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密码
    日记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5/26 星期二
  • 密码
    志2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5/01 星期五
  • 密码
    备忘录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4/15 星期三
  • 密码
    周记1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4/15 星期三
  • 菠萝饭

    照着网上做的,味道还不错。 现在做菜好吃只要遵守一个原则就行了,糖,盐,味精。什么什么佐料统统下去。味道就会不错。 但我这人相对重视健康,偶尔可以用天然的东西代替。 [048] 菠萝里自带的糖分和水分,加上炒饭上的酱油,吃起来不干燥,还夹杂着菠萝的香味。 唯一可惜的是没有隔夜饭,那样味道应该更不错。 把菠萝挖空,推荐横着切了。一来那样挖空比较方便。二来,横着且面积大,到时候吃起来方便。 做好把菠萝的果肉配合炒饭一起炒,炒好后放到菠萝里 把竖着切的话帽子戴上,横着切的话横着带上 再蒸一下,米饭在菠萝的身体里受热,菠萝本身又像个密闭的蒸锅。蒸个几分钟,打开。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so delicious

    2020/03/30 星期一
  • 深更半夜的

    今晚又熬夜了,不过有收获。这件事不是目标中的大事。 算目标中的业余任务吧。就是再完善一下“计算姬”的代码。关于计算姬,今天主要做了这么些东西。 1.后台设定,手绘了一些界面。不过这个手绘界面还没完工,需要一阵子。主要因为我比较精益求精。需要思考很久。有时候觉得不好看又重新画。这样一来就要耗费很多时间。 2.功能性的东西,后台发布编辑器的表情功能完善得很完美。多番修改了脚本,让用户可以直接可视化输出。非常棒。我自己都觉得折腾得很有成就感。 3.我准备给编辑器增加手帐模式,不同于其他一般人做的编辑器。收集了许多日本的手帐素材。可以方便用户写类似“手帐”的更精美的文章排版。   第二件事是,前一阵子写论文。给老师修改了几次。我感觉,老师似乎有些不高兴。我很害怕。当然也可能是自己又想多了。 有些事,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确切说是我不想说。 然后是心情。 唉,我是很多烦心事但我又不想说出口,因为我觉得说出来也解决不了。 真的觉得,唉。。父母也说不了,说了可能也没能安慰。总而言之,啥事都得靠自己。 真是越长大越无助。但是我还是有希望的。 就是有时候缺乏安全感… 想了又想,我不怕。反正也就那样

    2020/03/30 星期一
  • 密码
    小时事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20/03/02 星期一
  • 噩梦

    噩梦 小时候的一个梦。噩梦之一,记忆犹新 说说我做过的一些噩梦吧。 这是我做过的第一个目前有印象噩梦。 也是我做过我认为最他妈诡异的梦。 梦境是这样的。我晚上正常入睡,然后在我的梦境里,我正常起来。我晚上是平躺着盖上被子入睡的。梦中的我却梦到自己醒来了。醒来的时候和我入睡时候一样。床上的被子。简直和现实一模一样,问题是。虽然是在做梦,但梦里的我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而是思路非常清晰的认为自己已经醒来了。 接下来就是非常诡异的一幕了。 我认为自己是清醒的,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还看到了我做起来的时候被子因我坐起而撑开了一个角。然后梦里的自己,我确信自己是醒的。然后往右看,我看到是房间的窗帘,这时候外头还是暗的,窗帘还轻轻像随风摆了一下。   然后我看到我在船上半坐起来的时候,我的床正对面的墙。似乎有个东西,紧接着我仔细看那墙,我呆住了,真的有个东西,像个镜子,又像窗户,问题是,我的面前的墙怎么突然生出个窗户了,到这时,我都非常不解,主要的问题还是,我还以为我是醒着的。可这时候我的内心就突然产生一种恐惧感,一种压迫感,然后我隐约听到有个声音,是个人走路的声音,从楼下走上来,咚,咚咚,这样的脚步声,声音很清晰,慢慢的,一步一步上来的。 然后我就仿佛知道了什么一样。我也描述不出那个脚步声的主体是谁,但梦中的时候我是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个人,又不像是个人,但总之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2020/03/02 星期一
  • 杀死猫

    小时候在我家的白猫,生了一堆小猫,就藏在农村的厨房,那个木头与石头砌起的房子下。锅炉后头的柴草堆里。似乎是冬天的气温寒冷,母猫觉得柴草堆暖和,也可能是它觉得那个地方安全,我印象很深,一只只幼猫,眯着眼睛,围在一起,匍匐在柴草堆里。显得十分可爱。说起来也很让我感叹,这些小猫,似乎特别聪明,他们在感知到有人在附近的时候会出奇得安静,没有一只吱声的。    也是那一天,外婆似乎听到了猫叫,我欣喜得告诉外婆,在柴草堆里,我看到了很多只小猫。我却发现外婆的表情出奇的冷漠。确切说,我并没有在她脸上看到我所期待的表情。我以为她会和我一样充满惊喜。 她说家里猫有一只就够了。那只就是母白猫。当外婆拾开那几根柴木的时候,发现了,柴木堆里,是母猫生的一只只幼小的雏白猫 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这么生气,也可能是她老人家迷信,她认为,白猫是和外头的野猫生了这一窝,换句话说,就是杂种进了家门,据说不吉利。 外婆一只手,灵活而迅速的将小猫一只只抓住,顺势高高丢出门外,然后她农村的大竹扫把,当扫垃圾一样的,把一只只幼小的小猫,在地上扫,不时,还像小猫砸去,那些小猫受了惊吓,我看到那些猫瘦弱的身体,骨骼透着外皮在,冬天的室外惊恐的叫。它们无力地倒在地上,被大竹扫把混着灰蒙蒙的尘土,连滚带翻。母猫跑到门外,也像是痛心疾首一般也叫起来。   我至今忘不了,那只母猫的叫声,似乎是一种惊吓的声音,又像是哀嚎。   后来,我家再…

    2020/03/01 星期日
  • TXH的史上最无聊日记

      即日起连载 20200226 20200227   抱歉:由于上张作品涉及可能敏感的内容,比如梗,可以带来不好影响,此处针对此图暂时使用密码保护   和我的期望完全不一样啊………………  

