与个人的关系,看见一些看起来比较牛逼的话就来套。弄得自己对此是看破利弊一般。

我们有时候会说,看了韩寒,我们也不安于现状,也要反抗体制,但我的疑惑是?请问韩寒是公然与体制抗衡的吗?事实上,往往是一些人,自己进入不了体制的内部,就骂体制又出了什么问题,或则就干脆显得一副满不在乎,这样还显得自己精神境界很高深。

这也就是韩寒后来说:“有些人骂官,因为他们自己当不了官,于是就骂官。”

发现自己实在是没希望搀和进去了,这么做,一来有理由地承认失败与不足,反而显得自己是境界高深,二来顺便骂骂超掉自己的,也好解解气。

如果说全国骂官的人里面有60%这样的一群逗逼,那还有20%是确凿的愤青,和10%五毛党与小明以及10%的无脑傻逼,最后一类10%的就是看到别人这么说,他也就这么说的。因为,骂他们,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时代潮流,可以展现爱国,体现思想高深,而且有个莫名的人白白给自己骂,实在是赚到了  = =

有时候仔细想想,父亲这人真可怜,因为一来,他虽然也能算挤进体制以内了,但自我认为他只是根本没努力,说实话,我真不懂说公务员有钱,是谁提出来的价值定式?

也就是近期,自己常常听到的一个名字继周永康之后又出来了,令计划被查,这哥们一家也能说是充分受了党的思想熏陶,总说周知,令计划一家的集合体:令方针、令政策、令计划、林完成……活生生的革命实现宏伟蓝图大目标的真实写照……

内幕被知,豪宅被查。谁又知道,体制之内,背后的,内部一幕,又有多深呢?下一只大老虎会出吗?又是谁呢?

话说今天晚上,父亲又喝吐了,体制之内,好的人活的有声有有色,下面的人一面背着上头搭下来的压力,又得听之外的人的批评。当然,这当然不是重点……或许我想说的是,实际上没一些人想的那样,不是所以的这类从业人员,都活生生接着国家的福利,骗了你们钱一样。我眼中自己的老爸,是太正直了,绝对不是那些人说的那样,他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他为别人想得,比自己多,就连在学校,对我的批评,都是说自己没考虑别人,一堆人去学校大厅吃饭,(因为那里桌子奇多),而他看到有几个人在底下写作业,非骂我说不去食堂,说这地方,人家是要学习的……(事实上,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些人也在这个大厅里,不远处吃嘛,)没办法之下,还是看着他的臭脸在大厅吃了,吃了他还拿了好几堆刚买来的餐巾纸去把桌面差得干干净净,力度认真,仔仔细细……

而与之相反,我在不久的考试中,下午考试的考场,因为午头有学生家长送菜,估计是高三的,(我在那个楼考试,那个楼和高三的楼最近)结果,满桌子的油脂,还有鸭汤的臭味……

那时候我就想起了父亲,那位不认识的同学的父母的素质和自己父母的素质比起来,确实……不是要夸耀什么,简直太坏了,全校都知道这里中午要考试,你家长也看到外面的考号表了吧,这种行为,当然,日后回家谈起,母亲却老希望我把人往好的一面想:如果人家是没有带纸确实没办法呢……

我喜欢我的爸爸,但我不喜欢爸爸的一些同事,官腔味十足,这几天本来是去单位的会议室自学的(有时候没人),现在索性就都不去了,感觉很讨厌那种感觉。

另外这些人老要我爸喝酒,他自己又不能推脱……

就这样,日复一日,转眼间,我也快真正满18周岁了(虚岁应该也是18 了吧,只是周岁没有*(顺带说一句,也是因此,最近一次域名备案失败,说根据浙江啥管理办法的,未满18周岁的人不能备案域名……))

现在看父亲,已经没有当年那样了,感觉他变丑了,啤酒肚。变胖了许多,但我并不认为这是健康。

怎么说呢,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他……

 

