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闭站,恢复时间待定.
  • 密码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10/07 星期三
  • 密码
    老师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8/29 星期六
  • 密码
    2020年8月杂谈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8/24 星期一
  • 密码
    2020年7月总结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7/27 星期一
  • 密码
    近来小记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7/15 星期三
  • 密码
    20200626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6/26 星期五
  • 密码
    热点杂思—观“中北大学跳楼”热点下的评论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6/12 星期五
  • 密码
    日记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5/26 星期二
  • 密码
    周记2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5/01 星期五
  • 密码
    备忘录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4/15 星期三
  • 密码
    周记1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4/15 星期三
  • 深更半夜记

    今晚又熬夜了,不过有收获。这件事不是目标中的大事。 算目标中的业余任务吧。就是再完善一下“计算姬”的代码。关于计算姬,今天主要做了这么些东西。 1.后台设定,手绘了一些界面。不过这个手绘界面还没完工,需要一阵子。主要因为我比较精益求精。需要思考很久。有时候觉得不好看又重新画。这样一来就要耗费很多时间。 2.功能性的东西,后台发布编辑器的表情功能完善得很完美。多番修改了脚本,让用户可以直接可视化输出。非常棒。我自己都觉得折腾得很有成就感。 3.我准备给编辑器增加手帐模式,不同于其他一般人做的编辑器。收集了许多日本的手帐素材。可以方便用户写类似“手帐”的更精美的文章排版。   第二件事是,前一阵子写论文。给老师修改了几次。我感觉,老师似乎有些不高兴。我很害怕。当然也可能是自己又想多了。 有些事,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确切说是我不想说。 然后是心情。 唉,我是很多烦心事但我又不想说出口,因为我觉得说出来也解决不了。 真的觉得,唉。。父母也说不了,说了可能也没能安慰。总而言之,啥事都得靠自己。 真是越长大越无助。但是我还是有希望的。 就是有时候缺乏安全感… 想了又想,我不怕。反正也就那样

    2020/03/30 星期一
  • 密码
    小时事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3/02 星期一
  • 噩梦

    噩梦 小时候的一个梦。噩梦之一,记忆犹新 说说我做过的一些噩梦吧。 这是我做过的第一个目前有印象噩梦。 也是我做过我认为最他妈诡异的梦。 梦境是这样的。我晚上正常入睡,然后在我的梦境里,我正常起来。我晚上是平躺着盖上被子入睡的。梦中的我却梦到自己醒来了。醒来的时候和我入睡时候一样。床上的被子。简直和现实一模一样,问题是。虽然是在做梦,但梦里的我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而是思路非常清晰的认为自己已经醒来了。 接下来就是非常诡异的一幕了。 我认为自己是清醒的,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还看到了我做起来的时候被子因我坐起而撑开了一个角。然后梦里的自己,我确信自己是醒的。然后往右看,我看到是房间的窗帘,这时候外头还是暗的,窗帘还轻轻像随风摆了一下。   然后我看到我在船上半坐起来的时候,我的床正对面的墙。似乎有个东西,紧接着我仔细看那墙,我呆住了,真的有个东西,像个镜子,又像窗户,问题是,我的面前的墙怎么突然生出个窗户了,到这时,我都非常不解,主要的问题还是,我还以为我是醒着的。可这时候我的内心就突然产生一种恐惧感,一种压迫感,然后我隐约听到有个声音,是个人走路的声音,从楼下走上来,咚,咚咚,这样的脚步声,声音很清晰,慢慢的,一步一步上来的。 然后我就仿佛知道了什么一样。我也描述不出那个脚步声的主体是谁,但梦中的时候我是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个人,又不像是个人,但总之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2020/03/02 星期一
  • 杀死猫