    2020/02/27 星期四
  • 年初:新型冠状病毒

    记一 2020年1月23日,热点事件是新型冠状病毒,新闻热点报道以武汉为甚,据说传染源与野味为主,尚无特效药。截止统计武汉已有17人死亡。 全国各地区也同样出现感染病患。据说曾为去往武汉人员携带。 问题是偏偏在新年这种人流量出现大规模转移的时间段内出现。 另听说武汉来泰顺的有二百余人左右。 戴口罩的多为年轻人。老年人戴口罩的比较少。 有些事件不上新闻联播长一点往往得不到重视。现在不少老年人根本不上网,而听说新型冠状病毒的易感人群是老年人,青年儿童不易感染。 记二 2020年1月26日续记 2019年1月27日 感慨:最近这种肺炎病毒的新闻老是在刷屏,昨夜看到数据在不断提升。老有人把这次病毒与数年前的Sars非典做对比。 截止近期,由最初的感染与死亡人数对比已呈现指数增长。 而且,如果不出预料,我猜接下来可能还会更多。目前确诊的就有一千余人了。而且如今被感染的部分人员,可能还在传播,这么说,只要没能从根源解决,研制出对抗病毒的药物,单纯试图切断感染源,从个人主观看,似乎并不是非常容易的事,尤其是对象群体这么大。 看数据死亡与治愈的比值,排除感染群体身体素质原因不考虑干扰因素,竟然约等于一比一,极端看,也就是说有一半人没能治愈。而确诊的还有一千多人甚至更多。   回忆非典的那段时间我似乎才在上小学。如今似乎重新勾起了我童年的那段记忆,那时候信息没如今这样发达,县里的交通也不便…

    2020/02/21 星期五
  • 我喜欢吃咖喱

      最近一阵子。宅在家,啥事没做,主要时间浪费在打游戏上,越打越抑郁。 觉得苗头不对了,现在开始,冷静下来。好好反思。   这阵子真的一点收获都没有。浑浑噩噩的连我自己都恶心自己。   今天小心翼翼出了门,目的为了去超市。买了5盒咖喱。够吃一阵子了。虽然有点贵,一盒要10块钱啊。我滴妈诶。像我这种穷屌吃咖喱真特么是享受人生。   不过咖喱真好吃。感叹印度人民是怎么发明咖喱的?在这个世上因为有了咖喱,一定让很多患有厌食症,挑食的人得以康复吧?   有了咖喱,我至少能吃两碗饭。而且这是因为害怕,我怕吃太多也是一种浪费,所以我只能说保守得吃两碗。其实…那个啥。如果不限制我对美食的喜爱,如果吃太多碳水能被我充分利用。我觉得我可以吃5碗加咖喱的白米饭,这还是谦虚的。不夸张的说,如果我每天下地干活,吃十碗也不为过。最好是那种农家的木桶蒸的米饭,一打开那层白色纱布,白花花的米饭映入眼帘,随之蒸腾的热气。哇,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我曾经,自我感觉,是个非常抑郁的人,不瞒大家说,尤其还是受了那些日本战后文学读物的影响,私以为自己当初的文艺热情,让我有种想自杀的冲动,内心告诉自己,那就叫为艺术献身,我常常在内心幻想,我能作为一名英雄,出现在一群人的年前,为了拯救他们而光荣牺牲。然后。我的遗体上摆满了花,我被无数的人流着泪观望着,目送远行。可以说,我当初的这种想法,也可以说是一种幻想有些理想主义…

    2020/02/15 星期六
  • 自制新奥尔良鸡翅微波炉版哈哈哈哈哈

    微波炉真是个好东西,但我父母颇为节省,从来,他们就没买过这种设备。前阵子看天猫那啥年货节,微波炉299,哇,一看,半夜就下单了。后来不知咋的变成310了,算了 [093] 反正都差不多,重点还是微波炉。和父母说我拿之前省下的生活费买了微波炉,他们没啥反感,似乎还挺开心…… 试过一次用微波炉做蛋糕,感觉还不错。 前天我在B站看了些用微波炉就能做的美食。在淘宝买了包奥尔良腌料。 因为是夜里拍的光线不大好。打开封口,一股熟悉的芬芳味道扑面而来 。。这这这!!这不就是小时候吃的辣条吗? 哇哦~真是久违的香味。 按照网上的教程,我把超市买的鸡翅切了几道后,放到碗里,然后在它的伤口上放奥尔良腌料……这种感觉,不敢相信!哈哈哈哈,好像有种小时候在溪边玩沙土的感觉 我又倒了点水入碗,彻底形成了一种泥巴感受,我还特地把奥尔良泥巴裹进了鸡翅切出的缝隙里 然后用保鲜膜封好,放到冰箱(其实天气冷的话感觉也不需要冰箱)        第二天……         取出来,嗯,颜色还是非常不错滴 我把他们搁微波炉里,用最大的火力让食材灵魂升华了5分钟,然后又用中高火力翻个面再烧了俩分钟。 因为是第一次,我怕时间太短不熟,事实证明,其实我加热的时间还是太久了。如果没猜错,用这微波炉的高火4分钟,(每两分钟翻个面)足够了。 然后,就听到微波炉里吱吱的声音,是油被加热击打在肉上的声音。 最后成果: 烤太久了,肉的水分…

    2020/01/15 星期三
  • 昨晚,G

    事件本末 事情要从昨晚说起。 关于G 我很羡慕他,也很欣赏他。他叫G,高中时看到他,一张白皙的面庞,斯斯文文的样子,我曾一度误认为他那张脸,将他与我曾经的好朋友联系,仿佛似曾相识,当然,后来发现那确乎是误认。他体态稍微有些瘦弱,不过也符合他说话慢条斯理的气质,我总觉得,包括他的声音,都让我感到,他有点像郭敬明的感觉。   他现在是是宁波大学的学生。马上也要毕业了,他学的是师范专业,他和我说他实习于一个宁波的中学。 原由   昨天晚上,我邀请他,以及重庆大学的M,前往新城的火锅店。M说话比较直接,老是喜欢对我聊骚,虽说一个大男人没什么,不过说实话所谓聊骚,只是被我当成一种梗。因为曾有一阵子,流行ACG文化的“哲学”,所以我老爱附和,以及与同性聊“骚”。   G似乎不大喜欢火锅,可我心里其实觉得,火锅能拉进人之间的距离把心扉敞开,我有很多话想对人倾诉,其实也是由于自己长久自我孤立,我突然想找一些曾经遇到过的人,随便聊聊天。 第一想到的是高中同学,也就是G,因为我高中的班级大部分女性,没几个男的,后来逐渐联系也少了,约女的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吐露心扉,不好表达,约男的话,原班级同学,除了,赖,别人实在也想不到有谁好聊的了,不过赖似乎毕业后又不常常沟通,说实话,除了曾经遇到的G,我暂时想不到别人了。而且我曾经也对G说,希望请他吃一顿。然后和他好好聊。   昨晚,罗阳下着小雨…