《今夜颇有些许难以入眠之感》有16个想法

  1. 乱七八糟的,没有分点,但希望您仔细看。*´∀`)´∀`)*´∀`)*´∀`)
    「当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产生矛盾时,个人利益要服从国家利益」我们的教材也有这句话,不过我懒得打字就用「什么什么的」一句省略了。(人教版)确实期末考试政治只考了79,要不然我的文综就是全校第一了(请允许我装一下哔)(′▽`〃)
    「很早就懂」是随手打得,不要太在意,因为我貌似说过我从小到的就只遇到过一个和我算是志同道合的人吧,那时候才刚上初中,我们就开始讨论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想想当时我也有些中二。。
    「但是每一个群体都像一盆水,一滴墨进去了,没有及时清理,那几乎整盆水都成墨色的了」我的比喻不够恰当罢了,但又一时急于行文就只好加了个「几乎」来代表不是所有都变成墨色,至少墨也是会被稀释的。只是比喻不够恰当,,原谅我文笔生疏。
    「制度、法律只能起到引导向好、束缚不好的」有个前提我也没说清楚,符合当时的正常法律,或者另一种理解是「向好,这个好是制定者认为的好」
    「靠谱一点的制度」是指基本符合国情的制度(并不限于当代),例如现在适合用社。那么社就是靠谱的,过去适合用封,封就是好的,西方适合用资,资就是好的。
    过去的社会有很多我们现在看来不好的事物其实在当时也可能有好的作用,秦始皇当年是为了规范一下人民的思想,防止一些可能导致暴乱的事物才去焚书坑儒的,可惜他采取的方法错了,焚书坑儒太野蛮太直接太血腥了。
    而后的汉武帝刘彻则是采取「推明孔氏,抑黜百家」的措施,而且比较宽松,再加上儒家思想挺适合维护当时的统治的,于是儒学逐渐成了正统学说,(其实汉武帝和他妈都不怎么喜欢儒学,但他们忍了= =)
    当时的正统学说儒学统治了千年的中国思想,在现在看来那时的儒学是有很多糟粕的,但是在当时确实很适合社会发展。
    虽然现在有霸权主义什么什么的,但最起码比以前好多了,而且我只是说标准是那个,并不说今天就是那样啊,还有不要说自己是屁民,也不要说我是大师,受不起。
    封覆灭了是因为时代又发展,封就不靠谱了,一个时代一个环境都要有一个适合的制度,如果你硬是要去改变,即使你的制度再好,但不适合也不行,譬如王莽改制,他推行的制度和社会主义是非常相似的,甚至胡适都评价他是「1900年前的社会主义家」,好多人甚至说他是我们这里穿越回去的。。。。。社会主义在现在我们国家人都说好,甚至还影响了部分外国人(我见过一个外国老头说中国的制度最棒了!= =)但是王莽当时改革就失败了,伟大的社会主义怎么就失败了?!!因为他不适合当时啊,所以在当时社就不是好制度,适应当时的封才是好制度。但是今天封就不是了,因为时代又变了。。
    最后,为何您的刚刚的那条回复下面没有「回复」的按键。