    小时候在我家的白猫,生了一堆小猫,就藏在农村的厨房,那个木头与石头砌起的房子下。锅炉后头的柴草堆里。似乎是冬天的气温寒冷,母猫觉得柴草堆暖和,也可能是它觉得那个地方安全,我印象很深,一只只幼猫,眯着眼睛,围在一起,匍匐在柴草堆里。显得十分可爱。说起来也很让我感叹,这些小猫,似乎特别聪明,他们在感知到有人在附近的时候会出奇得安静,没有一只吱声的。    也是那一天,外婆似乎听到了猫叫,我欣喜得告诉外婆,在柴草堆里,我看到了很多只小猫。我却发现外婆的表情出奇的冷漠。确切说,我并没有在她脸上看到我所期待的表情。我以为她会和我一样充满惊喜。 她说家里猫有一只就够了。那只就是母白猫。当外婆拾开那几根柴木的时候,发现了,柴木堆里,是母猫生的一只只幼小的雏白猫 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这么生气,也可能是她老人家迷信,她认为,白猫是和外头的野猫生了这一窝,换句话说,就是杂种进了家门,据说不吉利。 外婆一只手,灵活而迅速的将小猫一只只抓住,顺势高高丢出门外,然后她农村的大竹扫把,当扫垃圾一样的,把一只只幼小的小猫,在地上扫,不时,还像小猫砸去,那些小猫受了惊吓,我看到那些猫瘦弱的身体,骨骼透着外皮在,冬天的室外惊恐的叫。它们无力地倒在地上,被大竹扫把混着灰蒙蒙的尘土,连滚带翻。母猫跑到门外,也像是痛心疾首一般也叫起来。   我至今忘不了,那只母猫的叫声,似乎是一种惊吓的声音,又像是哀嚎。   后来,我家再…

    2020/03/01 星期日
  • 密码
    无聊日记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2/27 星期四
  • 20200610

      最近一阵子。宅在家,啥事没做,主要时间浪费在打游戏上,越打越抑郁。 觉得苗头不对了,现在开始,冷静下来。好好反思。   这阵子真的一点收获都没有。浑浑噩噩的连我自己都恶心自己。   今天小心翼翼出了门,目的为了去超市。买了5盒咖喱。够吃一阵子了。虽然有点贵,一盒要10块钱啊。我滴妈诶。像我这种穷屌吃咖喱真特么是享受人生。   不过咖喱真好吃。感叹印度人民是怎么发明咖喱的?在这个世上因为有了咖喱,一定让很多患有厌食症,挑食的人得以康复吧?   有了咖喱,我至少能吃两碗饭。而且这是因为害怕,我怕吃太多也是一种浪费,所以我只能说保守得吃两碗。其实…那个啥。如果不限制我对美食的喜爱,如果吃太多碳水能被我充分利用。我觉得我可以吃5碗加咖喱的白米饭,这还是谦虚的。不夸张的说,如果我每天下地干活,吃十碗也不为过。最好是那种农家的木桶蒸的米饭,一打开那层白色纱布,白花花的米饭映入眼帘,随之蒸腾的热气。哇,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我曾经,自我感觉,是个非常抑郁的人,不瞒大家说,尤其还是受了那些日本战后文学读物的影响,私以为自己当初的文艺热情,让我有种想自杀的冲动,内心告诉自己,那就叫为艺术献身,我常常在内心幻想,我能作为一名英雄,出现在一群人的年前,为了拯救他们而光荣牺牲。然后。我的遗体上摆满了花,我被无数的人流着泪观望着,目送远行。可以说,我当初的这种想法,也可以说是一种幻想有些理想主义…