    2020/01/12 星期日
  • 二零一九俺的年度摄影选集

    给自己颁个奖。奖项是自己定的。评委是我自个儿,获奖嘉宾就是自己。整理下本年度最佳摄影奖。   题名:「东海朔风」   题名「好吃的蛋糕」 最佳摆拍奖,体现了美佳乐的技艺以及作者对自己口水的忍耐力   题名「好吃的面条」 自恋的陶某人欣赏着被自己握过的勺子   题名「咖喱鸡肉准备中」 作者一边嚼着益达,一边整理出了这个19上半年的相片,并决定将其入选,陶某人年度最佳摄影奖的选集之中,摄影,不一定需要怎么样的画面效果,有时候故事,比画面更重要,至于姓陶的小伙厨艺奇佳这件事,只能说有待发扬光大了。   题名「白日做梦」 拍下这张照片的作者相信,几十年后的考古学家考究到这张照片时,一定会明白,作者是一位理想主义者   题名「哈哈哈哈」 几年后给她看看她什么反应   题名「伏于檐上喵」 摄于罗阳镇三洋坪不知名旧所屋檐

    2019/12/18 星期三
  • 密码
    我不甘心!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2019/12/16 星期一
  • 记事流水账

    借景抒情、托物言志、胡思乱想,矫情感叹,往昔回忆 2019年11月26日 与六合大道 六合大道与富元道途间有一林木环绕的空地。踏着叠霜的枯草,伫立野外。放眼而望,满目荒凉。周遭褪去叶衣的杆枝于寒风中战栗。一切都在昭示着这个二零一九岁暮的来临。   回想这个二零一九,历经的不仅是时空的不断变化。令我感到更多的改变,还是自己的态度与对事情的看法认知。   在我接受义务教育的第六年,我的同学王健,携我去罗阳镇儒学琴舍的那条小巷一直往上走,爬山。(具体地址谓何不知) 在山间的陡坡处,我与他攀着斜坡上的树往下探,见到两株幼苗,说是枇杷。我一株,他一株,回到山下后,他把他的那株赠我,说自家也养不了。我将枇杷携于故居楼顶,脸盆中种植。回忆起来,这件事距今已快十年了。   那枇杷在盆中越长越大,到后来,长得比我个头还高了。我还记得那日,我在日记中感叹,摘幼苗时候,它还在我手心中。如今已有苍天树木之趋向。舅舅说,脸盆已不足容纳,建议送到雪溪乡下,移至农家专门去养。   从山头到我家楼顶又回到山中,枇杷树历经时间与空间的变化辗转。最明显的就是它的生长。我有时想,人也若如此。事实上,世事万物皆是如此,在时间空间中,必然是不断变化的。哪怕石沉大海,他的微观量子也在不断的变动,哪怕速度稳定而显得微乎其微。但事物的相对性也告诉我,哪怕不断变化的自己也有不变的地方,那便是人的初心。喜欢的事物哪怕得不到,但坚信自…

    2019/11/23 星期六
  • 感思

    近来颇有几番寒凉。当我听到了这支曲子后,看到窗外夜色,黑得茫茫。不由又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 眼前似乎浮现2010年的罗阳城北路街道的凉意,我和他们一起在茫茫夜色中聊到了深夜。最后回家被父母担忧,第二天,被身为班主任的英文教师叫去,怀疑是夜不归宿去网吧,或者做什么坏事,但我们,努力的解释,我和他一直在聊未来,聊理想,所以聊到了深夜。      

    2019/11/05 星期二
  • 女生宿舍

    上学期开始,整栋楼搬离了宿舍。 换了隔壁另外一栋楼,这个另外一栋楼是原来的女生宿舍。 据说变小了一些,我也看出来了,但并没太难受。 宿舍剩下了上一届学姐留下的充满欧式风情的少量壁画,壁纸。(我猜可能这个壁画上的伦敦铁塔就是小女生向往的浪漫吧,随之我就会有些难受,很遗憾我难以实现这样的浪漫。不过如果有这个可能。正如壁画下的男女在铁塔前深情热吻,也未尝不可作为一个未来预期目标。只不过更多的可能,或许只存在于摄像机通过角度拍摄手法,拍下一个玩具模型前热恋的男女吧)以及一个笤帚和垃圾斗就没什么了。我们应该感激学姐的无私,还给我们留下了笤帚,这样一来,原本宿舍断了一大截的笤帚,就不用重新买了。   再次感谢那几位无名的学姐,感谢缘分让我们相遇在你们宿舍之外。以至于能够继承你们原本清洁宿舍的衣钵。。。。继续清洁这个宿舍   女生宿舍的一大突出特点就是公共厕所,只有坑,没有那种男性厕所独有的那种叫啥,我也不知称谓的如厕器物。   第一次见到没有那种器物的厕所着实叫我心底产生一种微妙的感觉。赞叹周树人同志数载年前的一大预言——感叹中国人想象力丰富。想到女厕,就想到一位位美丽的学姐,一想到一位位美丽的学姐,就想到妙曼的形体,婀娜的腰肢步履。   我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门,骂自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臭流氓,心中道德的底线像一条厚重的枷锁,让我立刻因为无法忍受沉重,而停止了衣冠禽兽的联想。   我不知道有多少…

    2019/09/02 星期一
  • 苦恼

    我常常见到女孩子躲避我, 有一天,我和一个女孩子在路上相遇多次,她都躲避我 哥们告诉我,她最懂女孩子的心思了,她说, 你认识她吗?我说认识,有见面之缘, 她是,我曾经的同学 哥们说,你知道她为什么躲避你吗?因为,她猜你可能对她有意思,但她不想伤害你,所以她选择躲开你。 所以呀,建议你不要得寸进尺,否则让人家和你自己都难堪。我说得寸进尺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用一种色狼的眼光去审视我行不行? 有些话,说出来很伤人的,幸好我这个人见得多了。心理素质高,比较乐观。告诉你在我心中我的想法吧:我的想法是,人家对我有意思,但人家不好意思,所以躲避我。 哥们说,拉倒吧,你可别。。。唉,我都嫌丢人。真是尴尬,真是汗毛直立。   我说,你想呀,人家如果讨厌你,他应该会直接告诉你,你不配。当然了,也可能和你说的,人家是不想伤害到别人,这我就更喜欢了,因为这说明女孩子很善良。我觉得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但这一点最重要。   哥们说,所以呢?所以你就这样厚着脸皮?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啥德性,你有啥?所以你怎么做? 我说,所以我选择静静的离开,不打扰。 难过的时候,我也要笑着QAQ

