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年7月总结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7/27 星期一
  • 噩梦

    噩梦 小时候的一个梦。噩梦之一,记忆犹新 说说我做过的一些噩梦吧。 这是我做过的第一个目前有印象噩梦。 也是我做过我认为最他妈诡异的梦。 梦境是这样的。我晚上正常入睡,然后在我的梦境里,我正常起来。我晚上是平躺着盖上被子入睡的。梦中的我却梦到自己醒来了。醒来的时候和我入睡时候一样。床上的被子。简直和现实一模一样,问题是。虽然是在做梦,但梦里的我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而是思路非常清晰的认为自己已经醒来了。 接下来就是非常诡异的一幕了。 我认为自己是清醒的,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还看到了我做起来的时候被子因我坐起而撑开了一个角。然后梦里的自己,我确信自己是醒的。然后往右看,我看到是房间的窗帘,这时候外头还是暗的,窗帘还轻轻像随风摆了一下。   然后我看到我在船上半坐起来的时候,我的床正对面的墙。似乎有个东西,紧接着我仔细看那墙,我呆住了,真的有个东西,像个镜子,又像窗户,问题是,我的面前的墙怎么突然生出个窗户了,到这时,我都非常不解,主要的问题还是,我还以为我是醒着的。可这时候我的内心就突然产生一种恐惧感,一种压迫感,然后我隐约听到有个声音,是个人走路的声音,从楼下走上来,咚,咚咚,这样的脚步声,声音很清晰,慢慢的,一步一步上来的。 然后我就仿佛知道了什么一样。我也描述不出那个脚步声的主体是谁,但梦中的时候我是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个人,又不像是个人,但总之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2020/03/02 星期一
  • 事件:猫

      小时候在我家的白猫,生了一堆小猫,就藏在农村的厨房,那个木头与石头砌起的房子下。锅炉后头的柴草堆里。似乎是冬天的气温寒冷,母猫觉得柴草堆暖和,也可能是它觉得那个地方安全,我印象很深,一只只幼猫,眯着眼睛,围在一起,匍匐在柴草堆里。显得十分可爱。说起来也很让我感叹,这些小猫,似乎特别聪明,他们在感知到有人在附近的时候会出奇得安静,没有一只吱声的。   也是那一天,外婆似乎听到了猫叫,我欣喜得告诉她,在柴草堆里,我看到了很多只小猫。我却发现她的表情出奇的冷漠。确切说,我并没有在她脸上看到我所期待的表情。我以为她会和我一样充满惊喜。   那只就是母白猫。当她拾开那几根柴木的时候,发现了,柴木堆里,是母猫生的一只只幼小的雏白猫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生气。 她一只手,迅速地将小猫一只只抓住,顺势高高丢出门外,然后她大竹扫把,当扫垃圾一样的,把一只只幼小的小猫,在地上扫,不时,还像小猫砸去,那些小猫受了惊吓,我看到那些猫瘦弱的身体,骨骼透着外皮在,冬天的室外惊恐的叫。它们无力地倒在地上,被大竹扫把混着灰蒙蒙的尘土,连滚带翻。母猫跑到门外,也像是痛心疾首一般也叫起来。   我至今忘不了,那只母猫的叫声,似乎是一种惊吓的声音,又像是哀嚎。   后来,我家再也没出现过猫。   我想不到她为什么要这样,其实一定程度,我有点埋怨她,但我说不出口,我想不到她为什么会对小猫那样无情。   人似乎混淆杀生…

    2020/03/01 星期日
  • 2019年度摄影选集

      题名:「东海朔风」   题名「好吃的蛋糕」 最佳摆拍奖,体现了美佳乐的技艺以及作者对自己口水的忍耐力   题名「好吃的面条」 自恋的陶某人欣赏着被自己握过的勺子   题名「咖喱鸡肉准备中」 作者一边嚼着益达,一边整理出了这个19上半年的相片,并决定将其入选,陶某人年度最佳摄影奖的选集之中,摄影,不一定需要怎么样的画面效果,有时候故事,比画面更重要,至于姓陶的小伙厨艺奇佳这件事,只能说有待发扬光大了。   题名「白日做梦」 拍下这张照片的作者相信,几十年后的考古学家考究到这张照片时,一定会明白,作者是一位理想主义者   题名「哈哈哈哈」   题名「伏于檐上喵」 古村屋檐上有喵