    2020/02/15 星期六
  • 昨晚,G

    事件本末 事情要从昨晚说起。 关于G 我很羡慕他,也很欣赏他。他叫G,高中时看到他,一张白皙的面庞,斯斯文文的样子,我曾一度误认为他那张脸,将他与我曾经的好朋友联系,仿佛似曾相识,当然,后来发现那确乎是误认。他体态稍微有些瘦弱,不过也符合他说话慢条斯理的气质,我总觉得,包括他的声音,都让我感到,他有点像郭敬明的感觉。 他现在是是宁波大学的学生。马上也要毕业了,他学的是师范专业,他和我说他实习于一个宁波的中学。 原由 昨天晚上,我邀请他,以及重庆大学的M,前往新城的火锅店。M说话比较直接,老是喜欢对我聊骚,虽说一个大男人没什么,不过说实话所谓聊骚,只是被我当成一种梗。因为曾有一阵子,流行ACG文化的“哲学”,所以我老爱附和,以及与同性聊“骚”。 G似乎不大喜欢火锅,可我心里其实觉得,火锅能拉进人之间的距离把心扉敞开,我有很多话想对人倾诉,其实也是由于自己长久自我孤立,我突然想找一些曾经遇到过的人,随便聊聊天。 第一想到的是高中同学,也就是G,因为我高中的班级大部分女性,没几个男的,后来逐渐联系也少了,约女的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吐露心扉,不好表达,约男的话,原班级同学,除了,赖,别人实在也想不到有谁好聊的了,不过赖似乎毕业后又不常常沟通,说实话,除了曾经遇到的G,我暂时想不到别人了。而且我曾经也对G说,希望请他吃一顿。然后和他好好聊。 昨晚,罗阳下着小雨,我与G在高中时…

    2020/01/12 星期日
  • 二零一九俺的年度摄影选集

    给自己颁个奖。奖项是自己定的。评委是我自个儿,获奖嘉宾就是自己。整理下本年度最佳摄影奖。   题名:「东海朔风」   题名「好吃的蛋糕」 最佳摆拍奖,体现了美佳乐的技艺以及作者对自己口水的忍耐力   题名「好吃的面条」 自恋的陶某人欣赏着被自己握过的勺子   题名「咖喱鸡肉准备中」 作者一边嚼着益达,一边整理出了这个19上半年的相片,并决定将其入选,陶某人年度最佳摄影奖的选集之中,摄影,不一定需要怎么样的画面效果,有时候故事,比画面更重要,至于姓陶的小伙厨艺奇佳这件事,只能说有待发扬光大了。   题名「白日做梦」 拍下这张照片的作者相信,几十年后的考古学家考究到这张照片时,一定会明白,作者是一位理想主义者   题名「哈哈哈哈」 几年后给她看看她什么反应   题名「伏于檐上喵」 摄于罗阳镇三洋坪不知名旧所屋檐

    2019/12/18 星期三
  • 密码
    我不甘心!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19/12/16 星期一
  • 记事流水账

    借景抒情、托物言志、胡思乱想,矫情感叹,往昔回忆 2019年11月26日 与六合大道 六合大道与富元道途间有一林木环绕的空地。踏着叠霜的枯草,伫立野外。放眼而望,满目荒凉。周遭褪去叶衣的杆枝于寒风中战栗。一切都在昭示着这个二零一九岁暮的来临。   回想这个二零一九,历经的不仅是时空的不断变化。令我感到更多的改变,还是自己的态度与对事情的看法认知。   在我接受义务教育的第六年,我的同学王健,携我去罗阳镇儒学琴舍的那条小巷一直往上走,爬山。(具体地址谓何不知) 在山间的陡坡处,我与他攀着斜坡上的树往下探,见到两株幼苗,说是枇杷。我一株,他一株,回到山下后,他把他的那株赠我,说自家也养不了。我将枇杷携于故居楼顶,脸盆中种植。回忆起来,这件事距今已快十年了。   那枇杷在盆中越长越大,到后来,长得比我个头还高了。我还记得那日,我在日记中感叹,摘幼苗时候,它还在我手心中。如今已有苍天树木之趋向。舅舅说,脸盆已不足容纳,建议送到雪溪乡下,移至农家专门去养。   从山头到我家楼顶又回到山中,枇杷树历经时间与空间的变化辗转。最明显的就是它的生长。我有时想,人也若如此。事实上,世事万物皆是如此,在时间空间中,必然是不断变化的。哪怕石沉大海,他的微观量子也在不断的变动,哪怕速度稳定而显得微乎其微。但事物的相对性也告诉我,哪怕不断变化的自己也有不变的地方,那便是人的初心。喜欢的事物哪怕得不到,但坚信自…

