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晚,G

    事件本末

    事情要从昨晚说起。

    关于G

    我很羡慕他,也很欣赏他。他叫G,高中时看到他,一张白皙的面庞,斯斯文文的样子,我曾一度误认为他那张脸,将他与我曾经的好朋友联系,仿佛似曾相识,当然,后来发现那确乎是误认。他体态稍微有些瘦弱,不过也符合他说话慢条斯理的气质,我总觉得,包括他的声音,都让我感到,他有点像郭敬明的感觉。

      他现在是是宁波大学的学生。马上也要毕业了,他学的是师范专业,他和我说他实习于一个宁波的中学。

    原由

      昨天晚上,我邀请他,以及重庆大学的M,前往新城的火锅店。M说话比较直接,老是喜欢对我聊骚,虽说一个大男人没什么,不过说实话所谓聊骚,只是被我当成一种梗。因为曾有一阵子,流行ACG文化的“哲学”,所以我老爱附和,以及与同性聊“骚”。

      G似乎不大喜欢火锅,可我心里其实觉得,火锅能拉进人之间的距离把心扉敞开,我有很多话想对人倾诉,其实也是由于自己长久自我孤立,我突然想找一些曾经遇到过的人,随便聊聊天。

    第一想到的是高中同学,也就是G,因为我高中的班级大部分女性,没几个男的,后来逐渐联系也少了,约女的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吐露心扉,不好表达,约男的话,原班级同学,除了,赖,别人实在也想不到有谁好聊的了,不过赖似乎毕业后又不常常沟通,说实话,除了曾经遇到的G,我暂时想不到别人了。而且我曾经也对G说,希望请他吃一顿。然后和他好好聊。

      昨晚,罗阳下着小雨,我与G在高中时有过几面之缘。他还是亦如从前。说话细声细气,慢条斯理,他穿着一件长长的棉麻风衣,戴着一顶淡淡的黄绿帽子。

    我很钦佩G,店里,我和G聊,一开始有些拘谨,到后面就聊开了一些,G吃得不多,不过他起初也提议我去咖啡店或者肯德基的,也是我非要他吃火锅的。可能确乎有些一厢情愿。

      我在心底里吐槽,咖啡店。那是娘们去的地方,我几个大老爷们去咖啡店未免无聊,再有,肯德基,那是小孩吃的。没意思,好不容易一聚,我想让他感受一下我的“热情”。

      我对他说说寒冷的气候,吃火锅才能提升我俩的友谊。

    吃完火锅,我付了请他们吃的380元钱,重庆大学的M之前就吐槽,说火锅贵了,我心底也想果不其然,而且M是火锅的行家了,他说四川当初都是火锅,我们吃完又去新城路上走了走,M说下次请我。

    开始

    送别M ,我和G两人走路上,在到新城那个红绿灯路口。

      他突然用一种妩媚的口吻说,有些像电视情节中那种民国时期上海的夜里,那种夜店内女性,妖艳的口吻,对我说,他之前有在QQ上误发消息给我,因为我苹果升级系统,没越狱,所以那时候他QQ撤回消息我看了一下,没看到。错过了,好像是聊骚的?我忘记了。他马上又撤回了。

    他说他之前有个朋友,肛门有些不通畅,问他买什么样的泻药,疏通肛门,但由于他的QQ好友比较多,他一时间比较急,真好我就在前面,立刻回复了我, 他的语气有些慢慢的,像个女的。

     

    我其实那时候已经有点不自在了。我对他说,我不懂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要和我讲这个内容。我说话的口吻其实在那时候已经变为非常严肃了。

    不过他还似乎是挺妩媚,他说,正好他也是学师范的。真巧他也是老师,这方面,如果有什么不懂。他待会儿可以指导我。

    他路上又说了一些相关的,什么精虫上脑的男人

      他在路上这番话令我有些不适,但我还是忍了。

      原本在路口我便要求,对他表示感谢,告诉他,谢谢他今晚陪伴。想同他就此分别,他说为什么要分别,我说,那你去哪儿?他说。去你家呀。我心里想,啊?其实还有一点原因是,我其实不认为,与G的关系已经好到,想邀请他到我家,但人家这样,我也不好拒绝。我同意了。

    他直接问我:“你还不懂我对你的性暗示吗?”