    2019/12/18 星期三
  • 2019/7/3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19/07/03 星期三
  • 20190305

    近来几多时日,顿然感到自己行文困乏,不知记叙何物是好。已经长久未读过书,专业课程,与文学无甘。   对写作愈发没有自信,我加之有感,越来越明晰自己写作的能力水平。   初中时,我热衷阅读一本名曰《萌芽》的杂志,对那时刊上连载作者名号,甚为敏感,乃至无意间看到他们的名字,变会眼光一亮。   我尚且记得,那时杂志中的诸多,行文使我难忘,构思令我惭愧的作者们,比如“铁头”,“马赛克”,“弹子球”等等,我还甚爱看杂志中“惊奇组”专栏,看里头的作者各抒己见,互相讨论,各自调侃。有时看到刊内的这些对话,就仿若自己也身在其中,听与志同道合之人论调,这种感觉,实在美好。有时我看毕杂志,往往会期待下一期。   虽说那些作者与我年龄相仿,但我知悉自己与那些作者的差距,有时甚会莫名自卑。当然,其实更多时候,我不会在意与他人的比较。因为对于这些作者,我更热衷于在看他们作品,从中享受乐趣。   那时我在想,假如我也能在萌芽期刊上写东西,那该有多好。其实我也曾向一些杂志投稿过一些一时兴起的行文,当然,最后都以了无音讯的结局无果而终。而且在投上去过了一阵子,回忆自己写的东西,也水平不高。   后来一阵子,我记得,我无意中在学校的老书堆里看到过一篇,陈德文翻译的,日本作家,德富芦花的《自然与人生》,说实话,看这本书实在是享受,且不论德富芦花的行文内容描绘,单说这个陈德文的翻译文字,我觉得简洁精骇,尤为富有诗书气质…

    03/05 星期二
    撰记时间:
  • 20190221

    这几天的罗阳镇,连绵不断的雨像极了一位郁郁寡欢的女子,她仿佛有着一脸忧愁的面目,沉默不语的宁静中却能透露出一种多愁,使周围的空气乃至我善感。   如同这雨水,它下起的时候没有狂风,也没有倾盆之势。它下起雨来的时候也是安安静静的。如果你不去仔细看甚至不会注意到它。只有悄悄听到的地面,屋顶,花草叶之间,滴滴答答的扶动声,才会使我意识到,也是这一点证明了它的存在。   今天我点开我的相机,记录了许多,讲了一些我自己的心里话,如果我不公开或许没有人会知道,我目前也并没有想让别人知悉的打算,或许有朝一日,我会将他们公诸于众。   再或者,或许我没有机会再将它公诸于众,我的手机设置了密码,那么它或许会永远不为人所知。   我心底的故事由这场雨开始,这雨仿佛象征着:持续,未知的边界,以及阳光灿烂的日子。   冯小刚的一部电影叫《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也是昨天突然找到并看完,那些阳光撒到地面,树林,墙壁的镜头总使我产生对往事的追忆。   我仿佛看到片中的少年在雨中撕心裂肺地喊着:“米兰”的样子。   尽管眼前的这雨并非电影中那般惨烈壮阔。   我也好像看到曾经的自己,内心躁动地对着看不到边界的雾气吼叫。   雾气里夹杂着敏感,不安,伴随着雨水的愁情。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我中学时期见过的,业以忘却的女子的名字。她是谁呢?我试图将自己的记忆不断篡改以抹去我让自己,让她,让所有人失望的感受。   或许就…

    02/21 星期四
    撰记时间:
  • 十几年的面馆

    我记得我以前最大的兴趣就是吃面,不管有没有人看我的网站。我还是想和大家说。不管这个“大家”虚构与否,还是我纯属自娱自乐,我要说的一个地点,地球,亚洲,中国,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罗阳镇,有个老车站,老车站下头直直走,有个小巷。这个小巷里有一家老面馆,一直都没有招牌,但却开了十几年,你一看这个破旧屋子,就知道里面是卖面的,因为沾满油渍窗口上有几个红色文字状的贴纸,上书几个显眼的中国文字,直接,浅显,易懂:“鸡蛋面,青菜面。香菇面,肉碎面,大排面,猪肠面,咸菜面”  我以前最喜欢吃鸡蛋面,因为鸡蛋面价格在这几个面里价格适中,我负担得起,也相对让我感觉更有满足感。   其实他们的面条大多是拉面,他虽然没写明什么面,但你可以和他们说要水面。这里水面和拉面的区别就是,拉面的现成面粉揉揉揉,然后切了又拉出来的。水面不是。拉面粗,水面细,我以前不知道,后来有一会知道可以要水面,就要了一碗,结果以后很长时间我要的都是水面。   鸡蛋面的价格,从最初的一碗5元,到6元,7元,8元,窗口改了又改的价格贴纸见证了十几年来的时间流逝。   但我一直很喜欢去那里吃面,至今,这个点也没装修什么,但它在罗阳确实开了十几年了。   十几年,里头的老头更老了,但面的味道一直没变。我有了点零钱以后,越来越贪心,以前只要鸡蛋,现在我又是加鸡蛋还要他们加肉碎,其实我也有吃过猪肠,可能有些人一想到肠子会恶心,但我吃过,竟…

