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孩子的天空

    最近感觉什么都没变,不过这才没几天。
    弹力绳真好用。
    对学习有点心不在焉,无心向学。这种状态真是完蛋了。不过压力不至于那么大,不考虑太多别的身边的事,活得真是轻松。如果我做一件事要考虑各种各样,要考虑别人怎么想,那我估计这辈子做不了几件事,并且我觉得我可能会变得郁郁寡欢,乃至没准哪天可能就会想着选个良辰吉日与世诀别。
    你还别说,我曾经郁闷的时候真有这个念头,但是我怕疼。我去,所以选择一个痛快的死法尤为必要。别整个到时候已经下定决心一了百了了,生无可恋,坚定意志开始去往新世界了,却发现自己还死不了,结果哎呦喂的在地上打滚,想想这种悲伤的情况,我的额头就渗出几滴硕大无比的汗珠。
    我曾经看过一本《自杀指南》的一小部分资料片段,结果看完之后我发觉自己似乎变得更加珍惜生命。
    我觉得如果全世界和我为敌,但至少自己的内心不能自我放弃。以前的这个念头奠定了我成为一个“利己主义者”的基石。你不知道我曾经多单纯多善良。多么像一块洁白的玉石散发着我现在想起来都心疼自己的光芒。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善良是要建立在一定基础前提上的。
    小学时候,我应该是班里面唯一一个不打架的小孩子。人家打我,羞辱我,我都是笑着对他们。他们还说:“你看这个傻逼,打他他还会笑啊”
    我承认我在童年的校园霸凌中秉承了一个儿童绝对的“善良”,我被打哭了他们都没放过我,我的透明雨伞是妈妈买给我的,我很珍惜,但因为那把雨伞透明色,引来很多学校老大的目光。他们拿到我摆在墙头的雨伞随便把玩。我没说一句话,我真想和他们说叫他们小心点弄我的雨伞。然后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他们一伙人打闹着冲进教室,我看到我的透明雨伞被折断了,沾满着泥水。他把雨伞扔到我脚下,耻笑一般着对我说,我觉得这样比较适合你。

    他曾经在我眼中是班级里真正厉害的男同学,他成绩又好,而且正义勇敢,他曾经为了帮助自己班的同学打了比自己高一年级的人。
    可是他到了后来我发觉,自从喜欢欺负人的那些人来了班级,他开始变了,我发觉他对那些喜欢称兄道弟欺负人的同学变得有点力不从心,我仿佛看到了他内心的自卑。直到有一回我看到他和他们抗争中出于下风。
    后来我发现他完全变了一个人。他变成了和他们一样喜欢欺负人,可耻的存在。并且,他面对我,说出了让我颠覆对他印象的话,他用狠毒的话咒骂我,耻笑我的没用。然后狠狠把我扯摔倒地上,他说我就是个娘炮。面对他如此这般的行为。我无能为力,并且我感到对他前所未有的失望。他对我那次的打架事件中,只有一个人让我难忘,我觉得那个人是可怜我,那个人在替我说话,替我讲道理,告诉他不能欺负人。即便如此,即便让我感觉那个人是可怜我才这么做的,但那个人在我心里还是留下了难以磨去的印象。
    我有一个梦想,未来能当警察。那时候我是这么想的。
    2009.3.9日,雨

