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3月8日,雪

    天色将暗,寒气骤然,舍边暖气依旧向周遭渗透发散着热量,望窗外似以巴山夜雨,定睛一看,大惊失色。这窗外,竟然飘起了小雪花,今天是三月之末,前些时日,温度回暖,刚才为何会忽然飘起小雪呢?

    实在令人惊叹,舍友亦如此。

    不一会儿雪止转为小雨,而后一阵,小雨顷又停了。

    我去晚自习,不过这些时日,来不来上晚自习并非强求之事,按理该来,而从前些时间的夜晚至今,人数愈来愈少。因此而愈加使我清净。

    夜里我便在想,我亲爱的姑娘你还好吗?纵然有人可能见我如此要骂我矫情,要说我恶心,要把我喷得什么都不是,我还是不能止住想你,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可能此生无缘了。就算我这般不要脸的言语,让人看到兴许不符我往日的作风,但我还是不能停下去想,就算被口诛笔伐我也要说,如果我的话让人感到轻浮也无所谓。

    我有在努力,我已经很努力了,即便我发现自己怎么努力都难以达到我想变成的样子,我有时候的自控力也是不行,有时我也自责,如若这般下去,恐怕我只有祈望苍天能让我在来生遇到一个同你这般容颜的女子了。

    不知为何我想起当初看到你我就有股亲切感,我莫名不断得想你,我仿佛只要看到你笑我的心里也会莫名幸福。

    只可惜我没能有那般担当地勇气,只可惜我难以达成我想要的样子,我失去了很多。我没那福气。

    我好像让人认清了一些我的面目,我有很多缺点。

    虽然如此,我也有更多追求的地方。我来来去去变化过许多社交生活环境,我不知道怎么样才是真正的自己。我觉得我很像一个掩面的黑衣人,难以真面目示人,因为我的自尊心很强,但只有看到了你,那时我就觉得,纵然为了见到你,抛开自尊亦无妨,因为我那时候看到了你,我就觉得我好像找到了我应该是什么样子。

    只可惜,最后,事情我以不想去回忆,我不知自己这是否是一种逃避作态,我也不知我应该怎么样。我忽得有着失落茫然,因为我发现,我似乎已经难以再同你接触,渐渐的我就要被隔绝至天涯海角了。

    我才发觉我又回到了掩掩饰饰的日子,我变得有着敏感。但我从来没有怪任何人。因为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错。我只是想自己解决。

    我有时候只是想自己给自己发牢骚这东西,并非针对任何人。否则我只会当年质问个人,可我从未做过那种事。我把所有的事都压到心底,有时候忍不住了,才这般写一下,以此泄愁以抒愤懑。我每每在这般的思想斗争结束之后,我都感觉认清了自己,我懊恼自己还差的太远。

    如果有人能懂我该有多好,我多希望抛开一切,能有人和我聊聊,我唯一低落的排解方式只有同内心对话。

     

    撰记时间:03/28 星期四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暂无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