    01/29 星期二
    撰记时间:
  • 20190113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01/13 星期日
    撰记时间:
  • 双十一的晚上

    双十一这天,原本应该是一个极度普通的日子,但因为马云那老家伙,颠覆了许多人的作息,让黑夜不再宁静,按照陈的说法,感觉比过年还振奋人心。乃至于还互相打电话,激动的讯问自己别人买了什么,自己折扣了多少。半夜我被吵醒了。其实我原本内心是毫无波澜的。但因为这个氛围太过激昂,我也被感染了。 竟然爆满了   在2018年11月11日的凌晨00:00分的钟声敲响下。我和全宿舍人,都打开了淘宝。我还不算太过激动,一来我想买的书 因为这个晚上我发觉,不仅仅是宿舍,别的寝室也在闹着买东西。 可能是我不大懂双十一的规则,一定要在凌晨抢吗?我觉得早上起来也能买吧?不见得优惠只在凌晨吧。 然后我感觉自己被吵醒,入睡有点艰难了。。QAQ

    11/11 星期日
    撰记时间:
  • 虫语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10/19 星期五
    撰记时间:
  • 烟台杂感

    地点烟台。 摄于去年学校,看见雪,想起又是一年的冬天。脑袋中对雪的念想紧贴着对冬天北方的回忆。 如果条件允许,我想未来也可以在,有一天,到北方的小镇小村买一栋房子,然后在那儿找份糊口的工作,住在那儿算了。 我想起苏童的文学作品,一种仰慕与情怀感受就涌上心头。苏童说他比起南方更喜欢北方。也许他作品中香椿的苦难就是他身处南方的回忆。人觉得在一个地方很受伤,就越想逃离到更远的去处。据说北方已经下雪了,身在南方的我,依旧感到四季如春,其实浙江也并非没有冬天,只是南方的冬天让我觉得短暂。温州也下雪,但是下了几天,一星期可能就停了。有几年甚至下雪的天数屈指可数。但是从我的感受来说,南方的冬天可能比北方更寒冷。我初中时的体育老师是黑龙江人,他让我发现,北方人到南方几乎都会用上一种受骗的眼神,说:“怎么这么冷?”。 他们对于南方冬天的错觉究竟从何而来?我想,也就如当年上学时,我的家人担心我能否经受得住北方严寒之际。我在龙口十一月份的一天,学校教学楼里,宿舍里,暖气片吱吱作响,使我对北方严寒的骇然烟消云散,是一个道理。 南方没有暖气,因为寒冷来的迅猛,迅速,但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在严寒之后,都昭示着初春的来临。 烟台的雪,路面厚厚的积雪,踩在雪上一股厚实感。 记得山东的有个同学见我似乎有种家乡的自豪感,他说,你们南方人那边没有雪吧。 南方有雪,但没暖气。故而实际体验的冷的感受较之更甚 不过也说回来,…

    10/16 星期二
    撰记时间:
  • 上海行

    1.夜间逛街 3.去了展览会,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展览,拍了照片 4.去了宫崎骏展览,并在上海之眼,在百层楼向下拍摄了几张照片 5.去了姨婆家,去了那个啥商业街 6.一起去看了,《我不是药神》 7…

    07/20 星期五
    撰记时间:
此电脑(聚合资源管理器)
此计算机 记事

当前磁盘: 记事

广而告之~

磁盘关键词:平时的日记,生活日常

记事
2020年7月总结
2020/07/27

记事
2020年7月总结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打开文档
记事
噩梦 2020/03/02

