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一房间回忆到的一堆事,以及渡边淳一的小黄书

     

    事情要从我小时候父母吵架说起,小时候父母似乎在我身上花的心思不多,有时候家里吵架我也很难过,平时都是一个人在家,爸爸妈妈出门,我的快乐嗤笑对于家中的破败杂碎,以及寂寥冷清,显得不合时宜或说莫名其妙。

     

    小时候我很喜欢去我老家那栋房子顶楼。顶楼的里屋,有着发黄的墙面和一个倚靠两堵墙面大约45,30度左右的巨大梯子。那是以前未装修完工遗留下来的。

    发黄的墙边唯一一扇没有窗户的残破窗门外是一面一平米大概都不到,极其狭隘的“小院”而小院则接壤着,紧贴着后山的“断崖”

    断崖之上就是郁郁葱葱的草树林,以及一堆竹子。

    那间顶楼小房间,虽然背对着太阳,但在白天的时候有倒也有透过树林照射进来的光芒。

    那个房间,非常安静。

    有时候顶多只有许许鸟叫声。

    而我,对于这房间的评价,是在我寂寥无趣的童年中,少有的,精神慰藉。

    因为在梯子边,是一个很早以前的农村里饭碗筷用的橱子。橱子里已经没有碗筷了。倒是堆满了很早以前的书刊。

    印象之中,有七八十年代左右的电影杂志,里头的图像都是黑白印刷。

    还有一堆父亲的武侠小说。以及他读大学时候留下来的许多各种书。

    我那时候对武侠小说和那些教育书籍没什么兴趣。我对那种很小本的连环画非常感兴趣。

    那种连环画,应该是很老之前的“漫画”吧?小小袖珍一本,一面一个图,低头一小段描述文字。

    我看过最多的是《三国演义》,我还看过那种连环画里有电影前段截图配文字类型的。就是对电影故事的精要情节概括版。

    印象中有《什么什么,,村的太阳什么的故事》具体名字我忘记了。就是讲述共产党的,类似的故事。

    还有《沙家浜》的,自己《杨家将》的故事。

     

    小时候我最喜欢在那个房间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书,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多想,要是有个几块钱,出门去隔壁阿婆家买包那种“怪味豆”的零食该有多好。

    但我那时候真的穷的连5毛钱都没有。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名言锦句,说男孩子要穷养的。

    不说我以前家境也不容易,但可以说,我就有种感觉,别人家的同学,同样是男孩子,怎么感觉他们爸爸妈妈对他们这么好,给他们这么多钱。。。

    就连压岁钱,也是,小时候父母的理由是说,小孩子拿那么多钱拿去干嘛呢?拿只会做坏事。

    长大一点的理由是,都长大了还要拿压岁钱干嘛呢?又不是小孩子了。

    如今想来,我感觉我的爸爸妈妈小时候的这种教育方式严重阻碍了我的视野。从小给我灌输一种穷逼屌丝的价值取向,还说我心胸狭隘?我说,那都是你们教育的好,你看看人家普通家庭,你要是以前不是每天给我3块钱,而是每天给我10块钱,那么,现在,我,可能脑子里想的都是远的规划的东西。换句话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我以后要有孩子,我再穷也要经常带他去些大城市走走,多给点钱让他自己规划,而不是像你们这么抠门。

    人家家庭,是改革开放的家庭,那是改革春风吹满地,我们的家庭,属于十几年前的印非拉家庭。。。

    说到这我当然也不是怪父母以前不怎么给我钱,我只是想表达,其实我觉得我小时候,一些时候也是挺无聊的。想出去玩,看着零食店都走不进去,只能在外头看看那种。

     

    以前在家没事干的时候,我除了去楼顶阳台花坛边捉蚂蚁烤蜗牛之外,可以说是非常之闲了。拿打火机“烹饪蜗牛”这种一开始让我感觉有点残忍乃至害怕,到见怪不怪冷漠无情的事,实在是小时候被无聊逼疯所致。

