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密码
    少年疤(一)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06/13 星期四
    撰记时间:
  • 密码
    悲伤逆流成河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04/09 星期二
    撰记时间:
  • 密码
    —草稿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04/08 星期一
    撰记时间:
  • 密码
    access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03/28 星期四
    撰记时间:
  • 密码
    2019年3月8日,雪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
  • 密码
    难受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03/21 星期四
    撰记时间:
  • 20190305

    近来几多时日,顿然感到自己行文困乏,不知记叙何物是好。已经长久未读过书,专业课程,与文学无甘。   对写作愈发没有自信,我加之有感,越来越明晰自己写作的能力水平。   初中时,我热衷阅读一本名曰《萌芽》的杂志,对那时刊上连载作者名号,甚为敏感,乃至无意间看到他们的名字,变会眼光一亮。   我尚且记得,那时杂志中的诸多,行文使我难忘,构思令我惭愧的作者们,比如“铁头”,“马赛克”,“弹子球”等等,我还甚爱看杂志中“惊奇组”专栏,看里头的作者各抒己见,互相讨论,各自调侃。有时看到刊内的这些对话,就仿若自己也身在其中,听与志同道合之人论调,这种感觉,实在美好。有时我看毕杂志,往往会期待下一期。   虽说那些作者与我年龄相仿,但我知悉自己与那些作者的差距,有时甚会莫名自卑。当然,其实更多时候,我不会在意与他人的比较。因为对于这些作者,我更热衷于在看他们作品,从中享受乐趣。   那时我在想,假如我也能在萌芽期刊上写东西,那该有多好。其实我也曾向一些杂志投稿过一些一时兴起的行文,当然,最后都以了无音讯的结局无果而终。而且在投上去过了一阵子,回忆自己写的东西,也水平不高。   后来一阵子,我记得,我无意中在学校的老书堆里看到过一篇,陈德文翻译的,日本作家,德富芦花的《自然与人生》,说实话,看这本书实在是享受,且不论德富芦花的行文内容描绘,单说这个陈德文的翻译文字,我觉得简洁精骇,尤为富有诗书气质…

    03/05 星期二
    撰记时间:
  • 20190221

    这几天的罗阳镇,连绵不断的雨像极了一位郁郁寡欢的女子,她仿佛有着一脸忧愁的面目,沉默不语的宁静中却能透露出一种多愁,使周围的空气乃至我善感。   如同这雨水,它下起的时候没有狂风,也没有倾盆之势。它下起雨来的时候也是安安静静的。如果你不去仔细看甚至不会注意到它。只有悄悄听到的地面,屋顶,花草叶之间,滴滴答答的扶动声,才会使我意识到,也是这一点证明了它的存在。   今天我点开我的相机,记录了许多,讲了一些我自己的心里话,如果我不公开或许没有人会知道,我目前也并没有想让别人知悉的打算,或许有朝一日,我会将他们公诸于众。   再或者,或许我没有机会再将它公诸于众,我的手机设置了密码,那么它或许会永远不为人所知。   我心底的故事由这场雨开始,这雨仿佛象征着:持续,未知的边界,以及阳光灿烂的日子。   冯小刚的一部电影叫《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也是昨天突然找到并看完,那些阳光撒到地面,树林,墙壁的镜头总使我产生对往事的追忆。   我仿佛看到片中的少年在雨中撕心裂肺地喊着:“米兰”的样子。   尽管眼前的这雨并非电影中那般惨烈壮阔。   我也好像看到曾经的自己,内心躁动地对着看不到边界的雾气吼叫。   雾气里夹杂着敏感,不安,伴随着雨水的愁情。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我中学时期见过的,业以忘却的女子的名字。她是谁呢?我试图将自己的记忆不断篡改以抹去我让自己,让她,让所有人失望的感受。   或许就…

    02/21 星期四
    撰记时间:
  • 十几年的面馆

    我记得我以前最大的兴趣就是吃面,不管有没有人看我的网站。我还是想和大家说。不管这个“大家”虚构与否,还是我纯属自娱自乐,我要说的一个地点,地球,亚洲,中国,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罗阳镇,有个老车站,老车站下头直直走,有个小巷。这个小巷里有一家老面馆,一直都没有招牌,但却开了十几年,你一看这个破旧屋子,就知道里面是卖面的,因为沾满油渍窗口上有几个红色文字状的贴纸,上书几个显眼的中国文字,直接,浅显,易懂:“鸡蛋面,青菜面。香菇面,肉碎面,大排面,猪肠面,咸菜面”  我以前最喜欢吃鸡蛋面,因为鸡蛋面价格在这几个面里价格适中,我负担得起,也相对让我感觉更有满足感。   其实他们的面条大多是拉面,他虽然没写明什么面,但你可以和他们说要水面。这里水面和拉面的区别就是,拉面的现成面粉揉揉揉,然后切了又拉出来的。水面不是。拉面粗,水面细,我以前不知道,后来有一会知道可以要水面,就要了一碗,结果以后很长时间我要的都是水面。   鸡蛋面的价格,从最初的一碗5元,到6元,7元,8元,窗口改了又改的价格贴纸见证了十几年来的时间流逝。   但我一直很喜欢去那里吃面,至今,这个点也没装修什么,但它在罗阳确实开了十几年了。   十几年,里头的老头更老了,但面的味道一直没变。我有了点零钱以后,越来越贪心,以前只要鸡蛋,现在我又是加鸡蛋还要他们加肉碎,其实我也有吃过猪肠,可能有些人一想到肠子会恶心,但我吃过,竟…