    2019/08/27 星期二
  • 打工仔日记

    7月30日 我们这个小县城的假期兼职是真的少,反正这回回去我是没找到,几星期后我去了乡下,乡下农村建设如火如荼。 经舅舅的帮忙,跟着他去干了些杂活,主要涉及机电电路安装,通俗说一点就是电工。再具体点就是帮几户人家安装电路。 我个人没技术,干的纯属“跑龙套”的活,要求工具的时候及时找出来递给他们。有时候帮忙扛点器械,说实话真的没啥技术可言。 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真有种混混拿钱的感觉,惭愧。不过昨天因为太阳太热,有两户人家楼顶安装那种太阳能发电的设备,架着梯子从攀爬到楼顶,太阳当空,矿泉水往地面一倒,就仿若油入锅,发出受热后,呲呲的响声。这是真的热,也和技术工一起干了一下午。安装开关安装零线火线,我也就拧螺丝。他们不说我都不懂。。 舅舅挣钱可真不容易…… 7月31 今天我们带了大锤头,还有好几千顶头尖锐钢板,虽说是一个技术活中跑龙套的,不过也有幸让我身体力行体验了一把给房屋接地线的操作,主要是将房屋内的电流引导至地底下,这就是接地线,接地线必须选择在房屋边上,没什么人的空地,地下最好是泥土地,而非石块质地的地面,因为那样才能将钢板便于敲下地面。钢板很长,用大锤头一起一轮头,把长长的钢板硬是敲到地下,然后把黄绿色的线连着铜鼻子接到钢板那。 下午我还去了两个地方,一个石块加工厂,一个   手机摔了 阿标 阿标只比我大一岁,但是比我社会的多,性格说话就看得出来,感觉自己原本应该具备的…

    2019/08/05 星期一
  • 整理房间记

    分类 前天总算回家了,在省外读书的学生回家就是麻烦。不过对我而言也不算什么。起码我还是自己回来了。 回家后整理房间。床底竟然积满了灰尘。我靠,真是诱导人的强迫症。   我整理房间要做的几件事无非为: 整理日记本(因为我日记本非常多……) 整理柜子(柜子里除了日记本还有别的东西) 重新布置 日记本 这次整理真的让我丢掉了不少东西,像sayuri的海报,我扔了,春日野穹的海报,我也扔了,bilibili,弹丸论破等等的巨幅海报,我全扔了。如果小区楼下的清洁工大伯阿姨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死宅的话,见到垃圾桶里的这些,估计会欣喜若狂,如获至宝吧? 这次整理日记,我把一些日记本也扔了,因为我也分不清,有些日记本的日记竟然是写在草稿本上的,就是高中的时候一边写草稿本写着写着,竟然写成了日记本,然后最后整理了差不多。 以前的日记我就不想说了,有时候看看自己小时候,回忆起来感觉挺纯真,挺单纯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何变得愈发无节操,再到后来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的感觉,可能的可能的原因此处以一一概括,有时候看看自己曾经真是单纯,或许还能说是中二病泛滥   柜子 翻箱倒柜扔掉了不少感觉没点用的东西,而且这次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进垃圾桶那种。一个房间总共三个柜子。一个柜子放满了我的手办,说实话这些塑料模型之所以有比我的书还要高的地位,可以进柜子,主要是因为柜子可以一定程度防止灰尘对其的伤害。 &…

    2019/07/15 星期一
  • 我自控力太差了……

    最近老看到以前的同学各种“发愤图强”一类的社交动态,他们是越发鼓足干劲了。我是愈来愈焦虑了。 唉,我这又是何苦呢?人家怎么滴关我啥事啊。但为何,每当我看到那些曾经的好朋友一点点的进步,自己却反而愈发心理落寞起来了呢?按理而言,人家好,我应该高兴,我应该祝福才是呀。 可是为什么,我反而越来越有种,对这类信息的厌恶感呢?   额,我不断反问自己,他们那么努力,到底哪里恶心到你了? 我想到了一个词,有可能,这是一种“妒忌”心理。我是嫉妒这些努力的同学吧。但转念一想,我真的是在“妒忌”吗?仔细想想,又好像不是,因为我觉得我再怎么平凡。也不至于那么短视,也没那么小心眼,而且世界上那么多努力的人,我如果说,看到人家努力,心理就妒忌,我的内心现在说来是有多狭隘。但我能明确分清这一点,说明,这也不是什么“妒忌” 后来我得出了结论,可能,这是一种逃避心理吧。 因为我不自信,我觉得我不可能达到人家那种境界,我觉得我不行,so…… 于是我开始不断地逃避,见到励志的人与事,我就要反感,因为我内心是自卑的,我觉得自己办不到。而办不到还看人家反复轻而易举办到,就有种被虐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爽。所以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之后一旦遇到这种“能够虐我的动态”我就自发性的选择“拒绝” 看到比自己牛逼的,心理就说,“这有啥?” 我觉得自己好傻逼,我这不是纯“阿Q”的心态么?——精神胜利法? 我已经越来越和许多…

    2019/07/03 星期三
  • 密码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06/17 星期一
    撰记时间:
  • 少年疤(一)

    打劫 “诶,你有没有钱,借我一点行不?” 说话的男的对我说的。他身边还有一个人。 他们两个面无表情,冷漠的双眼看不出一点借钱的味道,倒不如说更像讨钱的意味,那一年,我大概十一二岁的年纪。 “我…没钱”我话音未落。 他们像见得习惯了的场景般,熟练地对我脱口而出。原来这就叫套路。 “搜到给我啵?” “你不说你没钱吗?没钱搜到给我吗?” 我默不作声。 两个大哥哥,推了我,然后凶狠地朝我吼叫:“问你话呢?操你妈!搜到给我不?” 随之他们伸手到我口袋,把我口袋里的一元硬币拿走了。顺便用腿扫了我一脚:“你还说没钱?”然后两个人转身扬长而去。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是好,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委屈,然后我哭了。 那年,我十一岁吧? 我是在学校边上的小弄子里遇到他们两个的。在我被他们两个欺负之际,身边有无数人经过,有学生,有大人。但大人并不理会,看了看视若无睹般路过,学生有些则心知肚明,绕远了走。 我的同学告诉我,那两个是初中生,城关中学的。问我被打劫了多少,我说,一块。 他笑了,一块你就哭? 我没说话,妈妈每天给我三块钱早餐,我偷偷吃两块省下一块,其实是为了存起来的。 其实我家从我小时起就给我一种感觉,生活比较拮据。我不知真假,但我母亲告诉我,男孩子不应该有那么多钱。男孩子要穷养,男孩子有了钱就会变坏。 打架 我小学就很讲道理,我明白什么叫正义。这些都源于我父母的良好家教耳濡目染的缘故。 我的母亲…