    我人生中第一次打架是在小学六年级毕业的时间。我没有珍惜和同学最后的友谊,反而在最后以这种伤人心方式留给他最后的回忆,我很后悔。
    他可能对我的印象是,觉得我是一个被人欺负也不会说一句话的人。如若如此,那么他的想法可能错了。我其实一直在隐忍。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同时,随着年龄增长也开始诞生拥有了新的特质,就是愤怒和嫉妒。我对自己的嫉妒心理一直带有贬意,因为我觉得我的嫉妒心属于一种无知。但我并没有从根本上在当时抹杀这种心态。反而是因为这个心态,促成愤怒的状态以至于牵一发动全身一般引发了后续的事。
    他还算优秀,但他优秀外的一点让我弥足无法容忍,就是凭借自己相较我优秀的事实羞辱我。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不想他得寸进尺,对我百般羞辱。我方才有一种名为“尊严”的感觉。,我发觉自己懂得什么叫“尊严”了。
    也是在最后那一天,当毕业结束,包括我在内几乎大多人都为离别而哭泣以后。他出现在我的面前,当他对我嗤笑地说出调侃我的话的时候,他没有意料到,所有人都没预料到的,我会对他伸出手,我掐住他的脖子,他没意料到,他还欲向我还击,但他没有料到与我的差距。他使不上劲,被我掐的涨红了脸。
    我对他的感情,充满了重重难以分说的色彩。我妒忌他,同时我恨他,我把他当成我朋友,也把他视为过敌人。尤其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对我的尊严践踏的时候。在在众目睽睽之下。同学最后的目光成为了历史的佐证,印证了我第一次打架。
    我看到他,红着脸留下了眼泪。他哭了。我第一次,把人打哭了。我胜利了。当时的情绪很复杂,我看到他哭,竟然有一种快感。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激动感。但我发觉,我的手已经不听使唤,我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僵硬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经没有知觉,并且无法伸展,我只看到我已经失去知觉的手在颤抖。我害怕。
    我觉得我当时的内心简直就是一个精神病人,简直就是一个神经病。我感觉自己除了那个为我说话,替我着想的人之外,不曾受到过别人的关怀。而我对他最后的毒手,富含我复杂的心理,饱含着种种难由分说的邪恶念头。我想世间应该是少有人能如我当时心理这般恶毒。
    直到后来过去许多年,很难得地,在路上遇到我的小学语文老师林玉慧。她是一个善良的女老师,我真的很喜欢她。我同母亲在街上遇到她,她看到我的第一眼就认出了我,而我当时已经是初中生了,她或许不知道我当时的现状。
    但她看到我的眼神令我至今记忆犹新,就同母亲看到孩子一样过来抱住我,然后叫我的名字。问我好不好,他对妈妈说,我以前是个很乖的孩子,不像别的调皮的小孩子一样,人是很善良的。
    我笑着看着林老师。
    我心里不知道怎么形容。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说,其实我根本不是什么好人。相反我这个人坏透了。
    但看到林老师笑着的样子,她说“心昊啊!他那时候很可爱的,牙齿整整齐齐的,白的像那种小白兔的样子。”
    我没说什么,我很感动。林老师是我最深爱的老师,她是我的小学语文老师。
    小学毕业,我非常害羞,面对新的学校。但是我在内心却有一个念头,我想当学校“扛把子”。这种类似于“想征服世界一般”现在看来无比幼稚的想法。
    然后我感觉自己完全改变了,我特别想打架。即便平常没有显露出来。但我继承了以前在学校受到的坏孩子的熏陶,走路,做事,平常都有点那个味,吊儿郎当,其实都是故意而为之的,因为我不想自己再像小学那样,我想和各种各样的人拉帮结派。月考去别的教室,整个人简直就像一个地痞流氓,吼着叫着。曾经的一个小学同学,当时和我是同校,我看到她的眼睛,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她说我变了。我当时觉得她是在夸我。我觉得自己这样很帅气,走到人家教室,乱踢桌子椅子,踢翻垃圾桶。叫嚣着。显得很牛逼一样。
    初中经历过了几场群架,即便自己都属于看戏的那份。其实大多都是凑人数,打起来至少要在气势上压倒对面。有的甚至好几个班的联合起来,我见过几次凶残的斗殴,泰顺县城关中学,那个教学楼走道。他被一群人围着,不断逼退,一遍后退一边被打,我看到一个戴眼镜的男的,他似乎为帮他“大哥”出气,整个人冲上去,面露凶光,上去就是一脚,那个人吓得不敢还手,因为如果干上,这个为首的眼镜男后面就是一群准备动手的人。眼镜男手上脚上,能动的地方都往他头上砸过去。他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大军,孤身一人,形影相吊,毫无胜算,最后被直逼进男厕所,然后我听到整个厕所里头堆满了人,被挤着水泄不通。然后我就听说,他在厕所里被人围殴。
    那时候那个场面给我的震撼很大,我也想这样。
    我不知道自己当初所在的学校,那些年所在的城关中学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教学机制?为什么我的小学,初中,学校都这么乱?
    总之后来城关中学似乎搬走了,转而全部学生都去了新校区,当时的城关中学也没了。转而全部学生去的似乎是新的一个“实验中学”为名的学校。
    后来的事,我不再知悉,我休学并转校了。初中打了不少架,有些时候我打架似乎总带着歉意。我的内心其实非常复杂。我似乎分不清我这么做到底对与错。
    我曾经把一个初中原本比较要好的朋友掐住脖子举起来,我发现人被掐住脖子的时候似乎都会脸红。我打他不为别的,只觉得他值得我打,我闲着没事和他玩,玩的方式就是打他,但虽然是以玩的名义打他,但打是真的打。女生对我说,我生气起来的样子太吓人了。听到她们的话,我很开心。我觉得我不再是小学那个时候的自己了。
    而打了他,我总会回忆起小学六年级最后的那个“他”。
    也是那时候,我遇到林老师,我想起林老师对我形容的话。
    休学的那年,我初二
    2011.某月,天气阴