    01/29 星期二
    撰记时间:
  • 吴明通

    吴明通,有一张微微黝黑的脸。印象里比我小两岁。他是外婆家隔壁邻居的小孩。 我的老家,乡下农村屋子挺大,屋子外头院子也挺大。 小时候,我和吴明通一起去外头买鞭炮。我们把鞭炮塞在沙土地里。然后站到一旁,静候佳音。 只见黄色的沙土冒出几道灰白的仙气,然后“崩嘎”一生,沙土被炸裂来,飞沙落到身体上,头上,发出有点像嘴里的跳跳糖,点点滴滴的响声。 看到沙土炸裂,这在那时候我们几个儿童眼中,就仿若美国大片导弹轮到地面的轰击。 非常壮观。我们还试过用鞭炮,炸过竹筒,然后会看到仿若大炮一般的现象,竹筒放出一道雷丽的火光,然后一声巨响,然后我和吴明通面面相窥,开心的笑了。 我们除了炸沙土,炸竹筒,我们还炸过水,水里的鞭炮爆炸,会把真的水面弄得波澜壮阔,恰似九品芝麻官中星爷对着水面练骂功的景象,但是那一次我们把鞭炮扔到水里,水里有我外公养的鱼,没想到我们扔一个鞭炮,鞭炮浮在水面冒出白气泡,然后立刻有一群鱼以为是我们给它投食,一口就争着下去,结果没等吐出来,鞭炮就在鱼的嘴里爆炸了,然后我们看到那条鱼翻了白肚皮。 浮在水面,然后我们立刻都跑了,因为我们害怕会被我外公骂,我外公超级凶 说起吴明通和鞭炮,记得还有一次,我们买了那种威力特别大的“震天炮”结果有一次我们把鞭炮扔到农村收集尿作肥料的大筒里。我们那时候还好奇,把鞭炮扔到尿里会不会爆炸? 然后我们围在尿桶旁边张望,怎么没有气泡浮上来?可能这尿太毒了,鞭…

    01/26 星期六
    撰记时间:
  • 密码
    20190113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01/13 星期日
    撰记时间:
  • 梦境2018年末

    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往复初中教室,我下楼,心中不悦。只想一人安安静静。路过小学教室,见其中桌子后尚留存一条狗的图画,这只狗为童年忘却何人所作,是画的最好的一幅,我遂步入这教室。蹲在画前端详,不想这时。似乎是这教室老师发现我在其中,命中出来,问我在这其中作何事。态度不悦,有责备刁难之意。 我具体告知,自己不曾想到,昔日过往如此已久的图画,居然至今尚存,遂想步入看看,当初映像。 这教师骂曰,具体什么我忘记了,说要我等下与领导李梅对话。李梅是谁我不知。但梦中我却知晓李梅。我对它说,李梅是我曾经的老师。我又指了下来的一人,这人便是我初中科学老师。我指着说道,此人为我初中教学老师。我感觉你误断我为窃贼了! 不一会,画面为,刚才那教师似乎在逼问我,但气势明不如前,逼问到:那你后来为何辍学?停止学习? 我一脸憋屈,老师,我没有辍学呀?我现在在某某地读书?我没有辍学。我如何如何。 听至此处,那个老师开始不语,知悉自己误会人了,满满消失。又似乎是他还是初中科学老师,听闻,对我答到,你没辍学呀?哦!那样就好,你一毕业出来就会是什么什么的。 我说刚才是那个老师误会我了。 楼上走下教导主任,对我笑答:心昊,好样的。 醒来之后,我也不知为何如此,回归现实,感到心有余力不足,但此时希望自己尽量避免锋芒,只希望自己能淡出视野,静静去拼搏,摸索。 但这个梦似乎是有人在鼓励我,我想再不济,现实如何如何,再不济梦中也总…

