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舍友手断了,去医院看望他,结果令人震惊

    我的宿舍,有条姓陈的狗,针对他的特质,我对铺特地给他冠名代号陈老狗。

      “陈老狗就是贱。”——对铺如是说。

      我对他们之间的玩笑话,没有一点兴趣。我平时全是比较安静的人。说好听点叫低调,说的逼格一点,你也可以理解为高冷。

       我对铺,孟文豪。大家都喊他“秃头”因为年纪轻轻不知如何原因,提前谢顶。头发尚存几多“骨干”傲然挺立。

      他零落的毛囊中,光突的几个圆圈面积,颇有几番“农村包围城市”的味道。

    今天早上,凌晨四点左右,睡意正憨的我在光线与音波的轮番混合刺激下醒来,尚许有些朦胧之感。

      看了下手机四点有余,这么早,这个时间,这个点。除了我之外有人能醒来,实属罕见。更甚可谓之。让人有即时日出西方的臆想。

      结果接下来,我就看到了,宿舍里几个人在搞什么。我以为他们还在打游戏。可又奇怪四点多,这种通宵也太不合常理了。然后我看到对铺秃头一脸懵逼,脸上笑着。我才知道靳首栋出了点麻烦。

      宿舍的舍友,靳首栋,德州人。以下简称他为(J)是山东的那个德州。

      他从床上不慎落地。据他所诉。是地太滑。事实简单说,就是,下床时候摔了手。

      他说他疼痛难忍。感觉自己有可能脱臼了。

      后来宿舍我加进去四个人一起把他送到楼下。他搭同学的车(同学的轿车,其实上学开轿车,让我感觉还是有点刷新三观的。这个问题下次再聊吧。反正我就一穷逼。别人什么操作,也与我无关)

    他去了医院。

    本觉得已经了事,宿舍剩下包括我在内三个人,其中一个说不如去医院看看那位摔了手的同学。

      我本来不打算去,原因是我觉得即便你去了也帮不了什么,送到楼下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但另外一个同学因为J受伤的时候想睡觉,就是不起来帮忙。感到有点过意不去。遂也决定一同前往。我看所有人都去,自己也去吧。

      其实我很讨厌这种行为,因为我觉得很矫情。

      不去添麻烦就好了。

      但事实在于我也矫情了一把。作为同宿舍的舍友,我也应该去看望一下J

    结果,,,,

      你猜后来怎么了?

    我才发现龙口人民医院离学校那么远,我骑着车走上坡也花了近乎四十分钟有余吧?

    可是,就算我抱着多么质朴的心里。还是在龙口人民医院遇到了陈老狗。

    这个陈老狗,戴着一副眼镜,平时喜欢玩吃鸡,开语音和不认识的妹子聊天,张口闭口自己18岁。

      有时候说自己已经毕业,满口小姐姐。

      卧槽,我在想我这个直男怎么没有陈老狗这么骚?

      玩游戏的那些女生难道都是这么容易被骗的吗?

    所以这告诉了我一个道理,网恋不一定靠谱,文章前如果有玩吃鸡的女生应该注意了,没准你玩游戏的时候遇到一个恬不知耻调戏你的人,那么,他,有可能是陈老狗。

      他对你根本不是真心的!!!不是…!!不像我!像我,可以说是,说实话人中的楷模了。像我这样的人,重来不会随便和女生说话,说话,竟然还能说得那么骚,卧槽真是涨知识了。就连陈老狗的对铺都被他感染,玩游戏的时候,满口骚气。

    陈老狗!骚中的典范,贱的代表。

    而我好奇,为什么现在的女生,似乎有受虐倾向,她们偏偏喜欢被人调戏,我好奇是什么引发他被男生辱骂的快感的?是因为人家先把自己渲染的逼格很高,给你一种高大上的感觉,然后引发你沉醉在被比自己逼格高的人摆布中的征服感中吗?

    现在像我这么老实的人……少了。

      据说也是这个原因。我似乎觉得身边的女孩子尽皆对我敬而远之。卧槽,我有这么可怕吗?我不过是沉湎于求索世界真理而形成被人描述为死鱼眼的眼眸。我不过是为了学习外公吃苦耐劳的高贵品质而去健身。

      我发觉现在的女孩子,老是喜欢那种嘴皮子耍得好的人。现在的社会似乎有一个误解,喜欢把“小白脸”把一类人归纳为“小鲜肉”一词,小鲜肉,无论年轻的女孩子,还是中年妇女,都喜欢。而只有那种受过伤的,曾经有过一段伤痛的过往,寻求安全感,有故事的睿智女人,才会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可惜这样的女孩子不可多得呀。

      所以我单身,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太优秀了,哈哈哈哈

    说的多了,回到今天去医院,看J。

    妈的,看到谁不好,去医院看到了当时和路某人一起去的陈老狗!!

    你猜怎么着!真是气人。

    枉我一腔义理之气。

    结果陈老狗一遇到我,就开始损人。

    被陈老狗说的一无是处。什么“你来有什么用,你来也白来”“你们太傻了。”搞得我来看的人是他,而非J。

      但事实上,他的话,其实确乎被我理性的观念认可了。我到的时候J已经去做手术。

      我觉得我起码来了。

      虽然他的一番话让我很尴尬。

      但无论如何,我从内心讲,能被我看望的人,只有重要的人,我凭什么呀。哪知道一楼遇到了陈老狗,白来一场空,费力气不说还要被他装腔作势嘲讽一番,我又不可能冲到手术室说,J,我来看你了。

    真是的,吃力不讨好

  • 查看评论

    舍友手断了,去医院看望他,结果令人震惊》上有 5 条评论

    Loading...
    1. 慕若曦

      我寝室也有这样的人,但总体而言还是好的。上次出事室友被我送到医院差点醒不来,醒来以后就各种骂我,当时心里也想过救了个白眼狼。时间久了再想想,现在让我再选择一遍,我应该还是会打1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