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初:新型冠状病毒

    记一

    2020年1月23日,热点事件是新型冠状病毒,新闻热点报道以武汉为甚,据说传染源与野味为主,尚无特效药。截止统计武汉已有17人死亡。

    全国各地区也同样出现感染病患。据说曾为去往武汉人员携带。

    问题是偏偏在新年这种人流量出现大规模转移的时间段内出现。

    另听说武汉来泰顺的有二百余人左右。

    戴口罩的多为年轻人。老年人戴口罩的比较少。

    有些事件不上新闻联播长一点往往得不到重视。现在不少老年人根本不上网,而听说新型冠状病毒的易感人群是老年人,青年儿童不易感染。

    记二

    2020年1月26日续记

    密码错误

    2019年1月27日

    感慨:最近这种肺炎病毒的新闻老是在刷屏,昨夜看到数据在不断提升。老有人把这次病毒与数年前的Sars非典做对比。

    截止近期,由最初的感染与死亡人数对比已呈现指数增长。

    而且,如果不出预料,我猜接下来可能还会更多。目前确诊的就有一千余人了。而且如今被感染的部分人员,可能还在传播,这么说,只要没能从根源解决,研制出对抗病毒的药物,单纯试图切断感染源,从个人主观看,似乎并不是非常容易的事,尤其是对象群体这么大。

    看数据死亡与治愈的比值,排除感染群体身体素质原因不考虑干扰因素,竟然约等于一比一,极端看,也就是说有一半人没能治愈。而确诊的还有一千多人甚至更多。

     

    回忆非典的那段时间我似乎才在上小学。如今似乎重新勾起了我童年的那段记忆,那时候信息没如今这样发达,县里的交通也不便利,如今不一样了。可也有这样的原因,病毒的传播也加速,面积也扩大了。你想啊,以前非典那段时间,不是非典进不来,而是说来县城的交通就不便利,外来人员想来都难来,现在交通比较之已是天壤之别了,也就是说,感染者的流动也方便了。

     

    今天第一次出门,泰顺下着雨,路上行人寥寥无几。但并非没有,而我左右张望,却发现唯独自己没戴口罩,不由心头有些说不来的感觉,看起来这件事似乎远比我想像的严重。我看到那些人一个个都戴着口罩。我内心有点害怕。

    本打算像往常一般去飞龙山,却发现,因为飞龙山上有寺庙。飞龙山的路口直接被拉了长长的封条。就是不让人进去的意思,可能是怕人员聚集发生传染

    新闻常常提到一个叫钟南山的人,虽然他的名字总让我感到有一种武侠范儿。据说是抗击非典时候的啥指挥的院士。我觉得新闻媒体讲这个人出来有两种意思,一种是宣扬个人英雄主义。增强民众信心。当然这显然不靠谱。第二种就是说明,事态的严重性。因为连这种人都拿出来说事了,显然就是说明问题有多严重了。

    还有就是病毒据说有潜伏期。

    这听得我更瘆得慌了。据新的报道似乎有幼儿被感染了。之前也听说青年儿童不易感染。说40以上及老年人更容易感染。这下还是有儿童被感染了。这又一次强调了"不易"而不是不会。

    最近一些传媒比以往的媒体要良心多了。信息传递得透明准确。起码让人都看到发生什么事,以及方便人们去理解了。

    然后是国外的新闻。这就不提了。有点脑子的人都懂。把这种事和春晚挂钩实在是想不出黑点子才硬挤的。

    然后是希望早日研制对抗药剂。

    记三

    2020年1月29日

    真难受,这事还没解决。全天的报道新闻都是它。人数貌似上升到5000+了

    今天早上看到楼下有人在小区里喷消毒剂,就是那种背个大桶,在路上拿着管子喷的那种。说好也好,说明重视,越重视,安全性就越高。

    比起自己,其实我更担忧的是我的那些长辈,突然想起太婆,不知道她好不好。只是我突然很想看看她,但是,现在的状态属于基本不出门。前阵子我还说假期不想见任何人,就想自己待会儿的。可是如今这样,真的是想见都见不到,明显打脸……我好想太婆。太婆小时候来我家带我在罗阳走,那时候我年龄小,还骂过她。现在想起来真难受。

    家里有人没办法,这期间必须每天出门。

    前阵子听说本县泗溪镇有人感染了,据说那个人武汉回来,21号就出现发热,可是他一直等到后面好几天才主动出来说自己好像有点不舒服,这期间也和不少人有过接触……

    晕,有够坑,目前全国感染人数的省份中浙江位列第二还是第三,其中省内的市区里,温州市的感染人数最多……

    其实每天呆家里也挺难受的,我就想出门走走,看几个小屁孩前几天还特么不戴口罩在小区下面用他们搓裂的鸡太美球技装逼,我站在窗户里看得都看不下去了,真恨不得当场冲下去就进球场与这几个小屁孩对线,教他们啥叫走位。然而想到这啥病毒,没办法又忍了……

