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宵

2015年7月28日夜记

一,夜间的小道

今夜可是凉宵?走在罗阳泰分路以下的小路上。天色已是泛黑得一发不可收拾。近些时日,泰分路初路口开始施工,挖土机带有巨大钻头的车辆都请来了,看起来是要地下停车场之类。走在满地疮痍一般的地面,碎石不计其数,走过颤颤有声,如踏玉屑。

二,人民广场

人民广场在以前的罗阳,应该是最大的一块较多人的公共场所吧。如今新建许多其他的建筑,新城区的开发区的新建,高楼林立无数,相比之下,人民广场似乎落伍了,面对新生的事物,这个老旧区域相比而言,着着逊色许多,今天夜里,我闲逛至此,一如既往的诸多卖夜宵的。但比起曾经确实是少了。可能现在的卖宵夜的,都到新的区域,人更多的地方了吧?人民广场的人也愈来愈少了。曾记否,那些年,众少年,群进群出,一同在广场叫嚣,拉帮结派,讲的义薄云天,真是血气方刚。又或许是年少无知。幻想有一天能用拳头解决一切。事实证明,或许年少轻狂,亦或许是无知幼稚,如今想来,一同前往的那些岁月实在可笑,更多的或许也能说是可爱。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许许多多的回忆。要知道,曾经的人民广场的一群小混混,被家长怒骂,老师讽刺的对象,曾几何时的苦恼与忧愁,如今也是随着人民广场不远那个烈士墓中的老树的年轮消磨殆尽,曾几何时的疑问不解,也是时间所给予了答案。

如今而来,众人好聚好散,似乎再难联系到了,所谓的义气情谊,似乎很难再重新为人所提及。恐怕也只会再将来的某一天被当作少年的趣味,且当笑谈而过了吧?许许多多的不可名状之物都逐渐消失。但人民广场一直都在,它还是立在那,那所古老破旧的小学也在那,纵使已经被翻修地不成样子,曾经的瓦砾也只有在脑海中浮现。但不论如何,物质上的东西,它就在那,这些物质上的东西,可能某一天也会消失,但也因为它们现在还在,纵使可能认不出了,它还在那,它就像是个暗号,就像是个密码,就像小时候我们用看不懂的手势作弊似的。看到那个校园立在那,一切都仿若浮现眼前,似乎像是一道幻影,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小人,一个个小学生都在哪,拿着书,还有林老师。

所有的一切都消灭了,但他们的存在,这种不可名状的存在,往往会牵引出诸多尘封许久的回忆。每每至此,我都有股莫名的伤感,亦或许是可说,一种对现实的不妥协,但是又无力抵抗。而美好的事物,永远会留存心底,我也愿意,由衷希望它们不小在我的脑海中消磨,倘若有一天我老了,再也记不清了,我希望,这些象征性的产物,就是这篇随便的记录,也能牵引出那一切,其实美好的东西,它们一直都在,只是我暂时想不起来了。

发生过的事情不会忘记,只是暂时想不起来了  ————《千与千寻的神隐》

三,独自仰望夜空

难有此番意境,独自看7月28日的夜空,7月28日是一个如此简单的,简单到苍蝇乱飞,我所做的一切,史记也不可能记载的一个日子。当然,前文的所有只是且当是种幽默,但如果不认为幽默,也请原谅笔者笑点太低。

7月28日,这么一个对自己简单而卑微的日子因为7月28日而不简单。因为7月28日的夜空而不简单,因为7月28日的夜晚,因为7月28日的动机,一切的一切开始拜托了平庸。变得特殊,因为它是7月28日呀?

所以,一切平庸也能变得不简单。

今夜,不知为何,买了两瓶酒,也算我人生第一次饮酒。初衷竟然是认为自己已经快满18周岁,而恰逢看电影的感慨,联系读书后的感受,才突然想这么干。不知为何,喝了两瓶,却无一丝醉意。后知后觉,其实我一直都醉,生活中做的像是醉了的傻事不可计数,哪里能说我不又何尝不是一种“醉了”的状态呢?可能只是程度不同,或许我能说,往昔我是“微醉”我也真是微醉……

望着夜空,如若我不够诚实,那么读者可能会觉得很有意思,但务实地说,今天的夜景确实不够美,中午刚刚下过雨,天上的云雾还未曾消散殆尽。星星零零散散,导致几架直升机在高空盘旋,左边,右边,互相飞过,闪着灯光,一闪一闪的,成为夜空的一个亮点。

我寻来一个小凳子,坐下,周遭安安静静,却也不时会传来几声虫鸣。风儿轻轻的吹,拂过面庞,此刻泰分路下的路灯依稀可闻,风儿拂过,带来丝丝凉意。这一瞬,我看到夜空之中,仿若像有个小人在轻轻哭泣。指尖已经湿透,方知自己的手触碰到尚未干燥的大理石板。

风儿还是在轻轻地吹。我不由在内心感叹:今夜可是凉宵?