    1. 本来选课之初,作为全班唯一一个选政史地的男生,其实我压力还是蛮大的。因为我不仅是全班惟一一个选政史地的男生,也是全班唯一一个选政史地的人,至于自己以前有什么厉害的,我就不说了,毕竟,就像英雄不提当年勇嘛……2333何况自己真的去想,比我厉害的人还是很多的。觉得自己有能耐全然出于比较,否则让我还以为,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而后也不知为何,选政史地的人还真变多了,或许也是出于分班需要,亦或许是迫于无奈,当然,我记得全校目前而论五六百名学生已有五六十个选择了政史地,即便浙江高中正巧碰上改革,选择的科目真是出奇之多(当然也就那些,罗列还是罗列下来的)
      所以才说讲的不够全面,给人望文生义的感觉,适合的才是最好的这话不假,但之前似乎就没说,而非是在我纠正了之后反复加前提,,好吧……总之无论人之初是否真是懂得,还是说只是为了装逼充数,结果都是会对的。
      这个好是制定者认为的好。这让我感觉,纠结于你原来之前的回答似乎没什么意义,因为你的回答就本身没意义嘛,某人认为的好,某人认为的价值,终究就是一个人的价值。而价值观本身就不能说用一个人去衡量全世界。而一个人的价值观也没必要去讨究,毕竟也就终归是一个人的价值,一个人的意淫,我还以为你之前的评论是说“向好的方面发展”是什么“全民族”“全人类”、“全世界”的呢。原来只是说君主而言。那就没意义了,因为君主认为的好,未必是真正归结你我的好,君主认为的价值,未必是真正公有的价值。这还真让我懂得了你确实讲的,没什么意义,那么我也能说,我们所说的一切本身没价值,说屁民是对的,因为现在而论,你我都是屁民了,就是在一个地方空想的货,本身没做好,谈什么“好坏”谈个屁“体制”课程目标还没完成,作业还没做好,折腾什么劲的制度政治。洗洗睡吧,骚年。
      你的话还真确实让我感觉没必要讨论下去了,因为原来你本身也就不是说什么长远的东西,就好比原本以为谈论“哥德巴赫猜想”最后发现,原来对方和你讲了半天,就是1+1=2 一样。可谓常理。说不是大师,这还真确实。我也感觉,至少能说是有了自知之明吧。
      至于王莽的话,确实,这人在隐忍了这么多年,欺骗了所有人,最后一举夺得帝位,但后来又说用周礼的口号又想骗天下人自己是圣人尧舜?王莽的失败还在于自己演技太差,成也演技,败也演技。如果他终身不漏泄,恐怕现在还被供在庙里像其他圣人一样吃冷猪肉呢。韩非子说:“阴用其言显弃其身”,可王莽之失败,可能就是不懂得这个道理,当然,这里也不是 说宣扬所谓,圆滑一生,虚伪是真的,话只是随口论道一番,顺手拈来罢了。逆天下发展之潮流,怎么可能不败呢?孙中山言: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多的也不多说了,我刚刚回来。实际懒得回复什么,尤其是感觉没什么意思的时候,刚刚去搬了一车的木板帮忙干活。然后的话。

      最后你说的为啥没有回复按钮。你仔细看看那个评论,合计嵌套4次,也是自己设计的时候,处于太多的嵌套导致排版混乱难看,于是暂定嵌套4条评论,多出的评论直接移送最上头。

      1. 法律什么的制定者又不一定只有一个人。
        还有我们在讨论这些本来就没意义,纯属在扯淡(′▽`〃)。。感谢陪我空耗暑假。

        王莽的失败如果说是因为「演技」太差导致的,那也太以偏概全了吧。主要还是因为来得太快,中国走上社会主义还要过渡那么多年,王莽直接开始那么大规模的改变,谁都不能适应。而且当时人民的思想也远不及近现代。

        对,我是觉得屁民太难听了,叫我渣渣还行,比那个好听点o(*≧▽≦)ツ 。

        另外你们学校五六百名学生只有五六十个文科生,也真是奇葩= =
        我们学校六百多人,好歹也有300+的文科生。

        我们作业很少。如果静下心来一天左右就能全部写完。

        1. 嗯?我有说什么错的吗?法律要是全由一个人制定和专制有什么区别。
          关于你说的以偏概全,我认为说一句话是应该在认真看了作者的原话后再说的,否则一来感觉不真诚,二来原因可能就是理解能力有点差吧:原话如下:
          至于王莽的话,确实,这人在隐忍了这么多年,欺骗了所有人,最后一举夺得帝位,但后来又说用周礼的口号又想骗天下人自己是圣人尧舜?王莽的失败还在于自己演技太差,成也演技,败也演技。如果他终身不漏泄,恐怕现在还被供在庙里像其他圣人一样吃冷猪肉呢。韩非子说:“阴用其言显弃其身”,可王莽之失败,可能就是不懂得这个道理,当然,这里也不是 说宣扬所谓,圆滑一生,虚伪是真的,话只是随口论道一番,顺手拈来罢了。逆天下发展之潮流,怎么可能不败呢?孙中山言: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多的也不多说了,我刚刚回来。实际懒得回复什么,尤其是感觉没什么意思的时候,刚刚去搬了一车的木板帮忙干活。然后的话。

