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离家出走

    辛弃集

     

    不害怕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当成制造害怕的主体。

    比如。我以前怕鬼,夜里一个人走山路,我害怕。

    总感觉有一个东西在盯着我,后来我转变了一下观念,我觉得我可以杀了鬼,本来我面对这种昏暗的山路。会加快脚步,而这一次相反,我故意放慢了脚步,假装自己才是真正的鬼,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寻找那个我害怕的鬼,并抓到他,杀害他,然后我突然放慢了脚步,然后突然躲在阴暗的地方,我心里想,我应该躲起来,不应该暴露自己,我要站到暗处袭击那个怪物。我弓下腰,慢慢的,悄悄的,鬼鬼祟祟的穿梭在山间小道。

    结果人家被我吓了一跳

    我小时候有一次装神弄鬼的经历。那一次,是在2006年的秋分。夜里,在远离杏花村的山道,我的手里握着铁皮制的手电筒,能明显感受到那旧式手电筒上的条条竖着的螺纹,这是我在虚无混沌的黑夜中唯一能让我感受到实在东西。只是手电筒的灯快没电了。灯光昏昏沉沉,不时还会接触不良似的骤亮骤停。

    我为这恼人的灯火感到既害怕又无奈。为什么它的灯光总是突然一亮又一暗淡。灯光亮的时候,我走起路来就有了底气,可灯一暗淡,我就有种黑暗突然降临,有种鬼魅妖魔在我身边企图接近我,顿然的心跳一颤的那种感觉。我受够了。我讨厌的外婆,今天说好了带我去镇上买东西的,我想买那把以前在路边见到过的,摆着摊位的玩具仿真手枪。那简直是我童年一直以来的梦想呀!

    要是能有那把手枪,该有多威风呀。可是,明明上次说好的,带我今天去集市,最后那些大人却不知什么原因,取消了赶集。

    也因如此,我对此感到颇为愤怒,在家大闹了一趟,我想一个人去山头,听说山头上有一座庙,我准备一个人去那儿。呆一晚上,其实说到底就是赌气,我想看看家人会不会着急,我猜他们一定会着急的,这就是我对他们最大的报复。谁让他们不守信用的,谁让他们老是在家排挤我,挤兑我,老是一个劲的说我这说我那的。

    这个家我已经不想待下去了。

    于是,2006年的那个秋风,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发动了后来响彻了整个杏花村的“离家出走计划”

     

    而此时此刻,还特意拿了手电筒,本以为配备周全的自己,在上山途中遇到了难题,就是这手电筒该死的灯火,我总是被它突然一灭吓一跳,但这灯虽然灭了,却丝毫浇灭不了我对家人待我的冷漠与欺骗的怒火,这回我是铁了心要远走高飞。

     

    也是如此我循着山路不断往上走,不断的远离自己的家,杏花村。而往村外一侧的那个山的山顶不断行进。可这手电筒太恼人了,夜里的山路黑咕隆咚,虽然这山路并不崎岖,反而是被人特意修过的宽敞,但夜色茫茫也总叫人有些胆战心惊的感觉。幽清的月光洒在山路遍地的碎石上。让我有些畏惧。可也正是这时,我又想到我讨厌的家人,愤懑令我战胜了恐惧,我告诉自己,不害怕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当成制造害怕的主体。我不断在心底里告诉自己,世界上不可能有鬼。如果有,我才是鬼,我要让别人怕我,而不是被别人吓到,为什么我要被这种东西给吓到呢?我现在的怒火,让我由衷想撕裂这封建迷信的假面纱,我心底里告诉自己,有鬼?真有鬼就让他出来吧,鬼啊鬼啊,求求你快点出来,我反正也不想活了,我不害怕,如果说见得鬼都是死。反正都是死,我反而应该和它拼命,拼了命再死,也比吓死强。

     

    我在心底里默默念叨着:“我是鬼!我是鬼!”,渐渐,我放慢了脚步,借由月光洒下地面的反光指引的线路,悄悄的踮起脚尖,轻轻前行,不时。我会逐渐加快速度,不时,我又会慢慢放下步伐的速度,我从山腰向下望,看到了走过的碎石底,我不时会躲在沿途的巨石边缘,我的内心想象着自己是在进行一个游戏,目标就是捉鬼。

    鬼就是猎物,我必须静悄悄的在夜色之中寻觅。

     

    我鬼鬼祟祟地朝着山顶走去,路途愈发狭窄。往上有着一片片的树林。

    我觉得自己这样已经很像鬼了。

    可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阵风吹草动声,却突然让我有些寒颤的感觉。沿着狭窄的山道,我躲在路边的貌似的草丛中,感觉没什么动静了,我突然,内心狂喜一般地冲出草丛,直接向着前方奔去。

    可我万万没想到,就在变得狭隘的山道的转角,我突然撞见了一个东西。一开始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险些把自己吓一跳,顿时产生的恐惧的寒潮淹没的内心的恼火,我的内心瞬息不知如何形容的一震。见到她,我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但我相信当时我绝对也是因为吓着的原因,反而来不及表露出恐惧,脑海里夹杂着,害怕以及疑惑,这是什么东西?

