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烦烦烦烦烦烦烦

    这几天一个人在家好没劲。

    舅舅和表弟来找我,我也觉得毫无意思。以前觉得小孩子有意思,这阵子觉得小孩子也好无聊,又那么幼稚。

      身边没一个朋友,这倒没什么,我这个人的话,属于哪种就算是一个人也能自己和自己乐呵的。

      我在想,可能我的同行,同为学生的别人在假期里一定过的很充实吧。

      问题是,我现在真的很无聊,我既不想看书,也不想玩游戏,用玩电子产品打发时间的事,已经有点令我作呕了。

      原本我想好好用这点时间来健身的,但我的父母在家没给我好脸色,让我觉得生活真的乏味。我身边的父母怎么这样?

      他们干嘛老怂我?比如昨天我和我爸妈去林业局边吃饭,那里遇到了以前的阿姨,本来都十分正常的。可是回了家,我爸突然给我难看的脸色,对我说,今天你吃饭,碰到阿姨,应该笑一下,我看你一直邦着个脸。一点礼貌都没有

      我说我哪里没笑了?我看到阿姨笑了一下,我怎么没笑了?

    “我看你就是没笑”

    我无言以对。

    我感觉我疯了。

      然后我和我爸吵了一下,两边都没好脸色。

      我妈批评我态度不好。

      我对此十分无语。

      关于我对那个阿姨是否笑了的问题,我与父母产生了不愉快。

      我坚定的认为,阿姨叫我心昊的时候,我对她笑了,但父母也对自己判定我没有笑这件事深信不疑。

      我们怎么做?

      我父母可能就是想对此批评我一下,但我不乐意接受。我就是不接受,我哪里没礼貌了?

      我还对我妈说,建议你把你认识的人全部聚集起来,我去给他们统一一个笑。

      我靠,我真的崩溃了。

      自从搬了新家以后,房间却小了不少,我觉得自己也愈发封闭。

      我觉得我好像越来越有点像好多年前那样戾气了。我的内心非常不平衡。但我一直在忍,如果我不写出来,我觉得我真的要疯了,我生气的时候恨不得,抓个人出来跟我打一架。

      昨天,父母都不在家,我特别生气,我给了凳子一脚,没想到整个凳子瞬间就碎了一地,我没想到这凳子怎么这么不经踢,我也有点发觉我感觉自己似乎挺能打的。有这样的能力却只能拘泥在这个小房间,一直没被人发掘真是可惜了。

      我记得我以前有过当警察的梦想,同时也想过当图书馆管理员那样的工作,再不济如果能一直窝在一个类似报刊亭那样的地方天天看书也不错。

      但我现在,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种让我生厌,逼迫我极端的氛围。真是烦透了。

      我在想,如果说这个世界有正义可言,我们国家的刑法应该再定一条规定,就是让刑罚的手段中增加一条让犯人被我这样内心愤懑无处宣泄的人揍一顿的条例,那样一来能让我这样的人发光发热,同时也能为国家节约资源,再者能让我内心的郁结得知解脱,把我的负能量宣泄到正义的事上。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