    2019/11/23 星期六
  • 女生宿舍

    上学期开始,整栋楼搬离了宿舍。 换了隔壁另外一栋楼,这个另外一栋楼是原来的女生宿舍。 据说变小了一些,我也看出来了,但并没太难受。 宿舍剩下了上一届学姐留下的充满欧式风情的少量壁画,壁纸。(我猜可能这个壁画上的伦敦铁塔就是小女生向往的浪漫吧,随之我就会有些难受,很遗憾我难以实现这样的浪漫。不过如果有这个可能。正如壁画下的男女在铁塔前深情热吻,也未尝不可作为一个未来预期目标。只不过更多的可能,或许只存在于摄像机通过角度拍摄手法,拍下一个玩具模型前热恋的男女吧)以及一个笤帚和垃圾斗就没什么了。我们应该感激学姐的无私,还给我们留下了笤帚,这样一来,原本宿舍断了一大截的笤帚,就不用重新买了。   再次感谢那几位无名的学姐,感谢缘分让我们相遇在你们宿舍之外。以至于能够继承你们原本清洁宿舍的衣钵。。。。继续清洁这个宿舍   女生宿舍的一大突出特点就是公共厕所,只有坑,没有那种男性厕所独有的那种叫啥,我也不知称谓的如厕器物。   第一次见到没有那种器物的厕所着实叫我心底产生一种微妙的感觉。赞叹周树人同志数载年前的一大预言——感叹中国人想象力丰富。想到女厕,就想到一位位美丽的学姐,一想到一位位美丽的学姐,就想到妙曼的形体,婀娜的腰肢步履。   我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门,骂自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臭流氓,心中道德的底线像一条厚重的枷锁,让我立刻因为无法忍受沉重,而停止了衣冠禽兽的联想。   我不知道有多少…

    2019/09/02 星期一
  • 密码
    苦恼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19/08/27 星期二
  • 密码
    日记20190805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19/08/05 星期一
  • 密码
    整理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19/07/15 星期一
此电脑(聚合资源管理器)
此计算机 记事
文件名时间类别标签评论

磁盘名: 记事

广而告之~

磁盘关键词:平时的日记,生活日常

密码
2020-10-07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10/07 星期三

密码
老师
2020-08-29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8/29 星期六

密码
近来小记
2020-07-15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7/15 星期三

密码
20200626
2020-06-26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6/26 星期五

密码
日记
2020-05-26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5/26 星期二

密码
周记2
2020-05-01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5/01 星期五

密码
备忘录
2020-04-15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4/15 星期三

密码
周记1
2020-04-15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

深更半夜记2020-03-30

今晚又熬夜了,不过有收获。这件事不是目标中的大事。 算目标中的业余任务吧。就是再完善一下“计算姬”的代码。关于计算姬,今天主要做了这么些东西。 1.后台设定,手绘了一些界面。不过这个手绘界面还没完工,需要一阵子。主要因为我比较精益求精。需要思考很久。有时候觉得不好看又重新画。这样一来就要耗费很多时间。 2.功能性的东西,后台发布编辑器的表情功能完善得很完美。多番修改了脚本,让用户可以直接可视化输出。非常棒。我自己都觉得折腾得很有成就感。 3.我准备给编辑器增加手帐模式,不同于其他一般人做的编辑器。收集了许多日本的手帐素材。可以方便用户写类似“手帐”的更精美的文章排版。   第二件事是,前一阵子写论文。给老师修改了几次。我感觉,老师似乎有些不高兴。我很害怕。当然也可能是自己又想多了。 有些事,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确切说是我不想说。 然后是心情。 唉,我是很多烦心事但我又不想说出口,因为我觉得说出来也解决不了。 真的觉得,唉。。父母也说不了,说了可能也没能安慰。总而言之,啥事都得靠自己。 真是越长大越无助。但是我还是有希望的。 就是有时候缺乏安全感… 想了又想,我不怕。反正也就那样