    06/13 星期四
    撰记时间:
此电脑(聚合资源管理器)
此计算机 记事
文件名时间类别标签评论

磁盘名: 记事

广而告之~

磁盘关键词:平时的日记,生活日常

密码
日记
2020-05-26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5/26 星期二

密码
志2
2020-05-01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5/01 星期五

密码
备忘录
2020-04-15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4/15 星期三

密码
周记1
2020-04-15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

菠萝饭2020-03-30

照着网上做的,味道还不错。 现在做菜好吃只要遵守一个原则就行了,糖,盐,味精。什么什么佐料统统下去。味道就会不错。 但我这人相对重视健康,偶尔可以用天然的东西代替。 [048] 菠萝里自带的糖分和水分,加上炒饭上的酱油,吃起来不干燥,还夹杂着菠萝的香味。 唯一可惜的是没有隔夜饭,那样味道应该更不错。 把菠萝挖空,推荐横着切了。一来那样挖空比较方便。二来,横着且面积大,到时候吃起来方便。 做好把菠萝的果肉配合炒饭一起炒,炒好后放到菠萝里 把竖着切的话帽子戴上,横着切的话横着带上 再蒸一下,米饭在菠萝的身体里受热,菠萝本身又像个密闭的蒸锅。蒸个几分钟,打开。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so delicious

撰记时间:03/30 星期一

深更半夜的2020-03-30

今晚又熬夜了,不过有收获。这件事不是目标中的大事。 算目标中的业余任务吧。就是再完善一下“计算姬”的代码。关于计算姬,今天主要做了这么些东西。 1.后台设定,手绘了一些界面。不过这个手绘界面还没完工,需要一阵子。主要因为我比较精益求精。需要思考很久。有时候觉得不好看又重新画。这样一来就要耗费很多时间。 2.功能性的东西,后台发布编辑器的表情功能完善得很完美。多番修改了脚本,让用户可以直接可视化输出。非常棒。我自己都觉得折腾得很有成就感。 3.我准备给编辑器增加手帐模式,不同于其他一般人做的编辑器。收集了许多日本的手帐素材。可以方便用户写类似“手帐”的更精美的文章排版。   第二件事是,前一阵子写论文。给老师修改了几次。我感觉,老师似乎有些不高兴。我很害怕。当然也可能是自己又想多了。 有些事,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确切说是我不想说。 然后是心情。 唉,我是很多烦心事但我又不想说出口,因为我觉得说出来也解决不了。 真的觉得,唉。。父母也说不了,说了可能也没能安慰。总而言之,啥事都得靠自己。 真是越长大越无助。但是我还是有希望的。 就是有时候缺乏安全感… 想了又想,我不怕。反正也就那样

撰记时间:

密码
小时事
2020-03-02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3/02 星期一

噩梦2020-03-02

噩梦 小时候的一个梦。噩梦之一,记忆犹新 说说我做过的一些噩梦吧。 这是我做过的第一个目前有印象噩梦。 也是我做过我认为最他妈诡异的梦。 梦境是这样的。我晚上正常入睡,然后在我的梦境里,我正常起来。我晚上是平躺着盖上被子入睡的。梦中的我却梦到自己醒来了。醒来的时候和我入睡时候一样。床上的被子。简直和现实一模一样,问题是。虽然是在做梦,但梦里的我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而是思路非常清晰的认为自己已经醒来了。 接下来就是非常诡异的一幕了。 我认为自己是清醒的,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还看到了我做起来的时候被子因我坐起而撑开了一个角。然后梦里的自己,我确信自己是醒的。然后往右看,我看到是房间的窗帘,这时候外头还是暗的,窗帘还轻轻像随风摆了一下。   然后我看到我在船上半坐起来的时候,我的床正对面的墙。似乎有个东西,紧接着我仔细看那墙,我呆住了,真的有个东西,像个镜子,又像窗户,问题是,我的面前的墙怎么突然生出个窗户了,到这时,我都非常不解,主要的问题还是,我还以为我是醒着的。可这时候我的内心就突然产生一种恐惧感,一种压迫感,然后我隐约听到有个声音,是个人走路的声音,从楼下走上来,咚,咚咚,这样的脚步声,声音很清晰,慢慢的,一步一步上来的。 然后我就仿佛知道了什么一样。我也描述不出那个脚步声的主体是谁,但梦中的时候我是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个人,又不像是个人,但总之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撰记时间:

杀死猫2020-03-01

小时候在我家的白猫,生了一堆小猫,就藏在农村的厨房,那个木头与石头砌起的房子下。锅炉后头的柴草堆里。似乎是冬天的气温寒冷,母猫觉得柴草堆暖和,也可能是它觉得那个地方安全,我印象很深,一只只幼猫,眯着眼睛,围在一起,匍匐在柴草堆里。显得十分可爱。说起来也很让我感叹,这些小猫,似乎特别聪明,他们在感知到有人在附近的时候会出奇得安静,没有一只吱声的。    也是那一天,外婆似乎听到了猫叫,我欣喜得告诉外婆,在柴草堆里,我看到了很多只小猫。我却发现外婆的表情出奇的冷漠。确切说,我并没有在她脸上看到我所期待的表情。我以为她会和我一样充满惊喜。 她说家里猫有一只就够了。那只就是母白猫。当外婆拾开那几根柴木的时候,发现了,柴木堆里,是母猫生的一只只幼小的雏白猫 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这么生气,也可能是她老人家迷信,她认为,白猫是和外头的野猫生了这一窝,换句话说,就是杂种进了家门,据说不吉利。 外婆一只手,灵活而迅速的将小猫一只只抓住,顺势高高丢出门外,然后她农村的大竹扫把,当扫垃圾一样的,把一只只幼小的小猫,在地上扫,不时,还像小猫砸去,那些小猫受了惊吓,我看到那些猫瘦弱的身体,骨骼透着外皮在,冬天的室外惊恐的叫。它们无力地倒在地上,被大竹扫把混着灰蒙蒙的尘土,连滚带翻。母猫跑到门外,也像是痛心疾首一般也叫起来。   我至今忘不了,那只母猫的叫声,似乎是一种惊吓的声音,又像是哀嚎。   后来,我家再…

撰记时间:03/01 星期日

TXH的史上最无聊日记2020-02-27

  即日起连载 20200226 20200227   抱歉:由于上张作品涉及可能敏感的内容,比如梗,可以带来不好影响,此处针对此图暂时使用密码保护   和我的期望完全不一样啊………………  

