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明通

    吴明通,有一张微微黝黑的脸。印象里比我小两岁。他是外婆家隔壁邻居的小孩。

    我的老家,乡下农村屋子挺大,屋子外头院子也挺大。

    小时候,我和吴明通一起去外头买鞭炮。我们把鞭炮塞在沙土地里。然后站到一旁,静候佳音。

    只见黄色的沙土冒出几道灰白的仙气,然后“崩嘎”一生,沙土被炸裂来,飞沙落到身体上,头上,发出有点像嘴里的跳跳糖,点点滴滴的响声。

    看到沙土炸裂,这在那时候我们几个儿童眼中,就仿若美国大片导弹轮到地面的轰击。

    非常壮观。我们还试过用鞭炮,炸过竹筒,然后会看到仿若大炮一般的现象,竹筒放出一道雷丽的火光,然后一声巨响,然后我和吴明通面面相窥,开心的笑了。

    我们除了炸沙土,炸竹筒,我们还炸过水,水里的鞭炮爆炸,会把真的水面弄得波澜壮阔,恰似九品芝麻官中星爷对着水面练骂功的景象,但是那一次我们把鞭炮扔到水里,水里有我外公养的鱼,没想到我们扔一个鞭炮,鞭炮浮在水面冒出白气泡,然后立刻有一群鱼以为是我们给它投食,一口就争着下去,结果没等吐出来,鞭炮就在鱼的嘴里爆炸了,然后我们看到那条鱼翻了白肚皮。

    浮在水面,然后我们立刻都跑了,因为我们害怕会被我外公骂,我外公超级凶

    说起吴明通和鞭炮,记得还有一次,我们买了那种威力特别大的“震天炮”结果有一次我们把鞭炮扔到农村收集尿作肥料的大筒里。我们那时候还好奇,把鞭炮扔到尿里会不会爆炸?

    然后我们围在尿桶旁边张望,怎么没有气泡浮上来?可能这尿太毒了,鞭炮也失效了,可随之我们发现有异样,尿桶的尿面有点泡沫浮了上来,我们还没来得及跑开,尿桶就爆炸了,尿被炸的飞溅出来,所幸我转身及时,那爆炸的尿溅了吴明通一脸。

    后来我问吴明通,尿的滋味如何?没想到他竟然说,有点咸。

    我当时就没忍住恶心。

    有时候我在想,虽然吴明通脸上的尿已经在那些年的昨日被洗干净了。都说人终有一日会成家立业,但如若有朝一日,我有幸还能见到吴明通,并参加他未来的婚礼。我就想,我曾经最好的朋友,吴明通未来的妻子长的什么样呢?我想象着,吴明通的老婆,想象着婚礼上的幸福美满,然后我又想到了新娘在婚礼上亲了吴明通的脸,一想到吴明通那脸。

    我就有点,不知如何所云。我是否应该说出来,新娘子,你可要小心,他这脸上有许多人汇聚的精华。

    哦,还有,如果没猜错,他还尝过!

    “咸咸的”——吴明通如是说。

    当然,在很多年前,吴明通的爷爷去世以后,我再也没在村里看到过吴明通。

    我再也不曾见到那张微微黝黑的笑容。

  • 吴明通》上有 1 条评论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