    昨天还是前天就听说泰顺出了一例。结果果然,这几天球场的小屁孩由好几个变为了俩个,还戴着口罩。然后一些时间干脆没人了。。可能他们也感受到恐惧怂了

     

    记四

    2020年1月31

    隔了几天,目前官方的数据是这样的

    然后,我在的地方竟然成为了全国感染人数第二多的地方……难以置信

    今天我想出门买毛笔,早上九点多出门了。这是我目前这么多天为止第一次出门,可以说真是看见盛况了。原本的地方空无几人。显得十分荒凉。如果不是这种事,很难想象这是在白天。

    走到街上,到处都被拉了封条,可能是为了避免人的流动。

    不出所料,文具店全关门了。没一家开的,我更不可能跑到老城再看看那儿有没有文具店。眼看都没有就准备回家了,不过我路过去了下超市,买了俩包冷冻水饺一包面条。

    值得一提的是,这应该是我看到的唯一一家开门的超市,别的几家都关门了。菜市场还有人再卖菜,不过都戴着口罩。

    路上有见到一俩个不怕死的老年人,没戴口罩。大爷果然还是大爷,估计老江湖了,已经看淡这些了。但我认为,不戴口罩。就不应该去公众场合,因为,如果成为感染源,就不仅仅是自己的事,会对群体构成威胁,对自己,对别人都是不负责的。就好像那种想死还扯上几个一起死,跳楼还找个人多的地方跳,摔死之余还不忘砸死几个的,这就不好了

    走出超市,旁边有个看起来有点脏的菜场。生禽全关门了。

    发现有人在外头就地买口罩,不知道是看我拍照还是咋的,价格多少来着,没问,听到说3块一个?可看到他手里握着好几张红票子,我就觉得,可能没那么简单。当然。也可能是我想多了。走在路上,我感觉好像吸进了什么东西……不会是病毒吧…… [093] [094] [094] 好害怕。感觉胸口有点疼诶……

    一定是心理作用,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一定是我突然犯了神经质

    回家后才发现……

    结果只有绕路会北门进去,进门必须量体温,36.2度。

     

    我猜测,全国感染人数应该会在16号,过两万左右,但不会超过这个数值,随后就会下降,直到疫情暂时消失,别问我依据是什么,这几天我一直在家,也就今天出了下门。一切都是通过我男人的第六感得出的。

     

    记五

    虽然武汉是疫情的第一线,但温州市也是作为全国疫情,以及感染人数第二多的城市。似乎被忽视了。

    今天出了下门,买了点东西回家。

    我发现原来的小区。已经从拉警戒线变成了。直接拿临时钢筋和木板,把进出口都封锁住了。

    问题是愈发严重了。

    其实最主要的,也是最可怕的就是,我所在县据说已经确诊出4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其次,我所在镇,我小区之外,一段距离的一个小区,大概也就几百米远的位置吧,确诊出两例还是三例感染者。目前,感染者已被隔离,但我想,不敢保证,可能已经有被感染的,还没查出来。

    我在的镇子就占据了这么多,想想病毒目前就在自己附近……这种感觉,难以置信。

    最近一定要小心

    还有,新城一些地方,已经拉起那种救灾帐篷了。本县被封,禁止出入。

     

    记六

    出乎意料竟然破两万了。实属失测。果然我作为男人的第六感只能作为参考,并不靠谱。数值增长很迅速,感染人数越来越多,另外,据说本县已从4名增加到6名了。其中有一人隐瞒病情,据说是武汉回来的,隐瞒不报,且隐瞒期间,还与他人进行过几次聚餐。后被带走发现是感染者,随之有与之接触的56人以及11名医护人员被隔离。不懂这个人是自信,还是有意而为之的。这种做法非常不厚道,自己摊上病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明知如此还聚餐多次。病毒扩散,若引发交叉传染,后果非常严重。

     

    记七

    2020年2月14日,学校的开学日期据说已经延迟到2月底之后了,另外,据说泰顺县已发现17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然后是凤垟,严重。

    言——

    昨晚看到有武汉车在路上,把他拦下来,问他武汉的车怎么还来来回回乱开。他说他已经隔离14天了,今晚刚刚出来,醉了……说实话,即便隔离过,但是是武汉回来的,牌照就是武汉的车,有点害怕。

    另外,全国已经增加到5万人了,远远高出2万人的预期。

     

    记八

    最近几天,小区允许通行了。不过出去没问题,进来还是需要检查通行证

    密码错误

     

     

     

    02/21 星期五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4

    年初:新型冠状病毒》上有 4 条评论

    Loading...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