          如上所述,我哪里说王莽的失败全由他演技太差决定了。这点真没什么好吐槽的,缘由是,本身你的回答就错了,什么叫王莽的失败是由于演技太差。这只是业余评价者的一点评价罢了。何况我并没说,王莽的失败全然是由他演技太差导致的呀?
          如果说你说我在以偏概全,鸡蛋里挑骨头。那我也能说你说的:“主要还是因为来得太快,中国走上社会主义还要过渡那么多年,王莽直接开始那么大规模的改变,谁都不能适应。而且当时人民的思想也远不及近现代。”是以偏概全呀。当然你能说,我是加了“主要两个字的哦”那我还是可以说以偏概全呀。导致王莽失败的主要原因就是只有这个吗?那为什么不说主要原因还有这人,刚愎自用也能算入主要原因呢?他冷静他谦逊他就一定会失败?他冷静谦虚多考虑,他还会采取那样的政策?当然,不一定。
          所以说,我也能说以偏概全。那么什么才是主要原因?什么叫主要原因,我说那些年自然灾害频繁也能算主要原因,当然,你可能会说,这当然不是主要原因,又会讲什么叫主观,什么叫客观。但事实上,你也拿不出什么证明什么叫“主要”什么叫“主要原因”吧?因为本身不同人看待问题不同,主要和次要本身就是相对人而言的,对你是是主要,可能对别人就是次要的了。

          当然你还是可以说我就是加了“主要”嘛!是你自己理解能力太差。我说,那我说王莽失败的原因不也加了个“还”吗?除了“还”之外的还没说呢。当然我也可以说,我是知道的,“我很早就懂啊”只是我又用“省略词”了……
          简而言之,而以偏概全的正确理解为片面的,我从一开始自然就没说他是全面的呀。2333
          另外不同地区,不同学校教学的理念、教学方法、生源,学生自己的想法……(允许我用省略号)本身不同。本来就不一样的,不然我说清华和蓝翔的本质区别在哪?(有谁常在电视上看到?当然不是)因为行行出状元。其实相同点有一个,就是他们都是学校
          最后说作业,我是没作业的……2333.不过作为自认为自己也是一个渣渣的存在,我都是做自己的布置自己的作业,毕竟我又不是最优秀的。别人的努力,我看不到,又有谁知道,闲谈耗空暑假的时间里,多少人挑灯夜读,奋笔疾书。可能你会好点。
          并且你也该知道我们不一样。(不用重复我们当然不一样,这里表明我已经清楚了)
          我是真没时间费太多话了,我总怕你误解我的意思,但有对你留言我总想回复一句。缘由是我习惯了。

          = =

  2. 人性本就无善恶。善恶之说只是人类步入文明社会后自己的定义,文明的社会总喜欢定义各种各样的标准,包括「文明」这个词语也是人类定义的罢了。在这种情况下,也就可以采用我们曾经讨论过的事情无绝对。因为我们所讨论的是文明社会下的人类,所以要采用的就是这个社会所定义的标准。不同的情况采用不同的标准。

    国家好坏在于人的素质是我没说清楚条件,对不起了,条件:无战争时代,自然条件较好。
    尤其是在现代社会,这个因素影响就更大了。另外主要指的是治国范畴,不涉及战争。