撰记时间:02/27 星期四

年初:新型冠状病毒2020-02-21

记一 2020年1月23日,热点事件是新型冠状病毒,新闻热点报道以武汉为甚,据说传染源与野味为主,尚无特效药。截止统计武汉已有17人死亡。 全国各地区也同样出现感染病患。据说曾为去往武汉人员携带。 问题是偏偏在新年这种人流量出现大规模转移的时间段内出现。 另听说武汉来泰顺的有二百余人左右。 戴口罩的多为年轻人。老年人戴口罩的比较少。 有些事件不上新闻联播长一点往往得不到重视。现在不少老年人根本不上网,而听说新型冠状病毒的易感人群是老年人,青年儿童不易感染。 记二 2020年1月26日续记 2019年1月27日 感慨:最近这种肺炎病毒的新闻老是在刷屏,昨夜看到数据在不断提升。老有人把这次病毒与数年前的Sars非典做对比。 截止近期,由最初的感染与死亡人数对比已呈现指数增长。 而且,如果不出预料,我猜接下来可能还会更多。目前确诊的就有一千余人了。而且如今被感染的部分人员,可能还在传播,这么说,只要没能从根源解决,研制出对抗病毒的药物,单纯试图切断感染源,从个人主观看,似乎并不是非常容易的事,尤其是对象群体这么大。 看数据死亡与治愈的比值,排除感染群体身体素质原因不考虑干扰因素,竟然约等于一比一,极端看,也就是说有一半人没能治愈。而确诊的还有一千多人甚至更多。   回忆非典的那段时间我似乎才在上小学。如今似乎重新勾起了我童年的那段记忆,那时候信息没如今这样发达,县里的交通也不便…

撰记时间:02/21 星期五

我喜欢吃咖喱2020-02-15

  最近一阵子。宅在家,啥事没做,主要时间浪费在打游戏上,越打越抑郁。 觉得苗头不对了,现在开始,冷静下来。好好反思。   这阵子真的一点收获都没有。浑浑噩噩的连我自己都恶心自己。   今天小心翼翼出了门,目的为了去超市。买了5盒咖喱。够吃一阵子了。虽然有点贵,一盒要10块钱啊。我滴妈诶。像我这种穷屌吃咖喱真特么是享受人生。   不过咖喱真好吃。感叹印度人民是怎么发明咖喱的?在这个世上因为有了咖喱,一定让很多患有厌食症,挑食的人得以康复吧?   有了咖喱,我至少能吃两碗饭。而且这是因为害怕,我怕吃太多也是一种浪费,所以我只能说保守得吃两碗。其实…那个啥。如果不限制我对美食的喜爱,如果吃太多碳水能被我充分利用。我觉得我可以吃5碗加咖喱的白米饭,这还是谦虚的。不夸张的说,如果我每天下地干活,吃十碗也不为过。最好是那种农家的木桶蒸的米饭,一打开那层白色纱布,白花花的米饭映入眼帘,随之蒸腾的热气。哇,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我曾经,自我感觉,是个非常抑郁的人,不瞒大家说,尤其还是受了那些日本战后文学读物的影响,私以为自己当初的文艺热情,让我有种想自杀的冲动,内心告诉自己,那就叫为艺术献身,我常常在内心幻想,我能作为一名英雄,出现在一群人的年前,为了拯救他们而光荣牺牲。然后。我的遗体上摆满了花,我被无数的人流着泪观望着,目送远行。可以说,我当初的这种想法,也可以说是一种幻想有些理想主义…

撰记时间:02/15 星期六

自制新奥尔良鸡翅微波炉版哈哈哈哈哈2020-01-15

微波炉真是个好东西,但我父母颇为节省,从来,他们就没买过这种设备。前阵子看天猫那啥年货节,微波炉299,哇,一看,半夜就下单了。后来不知咋的变成310了,算了 [093] 反正都差不多,重点还是微波炉。和父母说我拿之前省下的生活费买了微波炉,他们没啥反感,似乎还挺开心…… 试过一次用微波炉做蛋糕,感觉还不错。 前天我在B站看了些用微波炉就能做的美食。在淘宝买了包奥尔良腌料。 因为是夜里拍的光线不大好。打开封口,一股熟悉的芬芳味道扑面而来 。。这这这!!这不就是小时候吃的辣条吗? 哇哦~真是久违的香味。 按照网上的教程,我把超市买的鸡翅切了几道后,放到碗里,然后在它的伤口上放奥尔良腌料……这种感觉,不敢相信!哈哈哈哈,好像有种小时候在溪边玩沙土的感觉 我又倒了点水入碗,彻底形成了一种泥巴感受,我还特地把奥尔良泥巴裹进了鸡翅切出的缝隙里 然后用保鲜膜封好,放到冰箱(其实天气冷的话感觉也不需要冰箱)        第二天……         取出来,嗯,颜色还是非常不错滴 我把他们搁微波炉里,用最大的火力让食材灵魂升华了5分钟,然后又用中高火力翻个面再烧了俩分钟。 因为是第一次,我怕时间太短不熟,事实证明,其实我加热的时间还是太久了。如果没猜错,用这微波炉的高火4分钟,(每两分钟翻个面)足够了。 然后,就听到微波炉里吱吱的声音,是油被加热击打在肉上的声音。 最后成果: 烤太久了,肉的水分…

撰记时间:01/15 星期三

昨晚,G2020-01-12

事件本末 事情要从昨晚说起。 关于G 我很羡慕他,也很欣赏他。他叫G,高中时看到他,一张白皙的面庞,斯斯文文的样子,我曾一度误认为他那张脸,将他与我曾经的好朋友联系,仿佛似曾相识,当然,后来发现那确乎是误认。他体态稍微有些瘦弱,不过也符合他说话慢条斯理的气质,我总觉得,包括他的声音,都让我感到,他有点像郭敬明的感觉。   他现在是是宁波大学的学生。马上也要毕业了,他学的是师范专业,他和我说他实习于一个宁波的中学。 原由   昨天晚上,我邀请他,以及重庆大学的M,前往新城的火锅店。M说话比较直接,老是喜欢对我聊骚,虽说一个大男人没什么,不过说实话所谓聊骚,只是被我当成一种梗。因为曾有一阵子,流行ACG文化的“哲学”,所以我老爱附和,以及与同性聊“骚”。   G似乎不大喜欢火锅,可我心里其实觉得,火锅能拉进人之间的距离把心扉敞开,我有很多话想对人倾诉,其实也是由于自己长久自我孤立,我突然想找一些曾经遇到过的人,随便聊聊天。 第一想到的是高中同学,也就是G,因为我高中的班级大部分女性,没几个男的,后来逐渐联系也少了,约女的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吐露心扉,不好表达,约男的话,原班级同学,除了,赖,别人实在也想不到有谁好聊的了,不过赖似乎毕业后又不常常沟通,说实话,除了曾经遇到的G,我暂时想不到别人了。而且我曾经也对G说,希望请他吃一顿。然后和他好好聊。   昨晚,罗阳下着小雨…