    我有些懂了,但我必须假装不懂,我确实不懂你说的肛门是指代啥。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个。

    路上,有些尴尬,我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我找不出话题,我说,哦,你们段是不是……

    他问什么,我又想了半天,一时语塞。结果我回答他这个问题沉默了好久。贼尴尬。

    他又问了什么,我答。哦,你们段是不是有个钟诗怡?他淡淡得说是。

      我其实也有另外一个意思。是想告诉他,我对女孩子感兴趣,我不喜欢男的。但他似乎没领悟我的意思。

      因为G的家庭原因,他父母从小就离异,我误认为他说去我家的意思是,不好回家,想去我家待一会儿。

      我对他说,你妈呢?他说她不在家,她去陪他妹妹了,说接她妹妹上补习班。我不理解她妹妹晚上上什么补习班,但我还是尽量把他往好处想。

      我说,哦。我懂了,是你一时间不好回家吧,没事,那你来我家吧,你妈大概多久回家?

    他说,大概八点吧,我说,那你在我家呆一会儿,等你妈回家了再回去。

    路上他又接二连三对我说了他所谓的性暗示,他说一般人他还不情愿了,说什么便宜我了。说什么所以要看脸。

    我不理解,但我不想让他不开心,因为他认识的人里面有很多我认识的学长,学姐,我怕让他不开心,他会说我人不怎么好。我没有对他太生气,虽然态度强硬拒绝了一些他指代的内容。

      回到家,家中无人,让我有些害怕,为什么偏偏这时候,家里什么人都没有啊。。我泡了杯水给他,我说,你喝点水吧,他说不要。突然感觉不对劲,我这么做好像会让他怀疑什么。

    我说,要不我们看会儿电视吧,

    他说不用,你说要去我房间。

    我同意了,去了我的房间。

    也是在那时候,我妈回来了。门开了还有姨婆和她女儿,我瞬息感到缓解了。我笑着对他说,去房间里聊。

    我对他讲,我曾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可惜,我觉得是因为她没见到我。我在毕业时候竟然在网上和她表白,虽然我对她说已经有被她拒绝的觉悟了。

    我说那之后我再也不敢在网上表白了,如果有喜欢的女孩子。我一定要争取见到面和她说,但我当初实在是没办法了,又不想留有遗憾,所以才一次性将很多很多想对她说的话发了一长篇给她。

      这没办法,不然我会很难受的,尽管我知道被拒绝也很难受。我顺势问他,他身边,他有喜欢的女孩子吗?他说没有,他说话中用姐妹来代替他身边的异性朋友。

    我问他有没有和女孩子谈恋爱的想法,他思考了一阵子说没有诶。

    我有些不知说啥。不过我看到了我边上的书。顺便聊了摄影。

    接下来就是我对他长达几小时的谈话时间,从我房间的家具装饰开始,我说,其实我挺向往那种自己买房子的生活的,我对他说如果有一幢自己的房子,自己如何装修的话题。然后转移到我的书架,也多亏了书架,这个书架,我陪我度过了对他话语时间的三分之二。近乎三个小时,后续谈话,都是聊书。

      我说,我其实看的书不够多。他说他因为是学师范的,所以看得比较杂。属于都有涉猎。

      他说了川端康成的《雪国》,我说我知道,不过没看过,我指了指书架上的三岛由纪夫,其实我忘记和他说渡边淳一的失乐园了,如果他读过,或许也能更好理解我对他的意思。然后我们聊了芥川龙之介,我和他说了太宰治人间失格,引申古屋兔丸,我说我是看过古屋兔丸的人间失格的漫画才看小说原著的。古屋兔丸的漫画,是对原著具体形象的体现。