记事
噩梦

噩梦 小时候的一个梦。噩梦之一,记忆犹新 说说我做过的一些噩梦吧。 这是我做过的第一个目前有印象噩梦。 也是我做过我认为最他妈诡异的梦。 梦境是这样的。我晚上正常入睡,然后在我的梦境里,我正常起来。我晚上是平躺着盖上被子入睡的。梦中的我却梦到自己醒来了。醒来的时候和我入睡时候一样。床上的被子。简直和现实一模一样,问题是。虽然是在做梦,但梦里的我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而是思路非常清晰的认为自己已经醒来了。 接下来就是非常诡异的一幕了。 我认为自己是清醒的,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还看到了我做起来的时候被子因我坐起而撑开了一个角。然后梦里的自己,我确信自己是醒的。然后往右看,我看到是房间的窗帘,这时候外头还是暗的,窗帘还轻轻像随风摆了一下。   然后我看到我在船上半坐起来的时候,我的床正对面的墙。似乎有个东西,紧接着我仔细看那墙,我呆住了,真的有个东西,像个镜子,又像窗户,问题是,我的面前的墙怎么突然生出个窗户了,到这时,我都非常不解,主要的问题还是,我还以为我是醒着的。可这时候我的内心就突然产生一种恐惧感,一种压迫感,然后我隐约听到有个声音,是个人走路的声音,从楼下走上来,咚,咚咚,这样的脚步声,声音很清晰,慢慢的,一步一步上来的。 然后我就仿佛知道了什么一样。我也描述不出那个脚步声的主体是谁,但梦中的时候我是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个人,又不像是个人,但总之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打开文档
记事
事件:猫 2020/03/01

记事
事件:猫

  小时候在我家的白猫,生了一堆小猫,就藏在农村的厨房,那个木头与石头砌起的房子下。锅炉后头的柴草堆里。似乎是冬天的气温寒冷,母猫觉得柴草堆暖和,也可能是它觉得那个地方安全,我印象很深,一只只幼猫,眯着眼睛,围在一起,匍匐在柴草堆里。显得十分可爱。说起来也很让我感叹,这些小猫,似乎特别聪明,他们在感知到有人在附近的时候会出奇得安静,没有一只吱声的。   也是那一天,外婆似乎听到了猫叫,我欣喜得告诉她,在柴草堆里,我看到了很多只小猫。我却发现她的表情出奇的冷漠。确切说,我并没有在她脸上看到我所期待的表情。我以为她会和我一样充满惊喜。   那只就是母白猫。当她拾开那几根柴木的时候,发现了,柴木堆里,是母猫生的一只只幼小的雏白猫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生气。 她一只手,迅速地将小猫一只只抓住,顺势高高丢出门外,然后她大竹扫把,当扫垃圾一样的,把一只只幼小的小猫,在地上扫,不时,还像小猫砸去,那些小猫受了惊吓,我看到那些猫瘦弱的身体,骨骼透着外皮在,冬天的室外惊恐的叫。它们无力地倒在地上,被大竹扫把混着灰蒙蒙的尘土,连滚带翻。母猫跑到门外,也像是痛心疾首一般也叫起来。   我至今忘不了,那只母猫的叫声,似乎是一种惊吓的声音,又像是哀嚎。   后来,我家再也没出现过猫。   我想不到她为什么要这样,其实一定程度,我有点埋怨她,但我说不出口,我想不到她为什么会对小猫那样无情。   人似乎混淆杀生…

打开文档
记事
2019年度摄影选集 2019/12/18

记事
2019年度摄影选集

  题名:「东海朔风」   题名「好吃的蛋糕」 最佳摆拍奖,体现了美佳乐的技艺以及作者对自己口水的忍耐力   题名「好吃的面条」 自恋的陶某人欣赏着被自己握过的勺子   题名「咖喱鸡肉准备中」 作者一边嚼着益达,一边整理出了这个19上半年的相片,并决定将其入选,陶某人年度最佳摄影奖的选集之中,摄影,不一定需要怎么样的画面效果,有时候故事,比画面更重要,至于姓陶的小伙厨艺奇佳这件事,只能说有待发扬光大了。   题名「白日做梦」 拍下这张照片的作者相信,几十年后的考古学家考究到这张照片时,一定会明白,作者是一位理想主义者   题名「哈哈哈哈」   题名「伏于檐上喵」 古村屋檐上有喵

