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小说稿二

    幻觉

    萧,娟,娴

    警方

    一个在白莲镇的故事,1999年,白莲镇。。路。有一个男人,名萧,

    我在

    萧看到她的日记:

    那个不眠的夜晚,我无从知晓

    卖老年馒头的自行车,问,你要吗?我买个给你。

    我爱我的姐姐,

    姐夫爱姐姐。

    所以,我爱我的姐夫

    ……

    而我对姐夫最后的印象却永远停留在哪个不眠的夜晚,那条灰色三角裤衩,和那件白色背心。

    剩下的,还有他那个刚满5岁的女儿。

    他问,娟,你爱我吗。

    我爱,但,那是因为我爱姐姐。

    你说说你喜欢我什么?

    姐夫,我该怎么和你说?你为什么这么问我,因为我喜欢你。那是因为姐姐,因为你给了她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他爱姐夫,他也爱姐姐,她不能背叛她的姐姐。

    而姐夫背叛了姐姐。

    她在那个夜晚,在姐夫的背后用。

    娴在窗外看到了一切。

    娴没有说话,她捂着自己的嘴,红了眼眶,晶莹的泪光在眼角周围闪烁着

    娴,我爱你,还记得那一年,我与你相遇在大学的时光,你说你有一个妹妹,她叫娟。

    我说,未来有一天,我成家立业了,我的孩子也要有像你一样这么文艺的名字,我已经给我的孩子取号名字了,如果是一个女孩,就叫她水月。

    我一直觉得水月这个名字,特文雅。就如你的余娴一样。

    姓萧的,德性吧你。老婆都没找到,孩子都想好名儿了。

    不,我已经找到了。你猜她是谁?

    萧看见萧一脸憨气,目光寸步不离的盯着自己,感到脸一红。不好意思得低下头,一只手锤在萧的肩上。

    按照萧的说法,那叫志存天下。

    萧同志!请你认清形势,咱们还是学生。

    青春年华,大好时光,是用在探求真理,求索的旅途上的,希望你自重,不要想七想八的。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萧,笑了,看娴假装一脸认真的样子。

    娴有些生气的说,你这是什么表情,色咪咪不停盯着我看。浑身不自在。

    诶!我可没有,我萧某人向来只看

    就如,,,笔下说的。

    那你猜我在看什么?

    臭流氓!娴才焕然大悟,知道萧在戏

     

     

    娟哭了,那个寒冷的夜里,灵堂前,娟揉着娴的遗像不停喊着姐姐,姐姐娟说,姐姐,你这是何苦啊?他或许即使不被

     

     

    看到红着眼的水月,娟仿佛看到了姐姐当年,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娟决定,一定要在后生,把水月扶养成人。水月是娟对于姐姐唯一的依托。

    我知道,或许,但。我是你姐夫的人,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是他的不是,是姐姐的错,没有管好他,他变成如今这样,我也有责任。

    千错万错,都是姐姐的错,姐姐的错,应该让姐姐自己承担,萧那个混蛋,但他毕竟是我的丈夫,是我的亲人。即便他活不成了。为什么我要这样。因为,没了你姐夫,我也活不成。与其这样,不如让我们一起了断。我对你姐夫,是又爱又憎。之所以如此,都是因为。我太爱你姐夫了

    工作之前他是个有些坚定信念的知识分子。而工作以后却发觉,自己对自己的曾经越发得否

     

    他想起当年刚刚工作时,女儿刚刚出生。周围的人都夸女儿好看,他说一出生咋知道好看不好看,那脸都没成型呢。可当他自己看到自己女儿时,却觉得,水月确乎有股水灵的气质,一双眼睛有神,笑起来像月牙。旁人说,水月是个美人胚子。水月将来长大,也一定是个大美人。

     

     

    的他而言,拌面蒸饺这种就堪比具有社会主义的。而乌鸡汤这种东西,就是资本的产物,其实谁不想吃啊,那是兜里羞涩,确切说是,家庭的计划经济所致,他家还有老婆女儿呢?她吃这么欢。老婆女儿咋办?

    萧没看到,他和老板的对话,被后头顺道随着他

     

     

     

    看着晚霞余晖,想到

    风敲着带来一阵肃杀感。我不知道我还能何时见得水月。

    听说他去了南方另外一个小镇,当一个舞蹈老师。和一个老板结了婚。

    水月仿佛人生中的那一抹虚幻,或许原本就不应该去想,或许它从来不存在。

    卖老面馒头的自行车,敲着铃铛响彻在白莲镇  路的小巷。

     

    12/09 星期一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暂无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