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泪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老家的表弟表妹在老家楼里找我。他们互相问,心昊哥哥呢?
    我梦到我的婆婆在老家门口对我说,心昊,多住几天再走吧。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泪流了整张脸。
    我以前自己想回家。而老家的外婆不断对我说,叫我多住几天再走吧。
    但我执意要回去。

    她现在是2019年1月7日,4点26分,虽然有时候我很讨厌我舅舅,我很讨厌我舅妈等人背后评价我。但是我有时候又特别想他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我会想到,生老病死。
    然后我会听到一个声音。
    我觉得我不应该信奉佛学的。因为他们不马克思。
    但有时候缺乏信仰很痛苦。我如今的意志还是不够坚定。如果未来有人能会审核我是不是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只求他们别看到这些吧。
    我忍不住躺在床上,双手合十,菩萨啊,保佑我家人平平安安。
    我愿意用我一天的寿命换回他们的一天。这时候会有个声音嘲讽我说:你也太想当然了吧?你以为一天换一天,有这么好的事?
    然后我对他说,那就用我两天换他们一天。
    他仿佛在笑着说,我没见过世上有这么看轻作贱自己的人。用自己的两天换别人的一天生命。不过这个买卖很不错,随之答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胡思乱想到这么一堆。
    我企图信仰世上有冥冥中最大的善意。
    如果按照坏人的话,我这么多年来的这种交换时间的,对他人的保佑与对自己的诅咒。
    我这个人应该早就死了。
    但其实我觉得无所谓,希望婆婆保重,爸爸妈妈是个好人。
    我还听到过一种类似的不知道哪里发出的谴责声音,你以为让自己死,让别人活下去,别人就一定幸福了吗?你觉得是为了他们好,实际上,如果你先他们离去,他们只会非常痛苦。

    我总感觉那个钟情于让我用两天性命换回我家人一天的生物不怀好心。但却具有存在的合理性。
    我有时候猜测这个脑海中的生物一定是三角贸易那个时代的资本家。
    而后者发出谴责声音的人有着一颗正义的内心。

    我到现在4点41眼中饱含的泪水已经在被窝里观摩手机屏幕,任由指尖触碰,在码字到这的这段时间里变得干涸。
    有可能是被窝的温度蒸干了我的泪水,也可能是刚才的感觉过去了。
    我想天亮了给我妈妈打个电话,话说我有感觉自己好久没给家里人打电话了。尽管每次都没什么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昨天听过serrini的《油尖旺金毛玲》感觉挺喜欢的。好听。
    我听这么牛逼的歌,应该会有人了解我吧!(^_^)哈哈哈哈哈

  • 查看评论

    流泪》上有 1 条评论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