     

    直到我发现我家还有那么个房间以后,我感觉内心走了点变化,我开始在捉蚂蚁这件事之外多了一件拿白开水冒充可乐,一边看书一边品可乐的习惯。

    如今想起那段时光。感觉还挺好笑的

     

    我第一次读和我小学几年级水平不相符的书也是在那时候。

    我看了一本外国译作,叫什么《北回归线》什么的书,因为书皮上写着什么骇人听闻的“号称什么哪里的禁书”

    当然,我最后是没看懂,我看的方式也是整本书乱翻,想找到那个“特别的情节”你懂的。但最后我还是没找到。

    不过我在那个房间找到了一本真的是在我小时候,真的震撼到我的非常牛逼的书,我那时候还是大概小学四五年纪左右,我看了日本作家渡边淳一的《失乐园》,我当然没看完这本书,我也是挑着片段看得。但这本书真的让我看的,,,非常过瘾。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让我心跳加快的书,一本。。。小黄书。

    可我那时候还对男人女人之间的那种事非常懵懂,换句话说,其实我一点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做到的。

    但那本书里,我略微有所了解。

    虽然我没看完那本书,因为我只找那些比较“刺激”的片段细细品味。

    但我大抵对这本书要讲的故事有点了解。就是,差不多好像讲什么婚外情?或者什么的。总之就是主角和一个女的,去了很多地方,然后做了不少那种事,最后好像主角和他喜欢的那个女人,最后又做了一次,然后在那最后一次,他们都自杀了,我还记得那句话,主角和那个女生做爱,然后说自己很爱她,很享受和她做爱,说真希望这样的快感一直保留着,然后他们喝了毒酒,最后是警察找到他们的尸体,他们在做爱中死去,说他们的面部表情非常痛苦得扭曲什么的。具体我也有点忘记了。

    但我那时候第一次接触了许多女性生理器官的文字,我虽然那时候从没看过,但凭借想象,我感觉自己那时候非常激动。又有点害怕。

    而对于那个故事情节,我当时很是不了解。我那时候真的一点也不懂,为什么一个男的喜欢一个女的,最后却要一起去死,为什么他们不能一起幸福得活下去过日子呢?

    其实到了初中我才懂这样的心理,我个人觉得,这可能就像,类似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还有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那样表露出的一种心理。我看过挪威的森林中,林少华的前言,称道,把这种为了追求一种东西而死的行为,理解为一种“毁灭的美”还把这种毁灭美与樱花的凋零联系到一起,说“就像樱花只有在凋零的时候才是最美的时候”

    我才理解,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就会宁可与她一起死的心里。

    其实怎么说呢。我非常理解,换做我初中,那样比较文青的年代,如果你对我说,叫我评价这种追求美的行为,我可能会很欣赏,甚至向往。

    但我如今都要22,23的人了。如果说你问我还怎么看这种事,我就想,我要找个女朋友,好歹要乐观点的那种。你想呀,虽然女孩子,郁郁寡欢点,可能还会让我感到是一种别样的,楚楚动人的美,女孩子话少点,一个脸,透露着忧郁的神色,说实话,我自己都感觉,这种类似林黛玉的气质很吸引我。就好像莫言那篇冰雪美人里的女主角。

    但你说,我要是未来能找到女朋友,这样的可能还是有点不合适,因为我感觉自己平时其实就有点这样。万一再找一个,林黛玉类型的,指不定人家要和我一起跳楼殉情,想死还把我扯上一起。想想这还是算了吧。

    但太泼辣的我也接受不了,但你说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女孩子?所以说我还是去书里观之亵玩颜如玉吧。。。

    如果现实太残忍了,做个死宅聊以自慰也不是坏事,古代人里的“死宅”为了面对现实无能为力不都选择躲到深山老林吗?我想起老家那间发黄的小房间,我觉得也差不多那个意味。

     

  • 查看评论 暂无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