    后来我去了新学校,是私立的寄宿制中学。从没住校的自己对住校很兴奋,很开心。
    那时候我有了很大的改变。
    全国扫黄打非进行中。
    我感觉自己对世界有了新的认识。这期间间隔之长,经历过多少,我不好多言。只觉得我又改变了一次。反正至那以后我从没被人霸凌过,我觉得我也很少动手说事,我更愿意讲道理。新的学校,学费偏贵,但治安普遍较好,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打架过,只是我打架偏向别人都不要命,我总抱着一种心态,反正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的感觉,所以那时候和人发生冲突,我根本不会考虑各种所谓,心里留一个念头,就是战胜对方。在那所学校,我曾经打过一个比自己高一级,专门借装逼欺负人的学长。我当时的心境如今想来也难以形容,我想想可能不单单怪他自己,其一,他做的确实不对,其二,只能怪他倒霉碰巧在我那种心境下惹我。
    我那时候心情也是挺复杂的。我想到曾经,我心里有些急躁,心情有些沉闷。总之不开心就对了,看他不爽之余正好又碰到他找上门来。
    他负责查吃饭时间查学生是否浪费粮食,学校要求不能留剩饭,他属于装逼不成蚀把米,见到好欺负的人,就拦住指指点点道,用挑衅,威胁一般的口吻命令人吃完饭,估计他觉得自己那样挺威风吧。
    他拦住了我,其实如今想想,好好说话应该也没事,但我当初就没想和他好好说话,相反我是有预谋的,我是故意的。这种念头只在我邪恶的头颅内一瞬间就成型了,一瞬息的功夫,我就想到所有事态与对策了。他拦住了我,我没对他笑,我看着他,如我意料的,他指着我的餐盘剩下的油,仰着脸以一种威逼我的表情,威吓的口吻对我说,吃完它。
    我很冷静对他说,有什么要吃完吗?我已经吃完了,他没预料到,因为从来没人和他顶嘴,我的态度也似乎激怒了他,他又指油。说,我说叫你吃完它……
    但后面他没预料到的是,没等他说完,我直接就把手里端着的餐盘直接盖到了他头上。他的脸被我用餐盘盖了一巴掌,满脸的油顺势滴下。
    他被吓坏了,整个餐厅的目光也都注视过来了。后来似乎许多人都知道了我,我就是想告诉他们,我这个人不好惹,别随便找我麻烦。
    我的脑海已经知道所有的结果了,他产生瞬息的畏惧也是在我预料之中的,在我看来,这些花大钱来私立学校上学的公子哥都是“有教养”的小屁孩。而我在内心其实给自己定义的一个形象是流氓地痞。正如转校之前老师形容我的,就是救不了的烂鸡蛋。我虽与这些人身为同级关系,但在这之前的初中生活我都有所经历。很多学校事情,现象,其实在我眼中比当时的他们清楚得多,甚至深刻。我经历过的,他们未必经历过。