     

    待我定睛一看,才发现我在山道中途突然撞见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我还没表露出什么,就把她吓得够呛。她恐怕是以为见鬼了。哇的一声暗叫,并伴随着:“什么?这个那个的”语无伦次,不过几秒我和他才都缓过神,知悉见到的都是人。

    “小朋友,真是的,你这样突然冲上来干嘛呀,吓我一跳。都快十点半了了,你一个小孩子上来干嘛?吓死我了……”

     

    我没多说什么,但因为被这女人吓了一跳,此刻已经全无上山的欲望。我心中想着这一定是山下村里的人。

    我不想和她一同下山,我说了一句:“我去寺(庙)那。”

    她平静的哦了一声,就下山了。

    我看着她下山走远了,也往上下走。

    走了一会儿,我便又听到了一些声音。可我发现,这些声音比较熟悉,而且并非是刚才上山那般的宁静,我远远得看到了树林林叶之间透露出微弱的亮点。

    渐渐我听清了,是村里人的喊叫声,他们看到了我,我也看到了他们,我还看到了不止一个人……而是近乎整个杏花村的人,都上了山,几个人拿着手电筒,还有几个人拿着火把,他们焦急地叫着我的名字,其中还有……我外婆

     

    下山了以后,外婆却一个劲的责怪我,但这语气明显带着无奈甚至有些恳求一般,说我有多不懂事,以及让多少人担心。

    村里铁匠叔叔问我,你这样一个人上山不害怕吗?手电筒都没电了还上山?我说这有什么好怕的,山上又不是没人。

    后来待在我家的村民们都听到我的话,其中一个问道:“这山上怎么可能有人?”

    我说我准备去山上的那座庙那里。

    大家面面相窥。

    我说我还遇到了一个阿姨。

    这句话更加让人不安,因为据村民们说,他们上山来,就没看到有人下山。最重要的是,我走的这山上那庙早不再了,倒是前几年,杏花村以及附近的村庄里死掉人,才会送到山上,山头上,如今明明是一片墓地,近些年来,山头许多村里的人都进城了,而且都没见一些没回来的。这些墓地,有些都似乎要被人遗忘了,确切说,如今的山头上,更像是一片“乱坟岗”

     

    村民对我说,从来没有什么中年妇女下山,就算真见到,也会认出来的,晚上却是没见到,有人疑惑是不是外头来的人?回来扫墓,可有谁会大半夜去上面扫墓呀。她去干嘛?她是谁?我的经历让山道糊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外婆家里人更是坚定的认为我撞见鬼了。

    我很难想象,那个中年女人难道就是鬼?
    外婆家,请了农村迷信的道士为我做法事,床上那种类似道教飘逸的衣服,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又是取来酒,点上蜡烛,又是嘀嘀咕咕不知道嘴里念着什么鸟语的声音。然后道士弄了一个竹圈,用支架立起来,有点像马戏团点着火让狮子跳过去的那种圈子,让家人把我从竹圈里抱着穿过去。穿来穿去几遭。我也不懂是否如此,就能消托我的厄运。但我的心理却一直在想那位中年女子,想着她叫我的样子“小朋友,你突然冲上来干嘛呀……”

     

    还有传言说,或许不是外地人,但山上应该是有人住的,但又据说,有人居住的情况只为维持在早在好几年前。还说曾经有户人家确乎是住那山上的,他的丈夫有精神病,一天夜里用山头砍柴的斧头杀了他的妻子和刚出生几个月孩子。说我撞见的那个妇女可能就是以前那个惨剧的中年女主角

    我说,那我怎么没看到小孩子,村头里的人又一度面面相窥,外婆说,因为她把你当成她的孩子了,想带走你。
    我听了毛骨悚然。

     

    那家人山头居住的屋子是农村里并不坚固的泥土瓦片以及用木头结合而造屋子,随着岁月的侵蚀,如今也早已破败。

    撰记时间:07/23 星期二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2

    第一章、 离家出走》上有 2 条评论

    Loading...
    1. 郑永

      第一段不错,方法很好,确实需要这样才能克服恐惧,我小时候每周看两部恐怖片,所以我经常见鬼故事给舍友听,吓他们也同时吓到自己,因为独处的时候超能联想那些看过的恐怖画面,长大后,就一点都不怕了,也不会去想了。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