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想

    我在小时候一直有一个有趣的认知,即便我现在看来,是错误的。我小学有个老师。姓林,我初中有个老师,也姓林。为了便于区别二者,我给前者取了代号为一。次之为二。我对林一印象很深,她教了我整整6年,没有像别的老师,可能教了一两年就不教了。是确确实实陪了我们班级6年。我初中的时候遇到的老师代号为林二。我在遇到林二后,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我会感觉,林二是林一扮演的。实际上,她们是同一个人。于是我就一直盯着老师看,我就开始心想,就会在心底里自言自语,不断问我眼前的那个林二老师:“林一!是你吧!对吧?一定是你,你来初中继续教我,但是必须伪装一下,免得被我认出来?是这样吧”

    林二老师有一次突然注意到我死死盯着她的样子了。我看到她见到我这样后,脸上的微妙变化,我就在心底里又产生了新的言语:“林一!你露馅了!你一定在想,你是不是被我认出来了吧?”

    这只是一个例子,事实上,我小时候曾经会想,关于这个世界的人。我会有一种感觉。世界是被早就定义好的。我出生后,一伙人开始商讨我这个人的一生,写了一个剧本,然后照着上面演。

      实际上,世界只有几个人,我和别人。这个别人的数量是有限的。但为了制造出多种人的假象,他们必须围绕我扮演多种角色,我有时候会想,其实小学老师。是我的母亲扮演的。我回了家,她立刻就扮演回了我的母亲。

    可是如果是这样,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呢?我问自己。理由很简单,因为我必须接受这样的训练,当我受到这样的扮演考验后的某一天,他们会告诉我真相。然后让我去扮演,继续围绕后代。

    这种想法挺有意思的。一书《大问题》中有讲述过类似案例,归纳为唯心最

    很显然,我曾经试图想过,如果都是同一个人,那有没有可能让林一和林二接触看看会发生什么?

      我曾经将我的小学语文老师当成我的母亲扮演的。而后来我开始动摇了这个想法,原因是,她有个女儿,也有个孩子。当我看到她的孩子出现在我面前时。我那一刻才感到,其实老师她并不一定是我母亲假扮的。母亲还是母亲。老师还是老师。

    11/21 星期四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暂无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