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末闲笔

    六合大道与富元道途间有一林木环绕的空地。踏着叠霜的枯草,伫立野外。放眼而望,满目荒凉。周遭褪去叶衣的杆枝于寒风中战栗。一切都在昭示着这个二零一九岁暮的来临。

      回想这个二零一九,历经的不仅是时空的不断变化。令我感到更多的改变,还是自己的态度与对事情的看法认知。

      在我接受义务教育的第六年,我的同学王健,携我去罗阳镇儒学琴舍的那条小巷一直往上走,爬山。(具体地址谓何不知)

    在山间的陡坡处,我与他攀着斜坡上的树往下探,见到两株幼苗,说是枇杷。我一株,他一株,回到山下后,他把他的那株赠我,说自家也养不了。我将枇杷携于故居楼顶,脸盆中种植。回忆起来,这件事距今已快十年了。

      那枇杷在盆中越长越大,到后来,长得比我个头还高了。我还记得那日,我在日记中感叹,摘幼苗时候,它还在我手心中。如今已有苍天树木之趋向。舅舅说,脸盆已不足容纳,建议送到雪溪乡下,移至农家专门去养。

      从山头到我家楼顶又回到山中,枇杷树历经时间与空间的变化辗转。最明显的就是它的生长。我有时想,人也若如此。事实上,世事万物皆是如此,在时间空间中,必然是不断变化的。哪怕石沉大海,他的微观量子也在不断的变动,哪怕速度稳定而显得微乎其微。但事物的相对性也告诉我,哪怕不断变化的自己也有不变的地方,那便是人的初心。喜欢的事物哪怕得不到,但坚信自己的方向是正确的。就好比枇杷树向着天生长。

      道边薄情的花,此时此刻已然逃不开寒冬的风霜之害。我怀着幽念,踽踽独行,目光偶尔会同那花朵残存的茎杆相视,幻想着走过人生的寒冬,于来年的春天与她不期而遇。

      有言,保持距离的神秘感,是人与人和谐融洽的一个办法。

      我想我也只有祈愿上苍。让我心安静下来,不要受这六合大道与富元道途中繁杂的林木影响,让佛系保持得更加长久。

    11/26 星期二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暂无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