    我并没有指桑骂槐什么的。不严重损害我的利益时,我都不会主动的去攻击别人。真的是误会了,希望不要想多了。

    1. 1.你能懂得,我也为你感到高兴
      2.国家的好坏具体指什么我也不知道,还是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意思。人的普遍素质高的,就狠命国家是好坏的。国家的意义太广阔了,国家代表不了个人,同样个人也不一定能代表整个国家,未必有可能一个国家全部人的素质都是好的,如果那样,我们为什么不说,是在一个高度专治的统治下的美好社会呢?因为所有人都没有私欲,都是有道德,有素养的人,那样,一个有涵养的人,处于对利益最大化,集体利益的追求,他是不会为了自己,犯下错误的,因为他是有道德的,为此所有人,不会反抗,也因为他们完全不会认为这是一种剥削,所有人各得其所,也就不会存在暴力抗衡,而事实真是如此吗?当然不是,亦或者形容说,上一种说法,倒不如说,如果都这样,就不用有政府也不用存在统治阶级了,因为一切都是合法化的,并且符合道德高尚人的意愿。当然,这是一种理想,而我可以感性地说,或许有一天真会实现呢,马云还对理想评论:“万一实现了呢?”而实际上,理性回答,不会实现,也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人是有阴暗面的,我们这里所谓的阴暗,还可以说是从生存本能而言,是以自己为中心扩散出去的。而生存本能往往却又常给人判定为不好的事,因为生存的本能让人考虑到自己。
      4.所以我也在第一次回答就说了,这些源于我的内心,因为我本身也是比较容易在一点多想的人,并没有误会,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没当回事,可以当我的话是多余的。心内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过分坦率了,我比较直言不讳,也常常不小心为此伤害一些人,但我确实很在乎我父亲,且但我只是无心的吹水,失落在自己。

      1. 1.我很早就懂啊,只是我们思考问题的时候应该站在对应的情况用对应的条件与标准,所以我一开始才会用善恶论这样人类自己定的义。
        2.对于国家好坏我的标准是:国民生活状况普遍良好,人民幸福感高,太平盛世。
        我说的素质是这样的,例如:公民遵纪守法,再有就是破政治书上说的那样的: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相结合什么什么的= =官员基本都清廉等等,当然就像你说的人是有阴暗面,所以这样的理想社会是很难实现的,国民总体素质还是跟不上,能做到标准线都很难。
        在文明社会之前,人们并没有组成一个社会,而是小团体或部落,但就是在这个小团体中,成员之间也都有一些规定以维护整体利益。只有维护了整体的利益个人利益才能得到更好的保障。
        毕竟人类是天生的社会性动物(肢体强度远不如其他猛兽的人类能够存活至今除了为了生存和抵御灾害而锻炼出来的高度智慧外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人类组成了团体,懂得了团队精神,所以在抵御灾害和捕杀大型猎物的时候基本都能有很大的成效),生存也就要在不违反集体的规定下不侵害集体利益下去争夺生存利益。除非这个规定是不合理的,严重无理侵犯了一些人的利益。
        我只是希望你的父亲能够别活的难受。看到本文中写的那样,我认为他应该过得比较不好受吧,当然只是我的认为。