撰记时间:03/30 星期一

密码
小时事
2020-03-02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3/02 星期一

噩梦2020-03-02

噩梦 小时候的一个梦。噩梦之一,记忆犹新 说说我做过的一些噩梦吧。 这是我做过的第一个目前有印象噩梦。 也是我做过我认为最他妈诡异的梦。 梦境是这样的。我晚上正常入睡,然后在我的梦境里,我正常起来。我晚上是平躺着盖上被子入睡的。梦中的我却梦到自己醒来了。醒来的时候和我入睡时候一样。床上的被子。简直和现实一模一样,问题是。虽然是在做梦,但梦里的我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而是思路非常清晰的认为自己已经醒来了。 接下来就是非常诡异的一幕了。 我认为自己是清醒的,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还看到了我做起来的时候被子因我坐起而撑开了一个角。然后梦里的自己,我确信自己是醒的。然后往右看,我看到是房间的窗帘,这时候外头还是暗的,窗帘还轻轻像随风摆了一下。   然后我看到我在船上半坐起来的时候,我的床正对面的墙。似乎有个东西,紧接着我仔细看那墙,我呆住了,真的有个东西,像个镜子,又像窗户,问题是,我的面前的墙怎么突然生出个窗户了,到这时,我都非常不解,主要的问题还是,我还以为我是醒着的。可这时候我的内心就突然产生一种恐惧感,一种压迫感,然后我隐约听到有个声音,是个人走路的声音,从楼下走上来,咚,咚咚,这样的脚步声,声音很清晰,慢慢的,一步一步上来的。 然后我就仿佛知道了什么一样。我也描述不出那个脚步声的主体是谁,但梦中的时候我是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个人,又不像是个人,但总之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撰记时间:

杀死猫2020-03-01

小时候在我家的白猫,生了一堆小猫,就藏在农村的厨房,那个木头与石头砌起的房子下。锅炉后头的柴草堆里。似乎是冬天的气温寒冷,母猫觉得柴草堆暖和,也可能是它觉得那个地方安全,我印象很深,一只只幼猫,眯着眼睛,围在一起,匍匐在柴草堆里。显得十分可爱。说起来也很让我感叹,这些小猫,似乎特别聪明,他们在感知到有人在附近的时候会出奇得安静,没有一只吱声的。    也是那一天,外婆似乎听到了猫叫,我欣喜得告诉外婆,在柴草堆里,我看到了很多只小猫。我却发现外婆的表情出奇的冷漠。确切说,我并没有在她脸上看到我所期待的表情。我以为她会和我一样充满惊喜。 她说家里猫有一只就够了。那只就是母白猫。当外婆拾开那几根柴木的时候,发现了,柴木堆里,是母猫生的一只只幼小的雏白猫 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这么生气,也可能是她老人家迷信,她认为,白猫是和外头的野猫生了这一窝,换句话说,就是杂种进了家门,据说不吉利。 外婆一只手,灵活而迅速的将小猫一只只抓住,顺势高高丢出门外,然后她农村的大竹扫把,当扫垃圾一样的,把一只只幼小的小猫,在地上扫,不时,还像小猫砸去,那些小猫受了惊吓,我看到那些猫瘦弱的身体,骨骼透着外皮在,冬天的室外惊恐的叫。它们无力地倒在地上,被大竹扫把混着灰蒙蒙的尘土,连滚带翻。母猫跑到门外,也像是痛心疾首一般也叫起来。   我至今忘不了,那只母猫的叫声,似乎是一种惊吓的声音,又像是哀嚎。   后来,我家再…

