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宿舍

    上学期开始,整栋楼搬离了宿舍。

    换了隔壁另外一栋楼,这个另外一栋楼是原来的女生宿舍。

    据说变小了一些,我也看出来了,但并没太难受。

    宿舍剩下了上一届学姐留下的充满欧式风情的少量壁画,壁纸。(我猜可能这个壁画上的伦敦铁塔就是小女生向往的浪漫吧,随之我就会有些难受,很遗憾我难以实现这样的浪漫。不过如果有这个可能。正如壁画下的男女在铁塔前深情热吻,也未尝不可作为一个未来预期目标。只不过更多的可能,或许只存在于摄像机通过角度拍摄手法,拍下一个玩具模型前热恋的男女吧)以及一个笤帚和垃圾斗就没什么了。我们应该感激学姐的无私,还给我们留下了笤帚,这样一来,原本宿舍断了一大截的笤帚,就不用重新买了。

      再次感谢那几位无名的学姐,感谢缘分让我们相遇在你们宿舍之外。以至于能够继承你们原本清洁宿舍的衣钵。。。。继续清洁这个宿舍

      女生宿舍的一大突出特点就是公共厕所,只有坑,没有那种男性厕所独有的那种叫啥,我也不知称谓的如厕器物。

      第一次见到没有那种器物的厕所着实叫我心底产生一种微妙的感觉。赞叹周树人同志数载年前的一大预言——感叹中国人想象力丰富。想到女厕,就想到一位位美丽的学姐,一想到一位位美丽的学姐,就想到妙曼的形体,婀娜的腰肢步履。

      我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门,骂自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臭流氓,心中道德的底线像一条厚重的枷锁,让我立刻因为无法忍受沉重,而停止了衣冠禽兽的联想。

      我不知道有多少男性,他们真的思想高洁吗?还是曾有,如我一般相同的想法。

      不好意思,我觉得隐藏已经没有必要,这个时代,我想爽快的表露出纯粹的自我,我需要思想的解放。我需要直视生理,以科学的眼光分析,不带有色眼镜的思索,所以我毫无顾忌的在这篇文章透露出了我原本所有的,羞于表达,碍于脸皮的荷尔蒙描述手法。

      我愿意相信自己在一定程度上是个好人。是个良家少男。我不会做出任何出格之举,更不会去沾染任何有违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污浊活动。

      可惜,这个社会,男性的纯洁与否似乎并不值钱。说是否值钱,加了钱这个敏感词汇,似乎有些物化了。那我可以收回这句话,改为,似乎并没有什么可商议性之处。

      我想想又觉得不对,但事实证明,大众似乎更加热衷于讨论女性的纯洁,却很少探讨男性的贞洁。

      我认为,这对我这种良家少男极为不公平。

    我似乎有些说的过头了。

    说回宿舍,这个学期,我刚刚来宿舍,第一天,就遭遇了一次巨难受的事。

    生活费被偷了。

    是的,我自己都难以置信,脑子里一片空白。

    一个人走在路上想,想我从故乡,想我到山东,来烟台,来学校,想我坐飞机,到坐车,耗费了一整天,结果,晚上急着去开会。给窃贼有了可乘之机。

      心底里很是自责。虽然我自己也觉得几百块不多,我的一生也肯定不是为了这几百元,但对如今的我而言,这却是我一个月内的起居饮食,偷窃之徒可能不会理解。

      我更不想多说,我觉得人们对遭受偷盗的人的评价不是怜悯就只有批评。

      外婆老人家,她没网银的,没有支付宝的,她只有存下来的现金。我还记得临走前,她揣在手里给我的几百元现金,叫我吃好,怕我饿着,我看到她苍老的面容,就会想到这些钱的来之不易。可我万万没想到,这就是刚到一会儿的功夫。

    被偷的第二天,我觉得自己不适合听柔情的歌

    钱被偷了的第二天,谁也不想看,因为我会有种谁都是犯人的感觉,并会以最坏的恶意揣度所有人,哪怕是一个路人。但我也觉得这么想不对,所以尽可能谁也不看。真不愿相信生活费在宿舍,放在包里会被人翻了拿走。

    他偷走的都是百元钞票,剩下的零钱没拿。也可能是拿的时候着急,翻完包就急匆匆跑开,没把包按照原来挂好的样子挂好,直接用夹子扎住包挂了起来。

    以至于我会猜,是我刚回来没多久,就立刻给他跑掉了的感觉,心理更难受了。

    以前没经历过,不懂别人立场处境,现在是切实体验到了。

      

    撰记时间:09/02 星期一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2

    女生宿舍》上有 2 条评论

    Loading...
    1. leyaep

      前段时间室友们聚在一起去以前大学寝室看,2010年风采寝室大赛装饰的东西依然还在,门口的那几个显眼的大字还在,都九年了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