    12/27 星期四
    撰记时间:
  • 坏孩子的天空

    最近感觉什么都没变,不过这才没几天。 弹力绳真好用。 对学习有点心不在焉,无心向学。这种状态真是完蛋了。不过压力不至于那么大,不考虑太多别的身边的事,活得真是轻松。如果我做一件事要考虑各种各样,要考虑别人怎么想,那我估计这辈子做不了几件事,并且我觉得我可能会变得郁郁寡欢,乃至没准哪天可能就会想着选个良辰吉日与世诀别。 你还别说,我曾经郁闷的时候真有这个念头,但是我怕疼。我去,所以选择一个痛快的死法尤为必要。别整个到时候已经下定决心一了百了了,生无可恋,坚定意志开始去往新世界了,却发现自己还死不了,结果哎呦喂的在地上打滚,想想这种悲伤的情况,我的额头就渗出几滴硕大无比的汗珠。 我曾经看过一本《自杀指南》的一小部分资料片段,结果看完之后我发觉自己似乎变得更加珍惜生命。 我觉得如果全世界和我为敌,但至少自己的内心不能自我放弃。以前的这个念头奠定了我成为一个“利己主义者”的基石。你不知道我曾经多单纯多善良。多么像一块洁白的玉石散发着我现在想起来都心疼自己的光芒。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善良是要建立在一定基础前提上的。 小学时候,我应该是班里面唯一一个不打架的小孩子。人家打我,羞辱我,我都是笑着对他们。他们还说:“你看这个傻逼,打他他还会笑啊” 我承认我在童年的校园霸凌中秉承了一个儿童绝对的“善良”,我被打哭了他们都没放过我,我的透明雨伞是妈妈买给我的,我很珍惜,但因为那把雨伞透明色,引来很多学…

    11/23 星期五
    撰记时间:
  • 周末各种事合集

    一,这周难过事 这周的双休比较忙,比较心累。具体是什么事,不想写博客。知道是忙的状态就行了,以至于没能训练。 比较可惜。 二,琐事 我的学校宿舍环境比较简陋,没有独立卫生间,我住的一直是最便宜宿舍。到了大二搬了校区,似乎没得选,住的统一宿舍,还是六人间。而带独立卫生间的宿舍,是由学校分配给别的专业学生,我道听途说是分给航空学院的还是哪些。。。 六人间也不坏,好处是多两个人热闹。 然后至少比起高中会好,平时生活的主体一般也不是围绕宿舍进行。所以意见不大(反正有意见也没用。乐观的说应该多看好的一面。) 但也因如此,我洗澡必须放下南方人的尊严去澡堂。 第一次去澡堂洗澡 我是有点忐忑的,不过去多了基本也习惯了平常心。也没出现有什么人洗澡的时候执著得盯着你看这么羞耻的情况。 有一次洗澡旁边的男的肥皂掉了,滑倒了我的脚下,然后他任了一下,转而看向我对我诡魅的一笑。 吓了我一跳。 :razz: 这难道就是传说场景中暗示我帮他捡肥皂吗? 我感到不是所措,感觉自己要被头顶涌下的水淹没。。。 不过后来也没发生什么,他自己把肥皂捡起来了。 最近去澡堂最烦没带卡找我借的,就是饭卡借他们刷,然后他们给我支付宝或者微信赚钱。我和他们素不相识,其实我真的不想照顾他们的粗心大意。因为我觉得,其实他们已经在给我带来麻烦了。充这种饭卡要去“北门”还是哪里附近的“大学生活动中心”里面充。如果当运动,不算远,但如果是说平…

    11/18 星期日
    撰记时间:
  • 双十一的晚上

    双十一这天,原本应该是一个极度普通的日子,但因为马云那老家伙,颠覆了许多人的作息,让黑夜不再宁静,按照陈的说法,感觉比过年还振奋人心。乃至于还互相打电话,激动的讯问自己别人买了什么,自己折扣了多少。半夜我被吵醒了。其实我原本内心是毫无波澜的。但因为这个氛围太过激昂,我也被感染了。 在2018年11月11日的凌晨00:00分的钟声敲响下。我和全宿舍人,都打开了淘宝。我还不算太过激动,一来我想买的东西,之前已经买了,我等不到双十一,虽然钱不多,但买的普通一些网购小商品,也不差那个钱。比如双十一起码要买满400块钱吧?满400块,减50。 我是无所谓了,感觉不缺东西,奢侈消费目前也消费不起。所以促销的优惠对我实际意义不大。 但我还是买了些东西。差不多一百来块钱。对于钱的概念我似乎分成两层理解,从远的角度,我的心里就发出一种声音,不就一百来块钱吗?一百多块钱买东西,也不多。但心底又有另外一种声音,饱汉不知饿汉饥,你以为一百块不多啊?一百块都够多了。你花的你妈的钱还谈消费多不多。 唉,真是抱歉。。我这个学生谈什么消费呀,有什么消费可谈呀。我自己又没什么生产劳动。 真不知羞。 这是我心底对自己产生的声音。 唉,前几天刚过了生日,(即便啥事也没干,心底里默默给自己庆祝下吧。又大了一岁)虽然我已经算21周岁的人了。但还是学生,作为学生就不要成天谈,不要显摆自己消费了什么与年龄不符的奢侈品了吧。比如…

