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共青团员

    前下子,有人问我我是不是团员,我以为是人派来收团费的,随口说道自己是群众,少先队员。结果后来班长和我说,档案里没有团员证明。我才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初中写的入团申请书。后来别人团员证到了,我的一直没发。不知道是不是休学原因。我当时原就读于城关中学初二,办了休学。

    休了两年。这两年时间,我去了新城学校,从初一开始学习。这期间因为本人太过优秀因而被要求写了入团申请。

    可后来老师和我说,我资料在城关中学。到时候初三资料就转过来了。

    后来去了高中,这期间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团员。。。

    然后高中,资料填的都是团员,哪一天有个姓陶的女同学,好像是团支部书记,叫什么海的。。目前暂时想不起来了。

    告知我交20块补办团员证明。

    印象到这里。

    到了大学里,同学说我的档案里没有团员证明。什么都没有。。。

     

    不过我在此前填的信息都是“团员”,起初只是觉得逼格较高,有什么信息有的都填进去。

    政治面貌,有些填群众,有些填团员,我填了团员。

    这几天,班级同学突然和我说,我的档案里没有团员证明。

    其实,说实话,挺尴尬的。

    其实也不是觉得共青团员有什么。

    说到底可能就是虚荣心。这么一想,我觉得自己真是low到爆炸了

    问了我爸,他说我是团员。他说去问问看,我说为什么我初中到高中都遇到这么多这样的事。这一回真是我感觉最尴尬的情况了。

    其实说起这件事,我想到我的小学,我小学评定少先队员就比别人慢一拍。

    当时老师说,少先队员,是全体同学的榜样,只有优秀的同学才能算是少先队员。

    一年级,我为成为少先队员而努力拼搏,结果没能成为少先队员。

    二年级,我拼尽全力,只为了红领巾,我发自内心地叫老师好。我和同学相处十分融洽,我道德品质分在高尚,我不吐痰,不会说脏话,在学校,我积极进取,诚实守信。在家里,我十分听话。帮助芭比和玛迷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就连到了外头。我也帮助不认识滴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上坡路上,我帮助捡垃圾骑车的老奶奶,推车。在学校路,我帮助环卫工人老爷爷清理垃圾。我,是一个分外纯洁,积极进取的小太阳,我是祖国妈妈滴优秀花朵。

    可是最后的最后,二年级的结果出来了,老师冷眼看着我,说我成绩太差,不能当少先队员。

    我很失望。我这么努力,可是老师看不到,而且我还记得老师那时候还说我笨的和猪似的。。。

    我靠,令我近乎抓狂的是,那个打过我的潘先勤。。。他曾经在背后不尊敬老师,骂老师,说老师长的像一头驴的潘先勤。。他。。。他他他。。。他竟然成了。。少先队员!!

    老师还当着面说,潘先勤同学,是我们全体同学学习的榜样。

    我当时就想,敬爱的林老师啊!林老师啊!潘先勤在背后整天说您的脸长的像一头驴,是我一度制止他这种不尊重师长的行为的。可为什么???

    您现在竟然,对一个这样鄙视你,看不起你,不尊敬您的同学,这样。。。

    后来,小学三年级,我成了少先队员,我终于成了少先队员。。。我终于有了红领巾,在我不是少先队员之前,我还去买过红领巾,甚至被少先队员潘先勤看到嘲笑。我只是喜欢红领巾,红领巾多么好呀。他的红色真好看,他国旗的颜色真好看,他是伟大的革命先辈,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英雄,用他们的鲜血染成的。对我而言,少先队员,无上光荣。

    三年级那一年,我终于成为少先队员了。我以全班第三,语文96数学97的成绩,超越潘先勤。当然,其实这并不是我成为少先队员的原因,三年级,老师说,所有不是少先队员的同学,都去烈士墓走一走仪式让老的少先队员给我们戴上红领巾。

    那一年,潘先勤给我戴上了红领巾,我听到音乐响起,我看到一排排的人山人海,潘先勤向我走来给我带了红领巾,然后对我耻笑般的说道,哈哈,老师看你们一二年级实在当不成少先队员太可怜,现在所有人都是少先队员了。而我是老一辈的少先队员,你们都是刚刚新的少先队员,我比你们厉害。

    面对他这样的行为,我没说什么。我已经深深陶醉于那样的场面了,我不在乎他的话,我只在意当时的氛围,我终于是一个少先队员了!

     

    那之后,我激动了好久,每天都好好戴着红领巾

     

    也是那一年,我或许颠覆了老师对我的看法。

    后来的许多事,我不想多说,到了初中,入团开始了,以至于后来入团,如上一些事。

    其实我都不想再讲了,我发现我这个人到如今,给我一种感觉,只要和政治有关的东西,都会被一种无形的力量自动远离,与我隔绝开。

    少先队员,这个中国共产党赐予的幼年儿童的别致称谓。我获取之不易。

    共青团员,同样是真的一个称谓,我与之种种破事纠缠了多年,直到如今,我也才发觉,自己取之不易。

    我不知道浙江温州新城学校和泰顺城关中学是怎么处理我档案的。

    我也不知道泰顺一中是怎么处理我的20块钱的。

    我有些失望,沮丧。我想想算了,其实团员这种东西,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摆设,挂个名交钱而已,吃力不讨好。

    但因为其影响能力尚存,可能许多人对之的敬重程度就像小时候时候的我那张。

    其实除了入团,我还曾想过入党。我印象中家那头的党组织也不少,我感觉自己长这么大,好歹受到父亲熏陶,耳濡目染之下。多少空余爱国之情。我的意志,我的立场,自我感觉良好,甚至非彼间许多人不能及。

    但一个现实的问题又一度抛来。我不能证明什么。

     

    这件事让我感觉丢人,就好像人家问,你是团员吗?你说你是。人家查了一下,竟然发现我从始至终都不是。

    我对此的感情很复杂,我有点埋怨以前的学校,但这不是重点。

    我不喜欢这种瞬息增大的门槛感,就好像一开始你觉得,其实这不算什么事,可人家却告诉你,什么都不是。

    那一刻,我靠,感情难以言喻

     

     

  • 共青团员》上有 3 条评论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