        1. 呵呵,没必要特别强调自己懂嘛(*´∀`)你懂,你厉害,我知道。只是我看最初你说了,人性本恶之后,有点想批判的感觉,正确的说法,我认为应该改为:人性有恶,而非人性本恶。这里荀子和孟子说法本来就是错误且偏一的,孟子的说法,更像是一种诡辩。可后来我指证了一下,你又改口说了,我的说法,有点表里不一哦~最早你是认为荀子,或则我猜也就孟子才是对的吧?事实上他们的争论本身是错的。顶多说后来的告子才是对的。
          另外,你说“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相结合”我们的教材这里是一样的,不过我的教材,下面还有一个知识点,还是会考的,这里也补上一句:“当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产生矛盾时,个人利益要服从国家利益”另外扩展一点就是,这里理解即可:当然,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根本上是一致的。
          但,这里来了点问题,我们说“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相结合”这点有些人是可以实现的,但后面的“个人利益要服从国家利益”就未必了。如若照阁下的说法,做到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相结合即是正确,但排除了后者,改的特别严的估计会扣分了,会说点答得不完善,表述观点不完整。你说一些人做事的时候,照着理论来,你做你的事,还要想着国家,可以,但是你做你的事,国家不允许你做,但你未必就会不做。(不然就不会有犯罪了)所以说,你可以表达你的,但我也可以补充我的,你说了你的或许有些不严谨的言论,“这就是我认为的好国家”我不过补充了一句:“是的,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至于更多这个话题。没什么要讨论的地方了,事情就是这样。
          另外最后一点就别说了,首先谢谢你的关心,我的父亲会一直好下去,说实话或许每个人都有生活的难处,但我父亲比我乐观,他让别人看起来,可能从我的文字表述上让你觉得应该过得不好受吧。(我看到你说的,你个人认为了,不然我就不会说和你不同的,我的了)实质上,我可以举个例子、
          三毛说旅行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许多人说这应该是很有趣的事,因为他们自己只是想着,懂得只有真正去做的人,切身体会的人。三毛说,旅行完全是生活所迫,被逼无奈的。我的父亲,未必是特别难受,尤其是你说“活的特别难受”或许是对于你个人会有觉得或许,至少我很坚定,现在不会,因为你我讨论了之后,你发泄了许多,而实质上至少曾经会有,不然你又何必说自己曾经跳过楼,还不小心摔断了手呢。但无论你我,都不能用自己的标尺衡量了自己,再去衡量别人,自己如何,别人可能也是如何。当然,这或许是处于惯性思维。而实际上,我的父亲,绝对不会是,应该“活得难受”他应该是:与之相反,用《起风了》中的话形容再贴切不过的:“风起,唯有努力生存”他不可能活的难受,因为他是认为:“活着,就是好的,因为他有追求,他有自己愿意守护的东西的存在”而并非同你之前那样。
          当然,我也愿意相信,你这里说的一句话:“很早就懂”你比我厉害,我不及你,那么,我倒是为此有几点不解,倒想看看你是怎么回答的,首先人性本恶就不用回答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了答案,以及本身的错误性,最早“但是每一个群体都像一盆水,一滴墨进去了,没有及时清理,那几乎整盆水都成墨色的了这句话怎么解释,我认为,或许就想一杯水,一张纸,正如你说的渐渐服软了,但也是有表里如一,洁身自好的事物存在,纵使淤泥遍布,他们也能坚贞不屈,洁身自好,周敦颐所言当然并非是空穴来风,不然何以问喻人,这证明,你的比喻似乎是错的,因为,忽视了另外一类事物的存在,他们可敬而不可侮慢的嵚崎磊落的风范,是一种不傲慢待人的生活态度,刚正不阿,中通外直,亭亭净植,这就是莲花,且一滩子如墨般的水内,亦是能繁衍诸多的不可胜数的莲花,这里,我看到的,并非说几乎都成了,而是还有一堆。大金子韩寒说他用膝盖思考,而我说自己用脚指头思考,因为有时候,想得东西还真的未必如你所知,可能是有很多种可能的哦~”
          “制度、法律只能起到引导向好、束缚不好的。”这句话,我认为也不对呀,文化大革命是制度,是法律,但事实上他们是“伪法律”(自己说的词容易理解),他们导致民主被践踏,法制被破坏,但这在当时就是道理,就是合理化的“法律“法律即“规则”嘛,还记得初中的第一课,讲的就是什么是规则,不知曾记否?那么这里是否能说“制度、法律只能起到引导向好、束缚不好的。”难道要等红卫兵把皮鞭砸到老舍脸上,我们还说,这是对的,是好导向?众所周知,法律有弊端。不然就不用频繁召集会议商议法律的优劣得所了。
          “大多只要靠谱一点的体制(甚至封建君主专制)都能治出个好国家。”这句话,我也有疑问,那么阁下这么懂得,我想问问,靠谱一点的体制是什么呢?您得这样了,我倒是有了好奇心,好国家你上文已经说了“国民生活状况普遍良好,人民幸福感高,太平盛世。”
          但众所周知,天下是不太平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恐怖主义繁生的今天。你一语惊动了我这屁民。原谅我这乡下人实在不懂得大师的道理,你石破天惊一般的言论仿佛让我看到了时代的曙光,那么请您说出您的“大多只要靠谱一点的体制(甚至封建君主专制)都能治出个好国家。”论断中,具体实行的方面,其中主要的问题我已经梳理出来了,如果你的话是对的话,我们只要找到,并弄清主语,也就弄清了新方向,靠谱一点的体制是什么?括号中说的:“封建君主专制”也能治理出好国家。为什么?而以前封建君主专制的覆灭,没有治理出好国家,又是什么原因?现在的今天,如果照您的论断,采用封建君主专制都能治理出好国家,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其首要因素应该是,君主是谁?其次我们对以前的制度:诸如(三省六部,军机处(君主专制空前强大,达到顶峰的标志,文字狱,焚书坑儒统一思想等等产物的条件下,我们能治理出一个好国家,这么说,应该如何治理呢?别告诉我把以前的历史书重蹈覆辙一边,事实证明是行不通的,但您说了,是可行的,那么怎么个可行法呢?请照前面的问题,分点回答))

