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1/10

    今天,气温骤降。

    昨夜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的亲人离开人世。

    我梦到我的爷爷和奶奶。

    如果他们尚在,或许,他们看到我,会说以我而快乐。

    龙口不知多久没有下雨了。

    醒来时候,时间定格在凌晨四点有余。

    醒来,我听到窗外的雨声,而脑海中混沌,

    分不清是脸上的泪痕,是泪水的声音还是雨声。

    不,我确实是有些神经失常了。泪水的声音怎么可能是雨声呢?

    我把雨声误解为是自己泪水的声音

    我的梦中,除了逝去的亲人,还有我的兄弟姐妹。

    我梦到我有一个亲姐姐。

    我梦到我母亲告诉我,她出生后,有一天,她被人拐卖,从此再也不见。

    母亲悲痛地说完,紧接着说,所以,后来才生了你

    妈妈,你为何不觉得孤独?姐姐在远方一定很孤独吧?为什么,不再生一个呢?留下我一个人在孤独的人间。

    妈妈说,我有你一个就够了。

    妈妈爱我,妈妈也爱姐姐,可是姐姐永远不在了。

    醒来,我不知为什么,脑子又是这种奇怪的感觉了,就是那种,有点昏昏沉沉,分不清现实的那种感觉。

    然后脑袋会不时闪过一些奇怪的画面,我确信,我是醒来了,而醒来之初的一段时间,我似乎还处在,在梦中的状态

    我想到了书里海子的一首诗:《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夜色笼罩
    姐姐, 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
    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我回过神了,我去厕所冲了又冲脸。告诉自己,快点醒醒,快点醒醒。不知为何,这次这个梦有如此之深切的真实感,以至于我在醒来之初甚至都信了里头的内容。

    我想通了,分清了梦境与现实,明确刚才我的脑海中哪些是在做梦。

    11/10 星期日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暂无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