撰记时间:01/12 星期日

二零一九俺的年度摄影选集2019-12-18

给自己颁个奖。奖项是自己定的。评委是我自个儿,获奖嘉宾就是自己。整理下本年度最佳摄影奖。   题名:「东海朔风」   题名「好吃的蛋糕」 最佳摆拍奖,体现了美佳乐的技艺以及作者对自己口水的忍耐力   题名「好吃的面条」 自恋的陶某人欣赏着被自己握过的勺子   题名「咖喱鸡肉准备中」 作者一边嚼着益达,一边整理出了这个19上半年的相片,并决定将其入选,陶某人年度最佳摄影奖的选集之中,摄影,不一定需要怎么样的画面效果,有时候故事,比画面更重要,至于姓陶的小伙厨艺奇佳这件事,只能说有待发扬光大了。   题名「白日做梦」 拍下这张照片的作者相信,几十年后的考古学家考究到这张照片时,一定会明白,作者是一位理想主义者   题名「哈哈哈哈」 几年后给她看看她什么反应   题名「伏于檐上喵」 摄于罗阳镇三洋坪不知名旧所屋檐

撰记时间:12/18 星期三

密码
我不甘心!
2019-12-16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12/16 星期一

记事流水账2019-11-23

借景抒情、托物言志、胡思乱想,矫情感叹,往昔回忆 2019年11月26日 与六合大道 六合大道与富元道途间有一林木环绕的空地。踏着叠霜的枯草,伫立野外。放眼而望,满目荒凉。周遭褪去叶衣的杆枝于寒风中战栗。一切都在昭示着这个二零一九岁暮的来临。   回想这个二零一九,历经的不仅是时空的不断变化。令我感到更多的改变,还是自己的态度与对事情的看法认知。   在我接受义务教育的第六年,我的同学王健,携我去罗阳镇儒学琴舍的那条小巷一直往上走,爬山。(具体地址谓何不知) 在山间的陡坡处,我与他攀着斜坡上的树往下探,见到两株幼苗,说是枇杷。我一株,他一株,回到山下后,他把他的那株赠我,说自家也养不了。我将枇杷携于故居楼顶,脸盆中种植。回忆起来,这件事距今已快十年了。   那枇杷在盆中越长越大,到后来,长得比我个头还高了。我还记得那日,我在日记中感叹,摘幼苗时候,它还在我手心中。如今已有苍天树木之趋向。舅舅说,脸盆已不足容纳,建议送到雪溪乡下,移至农家专门去养。   从山头到我家楼顶又回到山中,枇杷树历经时间与空间的变化辗转。最明显的就是它的生长。我有时想,人也若如此。事实上,世事万物皆是如此,在时间空间中,必然是不断变化的。哪怕石沉大海,他的微观量子也在不断的变动,哪怕速度稳定而显得微乎其微。但事物的相对性也告诉我,哪怕不断变化的自己也有不变的地方,那便是人的初心。喜欢的事物哪怕得不到,但坚信自…

撰记时间:11/23 星期六

感思2019-11-05

近来颇有几番寒凉。当我听到了这支曲子后,看到窗外夜色,黑得茫茫。不由又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 眼前似乎浮现2010年的罗阳城北路街道的凉意,我和他们一起在茫茫夜色中聊到了深夜。最后回家被父母担忧,第二天,被身为班主任的英文教师叫去,怀疑是夜不归宿去网吧,或者做什么坏事,但我们,努力的解释,我和他一直在聊未来,聊理想,所以聊到了深夜。      

撰记时间:11/05 星期二

女生宿舍2019-09-02

上学期开始,整栋楼搬离了宿舍。 换了隔壁另外一栋楼,这个另外一栋楼是原来的女生宿舍。 据说变小了一些,我也看出来了,但并没太难受。 宿舍剩下了上一届学姐留下的充满欧式风情的少量壁画,壁纸。(我猜可能这个壁画上的伦敦铁塔就是小女生向往的浪漫吧,随之我就会有些难受,很遗憾我难以实现这样的浪漫。不过如果有这个可能。正如壁画下的男女在铁塔前深情热吻,也未尝不可作为一个未来预期目标。只不过更多的可能,或许只存在于摄像机通过角度拍摄手法,拍下一个玩具模型前热恋的男女吧)以及一个笤帚和垃圾斗就没什么了。我们应该感激学姐的无私,还给我们留下了笤帚,这样一来,原本宿舍断了一大截的笤帚,就不用重新买了。   再次感谢那几位无名的学姐,感谢缘分让我们相遇在你们宿舍之外。以至于能够继承你们原本清洁宿舍的衣钵。。。。继续清洁这个宿舍   女生宿舍的一大突出特点就是公共厕所,只有坑,没有那种男性厕所独有的那种叫啥,我也不知称谓的如厕器物。   第一次见到没有那种器物的厕所着实叫我心底产生一种微妙的感觉。赞叹周树人同志数载年前的一大预言——感叹中国人想象力丰富。想到女厕,就想到一位位美丽的学姐,一想到一位位美丽的学姐,就想到妙曼的形体,婀娜的腰肢步履。   我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门,骂自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臭流氓,心中道德的底线像一条厚重的枷锁,让我立刻因为无法忍受沉重,而停止了衣冠禽兽的联想。   我不知道有多少…

撰记时间:09/02 星期一

苦恼2019-08-27

我常常见到女孩子躲避我, 有一天,我和一个女孩子在路上相遇多次,她都躲避我 哥们告诉我,她最懂女孩子的心思了,她说, 你认识她吗?我说认识,有见面之缘, 她是,我曾经的同学 哥们说,你知道她为什么躲避你吗?因为,她猜你可能对她有意思,但她不想伤害你,所以她选择躲开你。 所以呀,建议你不要得寸进尺,否则让人家和你自己都难堪。我说得寸进尺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用一种色狼的眼光去审视我行不行? 有些话,说出来很伤人的,幸好我这个人见得多了。心理素质高,比较乐观。告诉你在我心中我的想法吧:我的想法是,人家对我有意思,但人家不好意思,所以躲避我。 哥们说,拉倒吧,你可别。。。唉,我都嫌丢人。真是尴尬,真是汗毛直立。   我说,你想呀,人家如果讨厌你,他应该会直接告诉你,你不配。当然了,也可能和你说的,人家是不想伤害到别人,这我就更喜欢了,因为这说明女孩子很善良。我觉得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但这一点最重要。   哥们说,所以呢?所以你就这样厚着脸皮?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啥德性,你有啥?所以你怎么做? 我说,所以我选择静静的离开,不打扰。 难过的时候,我也要笑着QAQ