  3. 韩寒以说真话出名,我们需要这样的人,但是这样的人只能是少数,如果每个人都像他那样写杂文,抨击社会劣处等等,那么社会还不都乱死。郭敬明近日说的一句话「如果13亿人都是韩寒 你觉得会好吗?」,言外之意就是「不好」,这是我唯一赞同他的一句话o(*≧▽≦)ツ 。
    现在的包括以前的社会总是会分个层次和阶级,总是会有各种各样人要去干各种不同的事情、作不同的职业。也总会有人要骑在别人头上,总会有人是被骑得。人们也是有思想,有欲望的,总会有人对比自己过的好的人心存不满心存嫉妒而去侮辱。荀子不是说过「人性本恶」么?= =好官当然有,但是每一个群体都像一盆水,一滴墨进去了,没有及时清理,那几乎整盆水都成墨色的了。做好官,在于自己的节操、品行。
    世界上现行的所有体制,资说资的好,社说社的好,但是不可否认,他们都是有腐败有漏洞的。制度、法律只能起到引导向好、束缚不好的。但当人的素质跟上时,大多只要靠谱一点的体制(甚至封建君主专制)都能治出个好国家。人创造了国家,国家的好坏也自然决定在于人。
    我曾见过一个朋友的父亲,开始是个小官,没什么权势,天天骂那些贪官狗日的,后来领导看他勤勤恳恳就提拔了一下。第一次,他收了些好处,第二次,他想第一次都没问题再受一次也无所谓,感觉挺好的。多日后他就下马了。人一旦有了权势,就会有人去求,而贿赂这东西收了一次,就很少有人能再忍住了。
    祝您的父亲早日无案牍劳形吧!o(∩_∩)o !

