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狺狺狂吠

    为什么笑?

    因为看到美女,掩饰不住我内心的喜悦

     

    可美女又不是你的,你开心个屁?

     

    答。占有美女,确乎是一件极乐之事。

    极乐之事,即极其快乐的事,令人非常愉悦的事。

    但即便无法占有,能够远远的看到,美女幸福动人的笑魇。我也心满意足了。

     

    如果我此生无法拥有美女,那美女就是我心目中的一朵莲花。

    不可亵玩,却纵使远观,也能让我心生慕。 美女不染不妖,有她自己的独特性格,不跟风不从流

     

    我觉得我没错,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此事自古有之,我莫过于继承古代君子的衣钵。在现代社会发扬光大,对美女的追求有何过错?

     

    你是君子?

    我确乎觉得自己非常正派,起码不会像那些隐隐作态,道貌岸然之流,人前一句话,背后一句话。只可惜现代人往往不能慧眼识珠。将我的一往情深误读为流氓作态。

     

    并,用一种色狼的眼光审视我。

    可惜,

     

    我的钟情,最后只有沦落到被人视为孤芳自赏的地步

    我也只可一声不吭,且当一腔情深喂了,狗。

     

    所谓缘生缘灭,万事随缘,我又何必自苦?我尝自问,我这般情深意长,最后也只有被人当作一厢情愿。你,会不会,觉得,自己,远远地看,像,一条,舔着美人,脚底的,狗?

     

    我说,如果为了美人,就是做她的一条狗又何妨?但有一点,我若是一条狗,那我的品种恐怕就要属于藏獒

    所谓藏獒,指代一种大型犬类,警觉性高,领地意识极强,对主人极为忠诚。我作美女的藏獒,对我的美人忠心耿耿,我要保护我的美人,咬杀尽天下一切非分之想的负心人。

    再有而言,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诸君需知,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脸。颜也。所谓脸。有程度区分,程度轻者,至,颜。程度重者,至,尊。

    有人见我大叫,陶心昊,你这个臭不要脸之流,你见着美女,就神魂颠倒,脸都不要。你这个人作为一个男人,都没点尊严吗?

    我答,我不要脸,不代表我不要尊,你可以说我这个人非常有追求,有这般眼光,这般野心追求这么个大美女。你可以说我这个人脸皮真厚,但你不能说我不要尊严。

    你看,西汉有个人,姓韩,名信,韩信其人,曾于人前,受胯下之辱。后此人把胯下之辱的方法论发扬到了极致,成就汉初三杰之一。所谓胯下辱,即分辨明清形式的能力,在此基础上以极强的抗击打能力应之。这就是你口中的脸皮厚。但脸皮厚,不代表没有自尊。

    韩信为了成就追求而臭不要脸,我也是为了成就追求臭不要脸。这一点我同韩信可谓是同道中人。而我又与韩信不同,因为时代不同,追求不同。韩信从业军事,我从业美女。

    我俩都是有追求的人,只是追求主体不同罢了。而韩信做韩信的事,我做我的事,韩信有他打胜仗的追求就少有别的追求了。而我说对美女之倾慕的理想,夫复何求?

    不懂我真心之徒,将我误作为“舔狗”,我告诉它,你不懂我的情深,我把我写的全部情书,都掺入狗粮,喂给真正的,一条狗。

     

     

     

    撰记时间:03/21 星期四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暂无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