撰记时间:03/01 星期日

密码
无聊日记
2020-02-27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2/27 星期四

202006102020-02-15

  最近一阵子。宅在家,啥事没做,主要时间浪费在打游戏上,越打越抑郁。 觉得苗头不对了,现在开始,冷静下来。好好反思。   这阵子真的一点收获都没有。浑浑噩噩的连我自己都恶心自己。   今天小心翼翼出了门,目的为了去超市。买了5盒咖喱。够吃一阵子了。虽然有点贵,一盒要10块钱啊。我滴妈诶。像我这种穷屌吃咖喱真特么是享受人生。   不过咖喱真好吃。感叹印度人民是怎么发明咖喱的?在这个世上因为有了咖喱,一定让很多患有厌食症,挑食的人得以康复吧?   有了咖喱,我至少能吃两碗饭。而且这是因为害怕,我怕吃太多也是一种浪费,所以我只能说保守得吃两碗。其实…那个啥。如果不限制我对美食的喜爱,如果吃太多碳水能被我充分利用。我觉得我可以吃5碗加咖喱的白米饭,这还是谦虚的。不夸张的说,如果我每天下地干活,吃十碗也不为过。最好是那种农家的木桶蒸的米饭,一打开那层白色纱布,白花花的米饭映入眼帘,随之蒸腾的热气。哇,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我曾经,自我感觉,是个非常抑郁的人,不瞒大家说,尤其还是受了那些日本战后文学读物的影响,私以为自己当初的文艺热情,让我有种想自杀的冲动,内心告诉自己,那就叫为艺术献身,我常常在内心幻想,我能作为一名英雄,出现在一群人的年前,为了拯救他们而光荣牺牲。然后。我的遗体上摆满了花,我被无数的人流着泪观望着,目送远行。可以说,我当初的这种想法,也可以说是一种幻想有些理想主义…

撰记时间:02/15 星期六

昨晚,G2020-01-12

事件本末 事情要从昨晚说起。 关于G 我很羡慕他,也很欣赏他。他叫G,高中时看到他,一张白皙的面庞,斯斯文文的样子,我曾一度误认为他那张脸,将他与我曾经的好朋友联系,仿佛似曾相识,当然,后来发现那确乎是误认。他体态稍微有些瘦弱,不过也符合他说话慢条斯理的气质,我总觉得,包括他的声音,都让我感到,他有点像郭敬明的感觉。 他现在是是宁波大学的学生。马上也要毕业了,他学的是师范专业,他和我说他实习于一个宁波的中学。 原由 昨天晚上,我邀请他,以及重庆大学的M,前往新城的火锅店。M说话比较直接,老是喜欢对我聊骚,虽说一个大男人没什么,不过说实话所谓聊骚,只是被我当成一种梗。因为曾有一阵子,流行ACG文化的“哲学”,所以我老爱附和,以及与同性聊“骚”。 G似乎不大喜欢火锅,可我心里其实觉得,火锅能拉进人之间的距离把心扉敞开,我有很多话想对人倾诉,其实也是由于自己长久自我孤立,我突然想找一些曾经遇到过的人,随便聊聊天。 第一想到的是高中同学,也就是G,因为我高中的班级大部分女性,没几个男的,后来逐渐联系也少了,约女的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吐露心扉,不好表达,约男的话,原班级同学,除了,赖,别人实在也想不到有谁好聊的了,不过赖似乎毕业后又不常常沟通,说实话,除了曾经遇到的G,我暂时想不到别人了。而且我曾经也对G说,希望请他吃一顿。然后和他好好聊。 昨晚,罗阳下着小雨,我与G在高中时…

撰记时间:01/12 星期日

二零一九俺的年度摄影选集2019-12-18

给自己颁个奖。奖项是自己定的。评委是我自个儿,获奖嘉宾就是自己。整理下本年度最佳摄影奖。   题名:「东海朔风」   题名「好吃的蛋糕」 最佳摆拍奖,体现了美佳乐的技艺以及作者对自己口水的忍耐力   题名「好吃的面条」 自恋的陶某人欣赏着被自己握过的勺子   题名「咖喱鸡肉准备中」 作者一边嚼着益达,一边整理出了这个19上半年的相片,并决定将其入选,陶某人年度最佳摄影奖的选集之中,摄影,不一定需要怎么样的画面效果,有时候故事,比画面更重要,至于姓陶的小伙厨艺奇佳这件事,只能说有待发扬光大了。   题名「白日做梦」 拍下这张照片的作者相信,几十年后的考古学家考究到这张照片时,一定会明白,作者是一位理想主义者   题名「哈哈哈哈」 几年后给她看看她什么反应   题名「伏于檐上喵」 摄于罗阳镇三洋坪不知名旧所屋檐