    1. 1. 应该是说,极端了不好吧,韩寒应该有,郭敬明也应存在。
      2. 我不赞同荀子所谓,对于孟子,他说的道理中很多的对的,但唯独是说人性本善那里。我读着就停了下来了,这里实在不全面,孟子全部学说都很精粹,独性善二字,理论未圆满。孟子有孟子的说法,荀子有荀子的道理,二者争论不休,遂成了千古的一桩悬案。我认为二者都不对,但后头出了个告子,问人性善恶一点上的问题什么是正确的?答:告子言论才是正确的,人性无谓善恶。其后达尔文翁以科学之方法加以论证,得出《物种起源》一书,震惊世界。其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可谓,人之本性无法用后期产生“善恶观”论述,荀子问,一初生孩童,为了吃糕饼,去哥哥手里夺,得不到甚至会哭着闹着,捶打哥哥,此前孩童未有收到任何后期教育,一生下来便会如此。问这是否可谓:人性本恶之例证?
      据宋儒的解释,孩提爱亲,是性之正,少壮好色,是形气之私,此等说法,未免流于穿凿。孩提爱亲,非爱亲也,爱其乳哺我也。孩子生下地,即交乳母抚养,则只爱乳母,不爱生母,是其明证。食、色,性也。而非爱亲。
      达尔文曰:生存本能,何谓善恶?即告子所谓;性犹湍水也,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西流。人性本身不可说善恶,只可说求生本能,而后期收到世间各派别学说,阴法惯律影响,人们才发明了这么一个词:“善恶”这种道德的词汇,完全是用在人的后期,学习之后,对于孟荀二人,用在人之“初”上,未免穿凿。
      3。 国之好坏,非单人矣。谓之独是人好,错矣。何以证明?曰事物之变化,天下之分和,国家之成败:天时,地利,人和矣。
      举例三者之部分关系,世界大战初,希特勒提民族自绝之借口,德国人民响应,人和透了,后来却也争得一席之地。但最后遂败,亦是人和与地利与天时之原因。法西斯趁势抬头,反法西斯也随之诞生,人和却只在于德国人民的人和,却忽视了世界人民的人和,随后之战,士兵不晓得苏联布满尘土与黄沙的土地,闪电战之阴谋破产,长不得地利,恰逢斯大林格勒之战,天寒地冻,士兵苦不堪言,天时得不了透了。而苏联人民红场阅兵之后,直接进入战场,同仇敌忾,义气轩昂。人和又得不透,最后却落得了元帅保卢斯率众投降,斯大林之战,反法西斯之转折也。由此可知,是非成败,国之兴衰,非人因独占据也,天时,为概率。地利为环境。事物的好坏可以互相转化,转折之前,德军披金执锐,锋不可当。转折之后,却是全军覆没。问:何以至此?答:各种因素,就连小小的概率也触发全局。
      当然不是人和的因素,是各种因素。说好坏决定在人,未免牵强。
      日本,白江口之战,出动全员打入中原,落得惨败。随后才想得各方面学习。七七事变,全面侵华之号角一响起,硕大辽阔之东北三省随即沦陷,国内汉奸伪军密布。国外一心一意借“生死为天皇”之名号,下定必死之决心入侵,可谓人和透了。恰逢,德国法西斯前一年之出现,收获颇多,此之天时占尽,日本遂与之结盟,形成柏林·罗马·东京之轴心。世界大战一发不可收拾。可惜,众所周知,弹丸之地,物资有限是硬伤,人和,天时占尽。可惜地利之因素,牵一发动全身。加之后期,瓦窑堡会议,西安事变,震惊中外,国共之合作条件之一已形成等等。我国人民形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众民之力线朝一方向,人和之势可谓超出日本,后恰又逢德国溃败,欧洲战场已结束,国外友人相继援助,共产国际、苏美之帮助。日本虽有先发制人之攻势。最后却依旧迫于各方压力,加之寡不敌众,落得了无条件投降的结果。但何以可说,在此前的战争中,日本若物资充沛,若日本也为若美苏之大国一般,借着攻势,强烈扩充打压,趁欧洲战场还未了解,不要想南下,而专心一致,一心一意西进。 如德国初闪电战之攻势,占领三省之后,攻下全国也说不准,可惜最后也是这一点上,其次,的天时地理人和都占不了的条件下,原子弹二颗还没落地,国家的一大部分就葬身火海。由此可知,国家好坏,自然不仅仅与人有关。
      4. 不知为何,我想的是,我是否能是你的朋友,因为,要是是的话,你朋友的父亲这般,经过你口,又落入我耳,听到这般话,不小心就以为是在指桑骂槐,意在言外。未免显得晦气,当然这也是源于我的内心,希望不要介意我说的,长久一来自己也愈发变得这般敏感,尤其是对自己深爱的人相关的事。最后,我觉得,如果我的父亲喜欢案牍劳形,那我也没关系的啦,因为我可以关心他,但最好不要去改变他。或则我可以和他交流少点喝酒了,我确实很担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