我常常喜欢判断一个词,一个事物,说他们是好是坏,或则是中性。此刻我却觉得,风应该是悲伤。今夜罗阳的风,不晓何处吹来,不知其始端,亦不知其终末。来来去去,悄然而逝。令人断肠。也难怪德富芦花说:风,是已逝者的声音。

我是一个从小没有奶奶的人,爷爷在小时候,那时候自己可能还是幼儿园或小学的时候,也悄然而逝。他去世的前一天,还叫我走到他的床前,但我已经听不懂他虚弱的口吻中要表达的什么,知道爸爸妈妈回来,我便离开,没曾料到,第二日我家门口的老树就掉落了黄叶,爷爷也在那日离去。

至今也不曾知晓,他要对我说什么。此刻我脑海中浮现的只是宿命论?因为无法解释,无法让内心释怀,所以为了寻求借脱,有些人开始寻求信仰。为此聊以自慰。

我喝了那一口劣质的鸡尾酒,名字虽说如此,但只有13元的价格,能有什么鸡尾酒?以往就听说,这些事,但索性自己也是第一次喝酒,本身不在乎味道,也不知道这种味道的意义,其实更不知道何以说是优劣?只是按照价格来估计,姑且称他是一小瓶的劣质鸡尾酒吧,酒瓶子很小,一口即入,不一会儿肚子变得有点热的感觉……

我抬头望着这并不怎么美丽的夜空,夜空属于所有人,但或许不美丽的夜空只有属于我自己。又有谁会在这样的地方,看他们呢?又有多少人说这种看这些漫无边际的并不美丽而无意义的景色是一种浪费呢?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看到的,更多是苍凉吧。又想到何时的一个学校口号:“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说得如此简单,而自己常常只是脚踏实地,生怕踏错,渐渐却很少再仰望星空,曾经的梦想是怎样?拒绝平庸,如今却又似乎像活在当下似的安于现状。我抬起头再次思考,我的星空又有几次被仰望呢?

四,虚构的浮沉

打开了照明灯,一个手电筒。灯光照上夜空,打在那片云朵里,曾经认为是如此之远的地方,现在又变得何等之近?像是随着光线被触及到了一般,此刻,我看到手电筒的光柱上,有许许多多的漂浮物,在周围的黑色中分外明亮闪耀,它们是浮沉。他们绝对不是PM2.5 因为我看到他们了。他们也能是美好的,记得曾经,很早以前做过的一道题目中,讲人们素来和尘土唯恐避之而不及。有道是屋内一尘不染才叫干净。孰不知,灰尘也有它自己存在的价值。因为大气的灰尘,天气不会特别暗也不会特别亮。吸湿性导致水汽无法凝结, 云雨就无法形成……

一个如此平庸的灰尘也有它存在的价值。人们曾经常说,世界太肮脏,而自己,何尝不能说,无非就也是肮脏世界的一颗浮沉,也不是一份子吗?真是可笑,像一个曾经和自己聊的人说的一般……自己做得不好,结果出了,却怪世界。让老天背黑锅,说是世界肮脏,显得倒是自己更加超凡脱俗了一般。实际上。说别人何尝又不是说自己呢?说别人多么恶心,又有什么时候考虑到自己有多恶心呢?说和别人活着很累,又哪里想到,自己是可悲到为了那些被自己摒弃的“别人”而活呢?

五,良宵

今夜可是凉宵,今夜可是良宵?如果说夏天的闷热中,凉意给人认为是美好。正如冬日中温暖给人已美好一般。纵使风儿这悲伤的产物带来的是丝丝凉意,又何尝不能说是不美好呢?好与坏也是互相转化的对象。

我望着苍天,祝我爷爷奶奶开心。愿一切都好

凉宵》上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