撰记时间:08/27 星期二

打工仔日记2019-08-05

7月30日 我们这个小县城的假期兼职是真的少,反正这回回去我是没找到,几星期后我去了乡下,乡下农村建设如火如荼。 经舅舅的帮忙,跟着他去干了些杂活,主要涉及机电电路安装,通俗说一点就是电工。再具体点就是帮几户人家安装电路。 我个人没技术,干的纯属“跑龙套”的活,要求工具的时候及时找出来递给他们。有时候帮忙扛点器械,说实话真的没啥技术可言。 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真有种混混拿钱的感觉,惭愧。不过昨天因为太阳太热,有两户人家楼顶安装那种太阳能发电的设备,架着梯子从攀爬到楼顶,太阳当空,矿泉水往地面一倒,就仿若油入锅,发出受热后,呲呲的响声。这是真的热,也和技术工一起干了一下午。安装开关安装零线火线,我也就拧螺丝。他们不说我都不懂。。 舅舅挣钱可真不容易…… 7月31 今天我们带了大锤头,还有好几千顶头尖锐钢板,虽说是一个技术活中跑龙套的,不过也有幸让我身体力行体验了一把给房屋接地线的操作,主要是将房屋内的电流引导至地底下,这就是接地线,接地线必须选择在房屋边上,没什么人的空地,地下最好是泥土地,而非石块质地的地面,因为那样才能将钢板便于敲下地面。钢板很长,用大锤头一起一轮头,把长长的钢板硬是敲到地下,然后把黄绿色的线连着铜鼻子接到钢板那。 下午我还去了两个地方,一个石块加工厂,一个   手机摔了 阿标 阿标只比我大一岁,但是比我社会的多,性格说话就看得出来,感觉自己原本应该具备的…

撰记时间:08/05 星期一

整理房间记2019-07-15

分类 前天总算回家了,在省外读书的学生回家就是麻烦。不过对我而言也不算什么。起码我还是自己回来了。 回家后整理房间。床底竟然积满了灰尘。我靠,真是诱导人的强迫症。   我整理房间要做的几件事无非为: 整理日记本(因为我日记本非常多……) 整理柜子(柜子里除了日记本还有别的东西) 重新布置 日记本 这次整理真的让我丢掉了不少东西,像sayuri的海报,我扔了,春日野穹的海报,我也扔了,bilibili,弹丸论破等等的巨幅海报,我全扔了。如果小区楼下的清洁工大伯阿姨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死宅的话,见到垃圾桶里的这些,估计会欣喜若狂,如获至宝吧? 这次整理日记,我把一些日记本也扔了,因为我也分不清,有些日记本的日记竟然是写在草稿本上的,就是高中的时候一边写草稿本写着写着,竟然写成了日记本,然后最后整理了差不多。 以前的日记我就不想说了,有时候看看自己小时候,回忆起来感觉挺纯真,挺单纯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何变得愈发无节操,再到后来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的感觉,可能的可能的原因此处以一一概括,有时候看看自己曾经真是单纯,或许还能说是中二病泛滥   柜子 翻箱倒柜扔掉了不少感觉没点用的东西,而且这次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进垃圾桶那种。一个房间总共三个柜子。一个柜子放满了我的手办,说实话这些塑料模型之所以有比我的书还要高的地位,可以进柜子,主要是因为柜子可以一定程度防止灰尘对其的伤害。 &…

撰记时间:07/15 星期一

我自控力太差了……2019-07-03

最近老看到以前的同学各种“发愤图强”一类的社交动态,他们是越发鼓足干劲了。我是愈来愈焦虑了。 唉,我这又是何苦呢?人家怎么滴关我啥事啊。但为何,每当我看到那些曾经的好朋友一点点的进步,自己却反而愈发心理落寞起来了呢?按理而言,人家好,我应该高兴,我应该祝福才是呀。 可是为什么,我反而越来越有种,对这类信息的厌恶感呢?   额,我不断反问自己,他们那么努力,到底哪里恶心到你了? 我想到了一个词,有可能,这是一种“妒忌”心理。我是嫉妒这些努力的同学吧。但转念一想,我真的是在“妒忌”吗?仔细想想,又好像不是,因为我觉得我再怎么平凡。也不至于那么短视,也没那么小心眼,而且世界上那么多努力的人,我如果说,看到人家努力,心理就妒忌,我的内心现在说来是有多狭隘。但我能明确分清这一点,说明,这也不是什么“妒忌” 后来我得出了结论,可能,这是一种逃避心理吧。 因为我不自信,我觉得我不可能达到人家那种境界,我觉得我不行,so…… 于是我开始不断地逃避,见到励志的人与事,我就要反感,因为我内心是自卑的,我觉得自己办不到。而办不到还看人家反复轻而易举办到,就有种被虐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爽。所以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之后一旦遇到这种“能够虐我的动态”我就自发性的选择“拒绝” 看到比自己牛逼的,心理就说,“这有啥?” 我觉得自己好傻逼,我这不是纯“阿Q”的心态么?——精神胜利法? 我已经越来越和许多…

撰记时间:07/03 星期三

密码
2019-06-17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6/17 星期一

少年疤(一)2019-06-13

打劫 “诶,你有没有钱,借我一点行不?” 说话的男的对我说的。他身边还有一个人。 他们两个面无表情,冷漠的双眼看不出一点借钱的味道,倒不如说更像讨钱的意味,那一年,我大概十一二岁的年纪。 “我…没钱”我话音未落。 他们像见得习惯了的场景般,熟练地对我脱口而出。原来这就叫套路。 “搜到给我啵?” “你不说你没钱吗?没钱搜到给我吗?” 我默不作声。 两个大哥哥,推了我,然后凶狠地朝我吼叫:“问你话呢?操你妈!搜到给我不?” 随之他们伸手到我口袋,把我口袋里的一元硬币拿走了。顺便用腿扫了我一脚:“你还说没钱?”然后两个人转身扬长而去。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是好,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委屈,然后我哭了。 那年,我十一岁吧? 我是在学校边上的小弄子里遇到他们两个的。在我被他们两个欺负之际,身边有无数人经过,有学生,有大人。但大人并不理会,看了看视若无睹般路过,学生有些则心知肚明,绕远了走。 我的同学告诉我,那两个是初中生,城关中学的。问我被打劫了多少,我说,一块。 他笑了,一块你就哭? 我没说话,妈妈每天给我三块钱早餐,我偷偷吃两块省下一块,其实是为了存起来的。 其实我家从我小时起就给我一种感觉,生活比较拮据。我不知真假,但我母亲告诉我,男孩子不应该有那么多钱。男孩子要穷养,男孩子有了钱就会变坏。 打架 我小学就很讲道理,我明白什么叫正义。这些都源于我父母的良好家教耳濡目染的缘故。 我的母亲…

撰记时间:06/13 星期四
正在修正BUG
关闭
06:34 AM周三 05.27

最新讨论

This WEB Based on Microsoft and Apple

Designing by Xinhao Tao

浙ICP备160045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