打开文档
记事
2019/7/3
加油 2019/07/03

记事
2019/7/3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打开文档
记事
20190305 2019/03/05

记事
20190305

近来几多时日,顿然感到自己行文困乏,不知记叙何物是好。已经长久未读过书,专业课程,与文学无甘。   对写作愈发没有自信,我加之有感,越来越明晰自己写作的能力水平。   初中时,我热衷阅读一本名曰《萌芽》的杂志,对那时刊上连载作者名号,甚为敏感,乃至无意间看到他们的名字,变会眼光一亮。   我尚且记得,那时杂志中的诸多,行文使我难忘,构思令我惭愧的作者们,比如“铁头”,“马赛克”,“弹子球”等等,我还甚爱看杂志中“惊奇组”专栏,看里头的作者各抒己见,互相讨论,各自调侃。有时看到刊内的这些对话,就仿若自己也身在其中,听与志同道合之人论调,这种感觉,实在美好。有时我看毕杂志,往往会期待下一期。   虽说那些作者与我年龄相仿,但我知悉自己与那些作者的差距,有时甚会莫名自卑。当然,其实更多时候,我不会在意与他人的比较。因为对于这些作者,我更热衷于在看他们作品,从中享受乐趣。   那时我在想,假如我也能在萌芽期刊上写东西,那该有多好。其实我也曾向一些杂志投稿过一些一时兴起的行文,当然,最后都以了无音讯的结局无果而终。而且在投上去过了一阵子,回忆自己写的东西,也水平不高。   后来一阵子,我记得,我无意中在学校的老书堆里看到过一篇,陈德文翻译的,日本作家,德富芦花的《自然与人生》,说实话,看这本书实在是享受,且不论德富芦花的行文内容描绘,单说这个陈德文的翻译文字,我觉得简洁精骇,尤为富有诗书气质…

打开文档
记事
20190221 2019/02/21

记事
20190221

这几天的罗阳镇,连绵不断的雨像极了一位郁郁寡欢的女子,她仿佛有着一脸忧愁的面目,沉默不语的宁静中却能透露出一种多愁,使周围的空气乃至我善感。   如同这雨水,它下起的时候没有狂风,也没有倾盆之势。它下起雨来的时候也是安安静静的。如果你不去仔细看甚至不会注意到它。只有悄悄听到的地面,屋顶,花草叶之间,滴滴答答的扶动声,才会使我意识到,也是这一点证明了它的存在。   今天我点开我的相机,记录了许多,讲了一些我自己的心里话,如果我不公开或许没有人会知道,我目前也并没有想让别人知悉的打算,或许有朝一日,我会将他们公诸于众。   再或者,或许我没有机会再将它公诸于众,我的手机设置了密码,那么它或许会永远不为人所知。   我心底的故事由这场雨开始,这雨仿佛象征着:持续,未知的边界,以及阳光灿烂的日子。   冯小刚的一部电影叫《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也是昨天突然找到并看完,那些阳光撒到地面,树林,墙壁的镜头总使我产生对往事的追忆。   我仿佛看到片中的少年在雨中撕心裂肺地喊着:“米兰”的样子。   尽管眼前的这雨并非电影中那般惨烈壮阔。   我也好像看到曾经的自己,内心躁动地对着看不到边界的雾气吼叫。   雾气里夹杂着敏感,不安,伴随着雨水的愁情。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我中学时期见过的,业以忘却的女子的名字。她是谁呢?我试图将自己的记忆不断篡改以抹去我让自己,让她,让所有人失望的感受。   或许就…