      我又聊了我看杂志的历史,我说我喜欢百花文艺出版社的散文,小说月报。我最爱的就是苏童。他突然和我聊,他的同学很喜欢哲学,非常巧,我的书桌上就有一本书。所以我还向他推荐了,罗伯特所罗门的,大问题简明哲学导论,说实话。也是这些缓解了我的尴尬。

    我给他看了我收藏的一本“论语,批注”我说这是文革遗留下来的产物,因为当初批孔,这本论语批注,就是当初内部发行的。不过我找了半天也算找到,收藏了,尽管这本书里的内容都是错的。

    他说现在能聊这些都挺好的,因为以后工作了,可能就没机会了。然后说了相关的什么什么。

      说到孔子他有兴趣了,和我聊了孔子,他说孔子的父亲就是个一个少妇结合有的孔子,但是如今社会不认同,认为老人取少妇没问题,但少年娶老妇就有问题。我借机去另外一个房间拿了上野千鹤子的《厌女》,其实想借此和他说明,他说的这个问题,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想和他表明,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同性恋。他因为没读过,所以我对他说,因为书比较长,联系他有无兴趣,都可以先上网看看别人对这本书的诠释概括。他说他不喜欢看别人的概括,说那可能带有别人的想法去读书。其实我的真实意图只是想告诉他,我对男性没兴趣,我喜欢女孩子。

    然后,我坐了下来,看了看表。我说时间九点了,他也可以回去了。我送他回去。结果接下来令我难堪的事发生了。

      他提出执意要我脱衣服。他说,你还没向我展示你的训练成果呢。他还是用那种认真的口吻对我说。我心里一度怀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说真的不行。他说看看都不行吗?我们又不做什么。我认真拒绝了他很多次,我说我不想脱衣服,不想给他看我的身体,可我没想到他也一脸不高兴,认真的说不脱下来,他不走。

    我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如果是玩。那也有点过了。我都这态度了。明显不是和他闹着玩的。

    最后终于,在他遗憾而不开心的表情中,送他下楼了,电梯里,他摸了摸我的胸………

    他说,其实晚上我只想摸一摸你的胸

    …………

    请他离开之后,心有余悸。我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G走的时候显然有些不开心。我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情商太低。毕竟G是高材生,他是否在用一些高情商的东西在和我对话,但我不理解?

     

    后续记

    我把这位G同学,从我的所有能联系到的地方都删除了。因为我真的有点觉得他是同性恋,实在不好意思,我不是对同性恋有歧视,但是我不喜欢别人对我抱有这种做法。因为我们还不熟,我没主动叫他来我家,他主动提,这是第一点,路上对我认真的讲男同的话,以及恶心,露骨的肛交词汇,让我感觉很尴尬,这是第二点。第三点,来了我家对我讲叫我把衣服脱了,并且是非常执着的,表情态度根本不像开玩笑,反而像“同性恋教育影片里那个杰哥”那样,这是令我反感的第三点,因为这让我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但我一直忍了,而且即便在最后也客气的送他走,何况送了本《厌女》我难道真是因为对孔子的故事感兴趣送的《厌女》?我是有意要告诉他,我不是同性恋,获取我受这个社会影响,我有“厌女症”也可以说我有一定大男子主义。其实最重要的无非就是想借由表达,我不是同性恋,叫他收敛点。我自始至终没骂过他。但我明白,倘若这个人真的有去看这本书一定能明白那天晚上我的许多举止,做法的原由。

    而且即便现在不是同性恋,哪怕是搅基的玩笑,梗。,这类我都很少开了。我请G吃饭的原因其实只是想叫个人听我说话,我这么做并不是强烈的渴望和G本人交朋友,其实,只是想单纯有个人听我说话罢了。就好像是个陌生人,我请他吃饭然后让他在一旁听我讲故事,也是挺正常的。

     

     

    01/12 星期日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2

    昨晚,G》上有 2 条评论

    Loading...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