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期里,我帮忙小舅舅一起去装维修电气

      我的一个舅舅,乡下维修电气的。只要是和机电,发动机,电路板什么有关的,他都在行。

      我假期一个月,一听说我回来,他就打电话给我,见我回乡下帮他。

      年初的一些时间,他赚钱大都是帮许多户乡下人家安装空调,家电为主。

     我最怕的就是他帮别人装空调,有时候必须从人家房间的窗户探出整个身子,也不做任何安全措施,事实上也没有这个条件。在这样的情况下,安装空调,还是给人家安装空调打洞。

      

      我回去帮忙,大多都是陪他一起装空调,帮他拿好铜管。避免安装空调时,铜管不慎折断,因为铜管的价值非常之贵重。

     说起这行业,一定程度让我感觉又脏又累,有时候空调在积满了主人家里,仿若几百年的灰,还是我们自己帮他们擦的。当然,也需要一定技术要求。

      安装空调,分内外机,内机安装比较简单也安全,外机安装,十分危险。因为外机不仅仅体积大,质量重,还必须置身于高空。

      我舅舅属于个体经营,不会属于任何一家公司,也没有保险。这让我感觉他十分不容易。

      我最烦就是我以前的一个同学。因为我和舅舅一起去帮别人家安装空调,往往不局限于一个乡镇,有时候我们泰顺县里别的乡镇的人也会叫他去安装。

     虽说有钱自然能赚就赚,毕竟这行业,因为大多人年初从外地回来。整理家务时候一般才会想维修下空调,所以这行业也就年初有很大的用户需求。但你要知道,我舅舅开着一辆皮卡车到处奔走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快偏题了,说回我那个前前一个段落的话,我最烦就是我以前的一个同学。我为什么烦他,事实上我压根不大认识他,只是他以前和我一样在泰一中念书,我们算是学自同门,但他并非我一个班级的。我们之间有过一面之缘。

      那次装空调,没想到装到他们家里,他看了就认出了我。结果他用那种有点惊讶的语气问我:“你现在(不读书了)就干这个?装空调?”

      我从他的表情看得出来,他的意思好像是觉得,我是个装空调的。总之就是,认为我是个干底层工作的人。

      

      我就在想,首先,我还在上学呢!我还没有找工作,毕业以后我能干什么还说不准呢。我是假期时间帮我舅舅一起去劳动。我和你这种一天到晚呆在家里穿着睡衣的low逼不一样。

      我,是勤劳的生产者。你,是颓败的资本家。

      我的价值在劳动中绽放光芒。而你,是成天沉湎于享乐主义泥潭,腐朽的走肉。

      另外,我就装空调怎么了?这职业你觉得不行吗?没有我,你家今天的空调还装不起来呢!没有我,非得冻上你两小时不可。

      什么态度嘛,真是。

      我发觉,我开始意识到,在学生时期可能没这么严重的意识分歧,但我步入社会。我就能感受到,一些精神进阶不高人带来的偏见。

      有些人学历挺高,素质太差。

      有些人满口宏观,事实就一文盲。大道理谁不懂?我在山东见过说大道理的满街都是,大道理,只要有小学文化就能讲。但是大道理说来说去,还不如一个空调维修工,人家务实。

      现在社会的一些面,金钱至上,只要有钱,都是本事,如果人家抢劫银行发家致富,还不会被查到,那人家就会被供上神龛。

      在有钱人面前,自己的尊严也可能被物化。

      我才体会到,外头的一些事,是何等险恶。

      是和在学校,喜欢装模作样的学生会不一样的。学生会那叫装逼扯淡矫情并具。迟早有一天被外头的险恶轮上狗血淋头的一棍。

      我觉得虽然有很多事让我特别不爽,比如人家的鄙夷,人家的偏见。虽说职业不分贵贱,但这都是理论上说好听的,真的去做了,你会发现始终会有很多精神境界达不到文字层面描述的人,你们可能不认识,但人家就会瞧不起你。或者自带优越感。他们只推崇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这种走狗精神,你说他们图什么?真是可怜。但你没办法。

      就算你上去狠狠揍他们一顿他们也不会服的,最有效最好的办法,就是努力提升自己,让他们成为自己的走狗。可最怕就是,如果没努力,最后混的连走狗都不如。

      如若如此,我尚可选择一天遁入深山老林的苦逼之路

      

  • 查看评论

    假期里,我帮忙小舅舅一起去装维修电气》上有 1 条评论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