打开文档
记事
十几年的面馆 2019/01/29

记事
十几年的面馆

我记得我以前最大的兴趣就是吃面,不管有没有人看我的网站。我还是想和大家说。不管这个“大家”虚构与否,还是我纯属自娱自乐,我要说的一个地点,地球,亚洲,中国,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罗阳镇,有个老车站,老车站下头直直走,有个小巷。这个小巷里有一家老面馆,一直都没有招牌,但却开了十几年,你一看这个破旧屋子,就知道里面是卖面的,因为沾满油渍窗口上有几个红色文字状的贴纸,上书几个显眼的中国文字,直接,浅显,易懂:“鸡蛋面,青菜面。香菇面,肉碎面,大排面,猪肠面,咸菜面”  我以前最喜欢吃鸡蛋面,因为鸡蛋面价格在这几个面里价格适中,我负担得起,也相对让我感觉更有满足感。   其实他们的面条大多是拉面,他虽然没写明什么面,但你可以和他们说要水面。这里水面和拉面的区别就是,拉面的现成面粉揉揉揉,然后切了又拉出来的。水面不是。拉面粗,水面细,我以前不知道,后来有一会知道可以要水面,就要了一碗,结果以后很长时间我要的都是水面。   鸡蛋面的价格,从最初的一碗5元,到6元,7元,8元,窗口改了又改的价格贴纸见证了十几年来的时间流逝。   但我一直很喜欢去那里吃面,至今,这个点也没装修什么,但它在罗阳确实开了十几年了。   十几年,里头的老头更老了,但面的味道一直没变。我有了点零钱以后,越来越贪心,以前只要鸡蛋,现在我又是加鸡蛋还要他们加肉碎,其实我也有吃过猪肠,可能有些人一想到肠子会恶心,但我吃过,竟…

打开文档
记事
20190113
2019/01/13

记事
20190113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打开文档
记事
双十一的晚上 2018/11/11

记事
双十一的晚上

双十一这天,原本应该是一个极度普通的日子,但因为马云那老家伙,颠覆了许多人的作息,让黑夜不再宁静,按照陈的说法,感觉比过年还振奋人心。乃至于还互相打电话,激动的讯问自己别人买了什么,自己折扣了多少。半夜我被吵醒了。其实我原本内心是毫无波澜的。但因为这个氛围太过激昂,我也被感染了。 竟然爆满了   在2018年11月11日的凌晨00:00分的钟声敲响下。我和全宿舍人,都打开了淘宝。我还不算太过激动,一来我想买的书 因为这个晚上我发觉,不仅仅是宿舍,别的寝室也在闹着买东西。 可能是我不大懂双十一的规则,一定要在凌晨抢吗?我觉得早上起来也能买吧?不见得优惠只在凌晨吧。 然后我感觉自己被吵醒,入睡有点艰难了。。QAQ

打开文档
记事
虫语
2018/10/19

记事
虫语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打开文档
记事
烟台杂感 2018/10/16

记事
烟台杂感

地点烟台。 摄于去年学校,看见雪,想起又是一年的冬天。脑袋中对雪的念想紧贴着对冬天北方的回忆。 如果条件允许,我想未来也可以在,有一天,到北方的小镇小村买一栋房子,然后在那儿找份糊口的工作,住在那儿算了。 我想起苏童的文学作品,一种仰慕与情怀感受就涌上心头。苏童说他比起南方更喜欢北方。也许他作品中香椿的苦难就是他身处南方的回忆。人觉得在一个地方很受伤,就越想逃离到更远的去处。据说北方已经下雪了,身在南方的我,依旧感到四季如春,其实浙江也并非没有冬天,只是南方的冬天让我觉得短暂。温州也下雪,但是下了几天,一星期可能就停了。有几年甚至下雪的天数屈指可数。但是从我的感受来说,南方的冬天可能比北方更寒冷。我初中时的体育老师是黑龙江人,他让我发现,北方人到南方几乎都会用上一种受骗的眼神,说:“怎么这么冷?”。 他们对于南方冬天的错觉究竟从何而来?我想,也就如当年上学时,我的家人担心我能否经受得住北方严寒之际。我在龙口十一月份的一天,学校教学楼里,宿舍里,暖气片吱吱作响,使我对北方严寒的骇然烟消云散,是一个道理。 南方没有暖气,因为寒冷来的迅猛,迅速,但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在严寒之后,都昭示着初春的来临。 烟台的雪,路面厚厚的积雪,踩在雪上一股厚实感。 记得山东的有个同学见我似乎有种家乡的自豪感,他说,你们南方人那边没有雪吧。 南方有雪,但没暖气。故而实际体验的冷的感受较之更甚 不过也说回来,…

打开文档
记事
上海行 2018/07/20

记事
上海行

1.夜间逛街 3.去了展览会,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展览,拍了照片 4.去了宫崎骏展览,并在上海之眼,在百层楼向下拍摄了几张照片 5.去了姨婆家,去了那个啥商业街 6.一起去看了,《我不是药神》 7…

打开文档
目前网站还在建设中,有很多功能没做好,也有不少BUG与细节上的问题
可留言
关闭
05:32 PM周二 04.13

This WEB Based on Microsoft and Apple

Designing by Xinhao Tao

浙ICP备160045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