撰记时间:12/18 星期三

密码
我不甘心!
2019-12-16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12/16 星期一

记事流水账2019-11-23

借景抒情、托物言志、胡思乱想,矫情感叹,往昔回忆 2019年11月26日 与六合大道 六合大道与富元道途间有一林木环绕的空地。踏着叠霜的枯草,伫立野外。放眼而望,满目荒凉。周遭褪去叶衣的杆枝于寒风中战栗。一切都在昭示着这个二零一九岁暮的来临。   回想这个二零一九,历经的不仅是时空的不断变化。令我感到更多的改变,还是自己的态度与对事情的看法认知。   在我接受义务教育的第六年,我的同学王健,携我去罗阳镇儒学琴舍的那条小巷一直往上走,爬山。(具体地址谓何不知) 在山间的陡坡处,我与他攀着斜坡上的树往下探,见到两株幼苗,说是枇杷。我一株,他一株,回到山下后,他把他的那株赠我,说自家也养不了。我将枇杷携于故居楼顶,脸盆中种植。回忆起来,这件事距今已快十年了。   那枇杷在盆中越长越大,到后来,长得比我个头还高了。我还记得那日,我在日记中感叹,摘幼苗时候,它还在我手心中。如今已有苍天树木之趋向。舅舅说,脸盆已不足容纳,建议送到雪溪乡下,移至农家专门去养。   从山头到我家楼顶又回到山中,枇杷树历经时间与空间的变化辗转。最明显的就是它的生长。我有时想,人也若如此。事实上,世事万物皆是如此,在时间空间中,必然是不断变化的。哪怕石沉大海,他的微观量子也在不断的变动,哪怕速度稳定而显得微乎其微。但事物的相对性也告诉我,哪怕不断变化的自己也有不变的地方,那便是人的初心。喜欢的事物哪怕得不到,但坚信自…

撰记时间:11/23 星期六

女生宿舍2019-09-02

上学期开始,整栋楼搬离了宿舍。 换了隔壁另外一栋楼,这个另外一栋楼是原来的女生宿舍。 据说变小了一些,我也看出来了,但并没太难受。 宿舍剩下了上一届学姐留下的充满欧式风情的少量壁画,壁纸。(我猜可能这个壁画上的伦敦铁塔就是小女生向往的浪漫吧,随之我就会有些难受,很遗憾我难以实现这样的浪漫。不过如果有这个可能。正如壁画下的男女在铁塔前深情热吻,也未尝不可作为一个未来预期目标。只不过更多的可能,或许只存在于摄像机通过角度拍摄手法,拍下一个玩具模型前热恋的男女吧)以及一个笤帚和垃圾斗就没什么了。我们应该感激学姐的无私,还给我们留下了笤帚,这样一来,原本宿舍断了一大截的笤帚,就不用重新买了。   再次感谢那几位无名的学姐,感谢缘分让我们相遇在你们宿舍之外。以至于能够继承你们原本清洁宿舍的衣钵。。。。继续清洁这个宿舍   女生宿舍的一大突出特点就是公共厕所,只有坑,没有那种男性厕所独有的那种叫啥,我也不知称谓的如厕器物。   第一次见到没有那种器物的厕所着实叫我心底产生一种微妙的感觉。赞叹周树人同志数载年前的一大预言——感叹中国人想象力丰富。想到女厕,就想到一位位美丽的学姐,一想到一位位美丽的学姐,就想到妙曼的形体,婀娜的腰肢步履。   我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门,骂自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臭流氓,心中道德的底线像一条厚重的枷锁,让我立刻因为无法忍受沉重,而停止了衣冠禽兽的联想。   我不知道有多少…

撰记时间:09/02 星期一

密码
苦恼
2019-08-27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8/27 星期二

密码
日记20190805
2019-08-05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8/05 星期一

密码
整理
2019-07-15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7/15 星期一
目前网站还在建设中,有很多功能没做好,也有不少BUG与细节上的问题
可留言
关闭
04:58 PM周二 10.27

This WEB Based on Microsoft and Apple

Designing by Xinhao Tao

浙ICP备160045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