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杀死猫

    小时候在我家的白猫,生了一堆小猫,就藏在农村的厨房,那个木头与石头砌起的房子下。锅炉后头的柴草堆里。似乎是冬天的气温寒冷,母猫觉得柴草堆暖和,也可能是它觉得那个地方安全,我印象很深,一只只幼猫,眯着眼睛,围在一起,匍匐在柴草堆里。显得十分可爱。说起来也很让我感叹,这些小猫,似乎特别聪明,他们在感知到有人在附近的时候会出奇得安静,没有一只吱声的。

      

    也是那一天,外婆似乎听到了猫叫,我欣喜得告诉外婆,在柴草堆里,我看到了很多只小猫。我却发现外婆的表情出奇的冷漠。确切说,我并没有在她脸上看到我所期待的表情。我以为她会和我一样充满惊喜。

    她说家里猫有一只就够了。那只就是母白猫。当外婆拾开那几根柴木的时候,发现了,柴木堆里,是母猫生的一只只幼小的雏白猫

    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这么生气,也可能是她老人家迷信,她认为,白猫是和外头的野猫生了这一窝,换句话说,就是杂种进了家门,据说不吉利。

    外婆一只手,灵活而迅速的将小猫一只只抓住,顺势高高丢出门外,然后她农村的大竹扫把,当扫垃圾一样的,把一只只幼小的小猫,在地上扫,不时,还像小猫砸去,那些小猫受了惊吓,我看到那些猫瘦弱的身体,骨骼透着外皮在,冬天的室外惊恐的叫。它们无力地倒在地上,被大竹扫把混着灰蒙蒙的尘土,连滚带翻。母猫跑到门外,也像是痛心疾首一般也叫起来。

      我至今忘不了,那只母猫的叫声,似乎是一种惊吓的声音,又像是哀嚎。

      后来,我家再也没出现过猫。

      我想不到外婆为什么要这样,其实一定程度,我有点埋怨外婆,但我说不出口,我想不到对我这样慈祥的外婆,为什么会对小猫那样无情。但我无法憎恨外婆,因为对我而言。外婆对我,就如母猫对小白猫那样。只是我当时还不知外婆为何会如此不满

    我后来感觉,并非是外婆残忍,而是那个农村风气,我以前常常听说过各种报道,农村的好,农村的民风淳朴,农村的风景风情。。。

    但事实上,现在有很多农村人赶往外地,大多人跑温州市区与杭州。也有去上海,乃至更远的。许多人故乡情怀有一定矛盾性。这个这里我们权且下次再谈。这里我们只讨论

    我一直没否认,所谓杀生是正确性,但是,我觉得人似乎混淆杀生与虐生这两种概念。人有时候充满温情,有时候又是毫无感情。人的心理其实很复杂的。只是有些人没遇到过令他产生思考的事。

    我小时候一直很喜欢小动物,小时候我还喜欢和那些小猫小狗说话玩。

    有一天看到最小的表弟。在用石头狠狠砸向一条狗,狗瞬间警觉,目露悲恐,一声哀嚎。跑掉了。我问他为什么要砸他,他说因为我感觉砸他好玩,他那样叫起来的时候也很好玩。

      接下来更令我震惊的是,舅妈表扬了表弟,说表弟真能干。表弟乐呵呵笑了。

      舅妈紧接着说,现在狗真的很危险,之前就有听说过有小孩被狗咬了。现在罗阳镇还好,可是下面还是会看到一些狗。

    以前我听过有个词叫“圣母”,说的是把什么事都往博爱的方向说,很无脑。可我觉得有些情况,这种词被滥用了,滥用后,将虐待合理化。

    讲得直白点,我觉得,杀生就应该给个痛快,而不应该是一种折磨。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理解,其实挺多人说我挺圣母的,也可能我这人确实有病。以前我玩微博的时候甚至有人直接对我攻击,并表达对我的鄙视。但我一直坚定觉得自己的这些理解没错。只是他们还没懂我表达的意思罢了。凡事确乎不可一味的谈爱。而且这世上也不乏拿着普世价值态度却笑里藏刀的人。

    03/01 星期日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暂无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