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悲伤逆流成河

    盼啊,盼啊,待到春风吹起。

    学校的花儿开了

    我幻想着,到7月,是我表白未果的两周年纪念日,天气应该是晴,但是龙口风得大的让我怀疑人生

    7月,可能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天气可能还好。

     林妹妹,我想了很久。有几句话,我还是想和你说。

      我不是开玩笑的,我觉得说这些话我很严肃。

    我一直想问你,如果两年前的那天,我告诉你,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我还想问,如果现在,我还是很爱你……

      ………不行,这个版本太肉麻了,我感觉有些精神紧张。

     林妹妹,其实你也老大不小了,是吧?估计你已经谈了男朋友了吧?啊?没有吧?或者分了吧?

      等下,万一…啥?你谈了???你谈了??你谈了??

      不对不对,万事往好的方面想,没有!没有!没有!嗯。那就说。

      男朋友应该交往过了一两个吧?是吧?嗯,怎么样?考虑考虑我?其实我也挺适合你的。咱俩的接触,虽然从那天开始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但那并不妨碍我们在认识认识。不用说了,其实我以前挺关注你的。所以我们熟悉一下彼此,顶多磨合一阵,嗯,直接见父母就行,你看我长的还行,虽说最近手头不大宽裕。还是有小财产的——不动产。等我俩熟了,没事你就来视察下风水宝地。至于动产,呃。。那就是我自己了。你放心,这资产,铁定有巨大升值空间。

    ——这个版本太轻浮了,搞不好,她会觉得我在逗她。再说我的房子是父母的。不是我的。我这个人毕业等于失业。自欺欺人也不能这样过分。免得还会自取其辱。

      林妹妹,我想说一句话,其实几年前,我对你说的话都是骗你的。但这些年来,我确实是想你想到心花怒放黑夜白天,越来越感觉到自己愈发喜欢你起来了。我更害怕你会嫁给别人。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我会很难受的。你还记不记得,我对你说,希望能送你一份礼物该有多好。但是不好意思,我现在也不知道送什么好了,毕竟过了那么久,而且脑海里的想法也没有曾经那般,能想的多么浪漫了。不过我可以保证,只要能你在一起,以后你的每一个节日,你渴望得到的愿望礼物,都会成为我努力的目标。林妹妹,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不行,这会不会让她觉得这话说的仿若……万一她的小目标是先挣够一个亿怎么办?

      我想了无数个版本的表白,到最后全都放弃了,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输不起的,我不敢玩。算了。这样也挺好,我想像风一样自由~

      趁现在还足够自由,去找点自己喜欢做的事。

     多渴望,能被人明白内心,多希望得到更多注视。。。

      结果最后只有黯然神伤。。

    想的太多果真不是件好事,我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写小说的天份,不过我最近总是很苦恼,这种苦恼,我也不好多说,很多人不明白我到底想要什么,而我也不大想随便告诉别人自己想要什么,因为我觉得,即便我和别人说了,别人也帮不了我,我想要的还是要靠自己才能得到。

      我想要得到的这件事与爱恨情仇无关,却也让我感到它深深成为了我抒发爱恨的绊脚石。没了它,恐怕我连表达的勇气都没有了。

      这几天,我有时候突然想打电话给整天喜欢对着手机唱歌的老妈打电话,但我最后又放弃了。

      原因是,每次这样打过去,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说的话都是统一的格式:喂!妈妈,你在哪哦?你在干嘛?爸爸呢?

      然后就陷入了沉思,如果怕沉思太久,我又会问,那婆婆呢?老末舅舅呢?如果还不够,我又会问,老德舅舅呢?老包舅舅呢?然后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好问的了。我就只好说:哦,他们在哪?他们好不?他们在干什么?

      当然回复常常也统一为:他们在…

    他们,好呀。

      有时到这就没了,如果还有,那就是万分让人心烦的母亲的唠叨时间:你在哪里要快乐的学习,你要多交朋友,不要那么孤僻,要合群一点,假期和朋友出去走走。

      几乎每次都这样,但她的这些话每次都让我心烦。一来,除了最近,那些天我认为学习只有烦闷,哪有说快乐可言的。再有,我感觉自己朋友不多,但从妈妈口中,我感觉自己在她心目中仿佛非常可怜,是那种,朋友一个都没有的人。

      她可能对我有着误解,其实我的朋友多了去了,大到老师导员,同学,过客,小到花鸟鱼虫,就是素不相识扫地的大妈,门口保安都是我的朋友,我想找人聊天,我怕没人和我聊?

      只是有些时候我想自己一个人单独静静罢了。

      我想找个朋友,但谁能帮我解决我上头说的我想得到的东西?谁都没有。能解决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我有时候也很害怕,我有时候怀疑自己有点抑郁或者精神分裂。不过我又想想,抑郁,精神分裂,通俗理解,应该就是神经有了点问题,换言之就是,精神病?我不断暗示:得了吧?我特么从小到大什么人生波折风浪没见过?我这样就会得了神经疾病?去你的。

      而且我觉得我意识很清晰,如果怀疑自己有病,纯属自妄菲薄。

      想起当年,童年时分,一群小屁孩的人群里,老子可是泰顺县城关中学一哥,想起2010年的腥风血雨,你问问老一辈的学长学姐,他们都会闻之惊雷:孽缘啊!孽缘啊!想当年陶心昊威震整个罗阳镇各大中学。往事都以成风不提也罢,有道是我不做大哥好多年。就让历史定格在那个45度角仰望星空的青春年华里吧……

     顶头落下的一滴水珠,啪得一声落在我的额头上点醒正在茅厕蹲坑上暗自神伤的少年。

      算了,我都21了,还想那些幼稚的事干嘛。

      有道是:

        

           最近几多时日,

           老爱胡思乱想。

           忆的皆非好事,

           实在不想再谈。 ​​​

    我觉得我如果再这般过度执迷与想得到的东西上,有可能会想姑苏慕容复那般走火入魔。

  • 查看评论 4

    悲伤逆流成河》上有 4 条评论

    Loading...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