    这些人没经历过,甚至都没见识过外头的学校有多乱,也敢在我这样的人面前撒泼?其实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我的内心莫名对他们就是有一种轻视,与先天的自信。我感觉只是打架,我一定会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我给了他一盖头,让他万分狼狈,就是要这样树立一个意图,希望少点在我面前不识时务的人。那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更热衷一个人。说实话,我当时觉得,这个学校,这些人挺烦的。但我知道揍他一顿解决不了问题,和老师的关系也务必要相处愉悦,老师把当事人叫去办公室。我一改常态,对老师恭敬尤佳,并说是他仗势欺人,胡搅蛮缠。我情绪激动,失手弄成这样,他也在场,但我发现他当着老师的面真是怂得不行,对我的话没有一句辩解。这件打架的事就这么结束了。
    在我当时看来,这货真是low得不行,换作我在城关中学,不说骂老师对他们这些人说脏话了。就是动手都无妨。我有这个胆量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对自己本身就秉承一种绝望的态度。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如果他能杀死我也没事,不杀死我,那我就殴打他解气。
    可以说,我当时的想法无比晦暗,我自身带着戾气,这或许也和我的当时的家庭与青春期有一定关系。但这里我想先按下不谈,我这里只讲我曾经的经历,以及当时的念想与状态感受。

    我曾长期受到校园霸凌,这件事我在文头已经讲述过。
    这一定程度影响了我一个时期的品性。但我后来之所以能改变,我觉得也同我自己的爱好有关。因为觉得是我当时特别喜欢看书。看书不一定是课内,尤其是课外,那些大家名家系统总结的对事物的评价,评判的哲学。
    我觉得我之所以不至于一股脑,坏到底或许也与自己喜欢用书里的观念,思考各种事情有关。

    我记得我后来,在新的中学混的还是非常不错,那之后的事,权且不谈,我只想说,我觉得那个时候,是我真的获得,人生中感受过作为人的尊严的日子。我成功做到了以自己为中心,并叫别人围着自己转。把“利己主义”的人生信条发扬光大。

    其实谈到着,我觉得过去的一些事虽然没说完,但也没有什么贴合今天这个主题,值得特别去说的了。

    以上是我人生的一个阶段,我在今天将它回忆,把它归纳总结下来。尽管我自己,以及很多事或许在如今又有了许多改变。

    我也发觉自己,自己对和人进行生理上的抗争愈发力不从心。
    因为你会发觉,自己拳头再硬,也硬不过子弹头,再能打,也打不过武装警察。一个人再有力量,也不一定能抵御群体的团结。
    而很多时候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也就是说大多冲突的成败只在于当事时分理义宜当与否。

    随着时间推移,我感觉自己与人冲突,更多的是用说理的方式与之对峙。我觉得只要有理就没问题。
    我也再没受到过像曾经那样不讲理的人的霸凌。
    我在心里也觉得,即便有人能以不讲道理的方式欺负人,自己也不会畏惧。
    小时候打架,仿佛是一种野兽动物之间的搏斗。而人的年龄大一点,面对冲突会多一层道德的韵味。
    会有一种气场,有理的面对抗争胸有成竹。气呈现一种扩张似的分布。看得到最终结果。缺少道理的,面对抗争,时间久了也会心不在焉,气态呈一种紧缩之状。对未来遭遇情况感到模糊。
    成年人与人斗殴的器官同幼年儿童相比,从身体素质之余多了一份脑子。
    打架不三思一股脑上去就动手的属于匹夫之蛮。
    我回忆自己的那些年,自己生活在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罗阳镇的那些年,在北大街,人民广场的小巷子里,以及贴满性病小广告寂寥的小弄。浮躁的大人,暴躁的过客,在辱骂与毒打中一步步走来。
    我是在一种何等落寞,何足顽劣,何足艰苦的环境中摸爬滚打成长过来的。
    父母很少问我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我有时也在想,那些卑劣的人现在又是怎么一个样子?
    日本导演北野武指导的一部电影《坏孩子的天空》我对它感触颇多。我常会在片中或多或少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看到结尾主人公最后的处境,一切仿佛回到年轻的原点。我就在想,自己何尝不是这般如此。
    一切都是为了生活而发生变化,
    面对欺凌,我告诉自己学会坚强,面对霸凌,我开始从自身改变得更加晦暗。对生活人情开始全面新的认知。
    但我一度告诉自己,现在就是全新的开始。我才发觉,自己的一个阶段早就已经过去并且再难回去了。
    反思生活不妙而促使的偏激之外,确是地地道道裹挟着恶意的真实,可能这就是青春吧。就是花大把的时间去尝试,然后得到或是收获,或是荒废的结果。
    有时是令人激动的一瞬,有时又会发觉,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徒劳。收获与不收获有什么两样呢?活过与没活过有什么不同呢?

  • 坏孩子的天空》上有 1 条评论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