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末唠家常

     

    一,聊聊平时精神状态,打理自己的话题

    其实我觉得自己属于哪种,在学校就会变得比较少打理自己(不是完全不打理)的那种人。
    因为在学校每天也要去上课,每天要试图迎接可能存在的未知(其实我非常不喜欢这种状态,我真的很想,是那种知道提前会出现什么,我要怎么做,最好像开了挂一样,操纵全局的感觉。)因为这种状态,我会很不容易顾及到自己的脸面,比如知道今天要去上课了,不会提前,特别管自己属于什么状态,比如什么,今天穿什么好看啦,多久换一次衣服才可能缓解别人印象中的陈旧感,面对别人时候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这些问题,我都无法顾及。值得一提的是,上头说的这些问题,在我曾经第一所初中的时候,是我每天必须花长时间思考的。
    经验教训,事实证明,那个阶段自己基本没有做属于自己身份的正事。或许说,精力完全被投入到社交上了。
    也是后来,到如今,尤其是在自己有压力的情况下,比如,未来可以预见的考试时间范围内。比如不在放假,在学校的时间。我基本就不会太考虑自己的状态。
    直白说吧,其实我感觉自己在学校的时间,属于,每天循环穿两套衣服,不会多于三套。虽说思考穿什么衣服适合自己好,这种问题并不是一件难事。但在学校期间,我如今确实不大喜欢去专门想了。
    然后表情基本就是一个样,我也不大喜欢惹人注目,确切说,我现在的状态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给人知道那种。不然很麻烦的。
    平时基本就是会和宿舍同学念叨两句,和对铺聊天的时间算是我大学时间里,和人聊得时间累计最长的吧。

    二,聊聊,生活中的社交吧

    顺便一说,我第一次见到对铺,叫孟文豪,说实话,看到他我就想到《逃出疯人院》中曾因渴求异性病态至极的精神病人。那时候只是看脸,我觉得他很有这种那个人物的脸范。
    这些还是在他未脱发之前发生的。
    后来我愈发觉得,优秀影视作品塑造的人物,哪怕他们演员的颜值可能都能透彻折射,成为现实中的缩影。
    后来的后来,我越发坚定,觉得他和那个演员无论长相还是说话都有点像了。
    不过我这里并没有要讽刺,批驳什么的意思,相反,我想说,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我对我遇到的所有人,基本都保持尊敬,除了几个,我不想看,不想提的坏人。(基本都是触及底线的人)我告诉自己,天底下真是什么人都有,我可以有不喜欢的人,也可以容许别人不喜欢我,我想自己能做的,让自己好过的办法就是为在乎自己的人创造更多,为他们努力。而对于少数我不喜欢的人。我告诉自己能尽可能保持多一点尊敬,但要远离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自己不喜欢的就远离接触,这样就不会被恶心到。

    emmm,总而言之,归纳一下如今,我觉得,我平时朋友还不算太多。(我指代的朋友属于哪种特别要好的,如果包括过客,闲聊对象那多的不可计数了)

    其实,我朋友不多的原因我是非常知悉的。我觉得一来是自己平时的一些状态,我不大喜欢放开。换句话说,也是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够强,所以我没法,为没什么想让别人舒服。
    其次我觉得自己平时不大喜欢表露什么。如果我骚起来,我估计会给人误解为夺人眼球哗众取宠吧。如果说叫我表露下另一个自己,把这件事当成一种任务,一种工作。或者一种交易。
    那我有可能会骚破天际。惊动万里草木。极有可能被人以为我患有表演型人格障碍。
    其实真正和我混熟的人都能看到我的很多面,若说是不了解我的人。自然也不会懂我。

    三,说说衣服吧

    刚才谈了“打理”这个话题,说打理,就想到外在,既然都谈外在了。那干脆就再引申谈谈有关的东西吧。
    虽说谈外自有内,但我想,这里一下谈太多,罗里吧嗦。谈一个方面的话题就一个方面的吧。
    说道外在,外在是什么?就是外面的东西,人外面的东西,皮毛,在外面就是衣服啦。
    说起这个衣服。我是有深入研究,当然,我说自己对这种东西的研究,其实只能追溯到我患上中二病的初中年代。
    我最喜欢那种,马甲,就是像西服的那种。在小镇上横街买的。我不知道为何,自己特别喜欢去那条小弄买衣服。按理而言,妈妈也说,里头不是名牌。可能她觉得这样的衣服质量不够硬。
    但我当时就觉得,这里的衣服款式普遍比较前卫。

    而我也忘记我什么时候开始没去那买衣服了。
    好像也是什么时候起,自己没时间思考穿什么衣服好了。我想起来就是去了新学校,开始认认真真的穿校服开始吧?

    我记得后来买衣服,我如今穿的最贵的一件是妈妈带我去店里买的一件黑色保暖长外套。一千多……

    说实话,我记得我妈买那衣服的时候,自己后来何足纠结,我觉得一千多,自己去淘宝可以买十几件衣服了

    但我妈的意思是,快冬天了,想给我买一次好点的衣服。

    四,臭美的嘴唇

    刚才聊到第一所初中,臭美这词对吧。

    那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臭美。当然,这也十分符合我这个不同时期不同时间不同环境跌宕起伏,犹如哪个叫啥函数的,形容之不稳定的颜值。
    我说我那段时间臭美,情有可原。毕竟小朋友步入青春年华,小学到第一所初中,谈了几个女朋友,喜欢别人和被人喜欢,感觉像是伤害了别人。到后来自己被人伤害。即便如今想来,算了,还是不提了。。。就当全是小孩子玩过家家好了。毕竟谁都太年轻。

    说起这个臭美吧。我在自己第一所初中是挺有点的。这还具体表现在,我考虑,自己的眉毛,自己嘴唇的颜色。。妈的,回想那段时间,有个叫吴艺瑾的女同学,他告诉我的。我说,为什么电视上的演员嘴唇颜色都比较淡,吴艺瑾一本正经的告诉我,让嘴唇显得白一点的办法就是喝醋。我一回家举起一瓶醋就来了一口,妈呀,那感觉,刺嗓子。我又努力来了几口,后来发现自己的嘴唇颜色变得有点淡淡的。。我发现,其实不用喝只要在嘴唇上含一段时间醋就行了。。结果。。你懂的。后来一阵子嘴唇颜色确实变淡了。我还为此觉得自己很有电视上的明星范的感觉而窃窃私喜。而也是那之后。我发现我的嘴唇自那之后会有死皮,很容易变干。虽然干掉的皮肤看起来显得白。但…总之不好就对了。
    我记得我后来还自言自语到,可恶啊!被吴艺瑾害了。我以后一定要对我的孩子说。不能随便喝醋。想想自己当年太单纯。但如今一想起来就。。。哈哈哈想笑

     

     

    额,晚上好像说太多了,先放这把。有时间回来改下

  • 查看评论 1

    年末唠家常》上有 1 条评论

    Loading...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