    11/11 星期日
    撰记时间:
  • 密码
    虫语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10/19 星期五
    撰记时间:
  • 烟台杂感

    在烟台的几多日 其实也并非特别的忙,但主要还是我本身情性慵惰。有时候并不想花时间于博客行文。倒是笔杆子没停,有时候不喜欢拿出笨重的笔记本,或者手机,倒是觉得纸笔便利。当然,叫我说,用电子工具记录,亦或纸笔记录,不同场景,各有其优劣。 难能在充满未知与繁琐多事的生活中挖掘时间,找到一个宁静的状态,静下心写点什么。 去年我来了烟台。 主要的事是好好在这里的一所普通大学生活与学习。也或许是我高中的不羁放荡爱自由注定了我与这所普通大学相遇的缘分。 同样是学校生活,平常课程不及高中那么多,但也并非毫无压迫感。过于浪和放纵,可能会重蹈挂科的覆辙。挂科需要补考,补考不过要重修。 自从去了烟台以后,由于旅途的略微遥远,回家成了一件难事。 印象深刻于去年烟台的雪,路面厚厚的积雪,让我想起老家边上零食店里,阿婆家的冰箱。踩在雪上是一股厚实感。 记得山东的有个同学见我似乎有种家乡的自豪感,他说,你们南方人那边没有雪吧。 我笑说,对于你个人能这么说,我是非常理解的,毕竟真理源于实践。对于了解一个实情,是没有一般远见卓识的人所能知悉的。 要说我们南边没雪,这是不对的,南边有雪,而且这雪来的那些天,有可能比这边还要寒冷,其根源在于,南边没有开发暖气。 不过也说回来,南边的雪确乎和烟台这样的北方地区不同,南边的雪,可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犹一夜春分般急奏,不过不多时许多地方也会化作冰与水。这是不及北边这般持续时间…

    10/16 星期二
    撰记时间:
  • 幼儿教育

    感觉小时候经历有点像,不过我小时候是真的不喜欢幼儿园,我觉得家长最好彻底了解下孩子在幼儿园的情况。我小时候不喜欢幼儿园,其实是因为: 1.在幼儿园我就因为特别“乖”被人欺负,那应该是我最初被“霸凌”的经历了,因为老师不管,不教育那种自私,喜欢欺负别人的小朋友。 2.老师本身就很凶,我被吓到了,再有我不知道现在幼儿园的老师,和我童年幼儿园的老师是否一样,我那时候在的那个幼儿园,是县里比较“正”,有名气的,做的比较大的幼儿园了,可是我如今怎么没想到,那个幼儿园老师,还不如那种普通幼儿园的老师善良,我如今还有印象,我读过的“向日葵幼儿园”的老师是很温柔很喜欢和小朋友讲道理的,可是那个镇里“机关幼儿园”的老师让我感觉,其一脾气真的很坏,脾气坏不耐烦的时候,对小朋友大吼大叫,小朋友都很害怕,老师还喜欢嘲讽,那时候我就哭了,可是老师不但没安慰我,还怂恿其他小朋友,说,你看这个陶心昊,他是不是爱哭鬼,全部小朋友就看着我,异口同声的说:“是!”然后就有各种攻击我的声音,那时候我还不会打架,(这要讲到我后来的教育经历了,如果换成后来,遇到这种情况。我处理的方式更加极端而具有攻击性)可是那时候的自己更多的是无助,沮丧和害怕,老师的做法非但没令我感到亲切让我宁静下来,反而让我更加不安。我在机关幼儿园最大的收获(我也不知算不算收获)可能就是“无条件听从命令”,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不能自己思考,反正,上级(老…

    2018/10/04 星期四
  • 阿宅回忆录

    早已忘记了最早开始沉迷于“二次元”这种事物的具体时间。理论上应该是从初中开始,小学时候对“二次元”没有特别明确的概念,当时只是酷爱买报刊亭每个月都新出的《龙漫》和《漫友》等等杂志,价格较当时想来着实不菲,纵然如此,自己还是宁可省下饭前也想买这些杂志和漫画来着。 看杂志里的图片和阿宅们的交流会,cosplay大佬。会有一种归属感,会有一种感觉很前卫的情愫。初中开始,买的漫画不仅仅局限于《龙漫少年星期天》《漫友》等等,阅读的杂志类型剧增,也或许是当时生活的小镇发展也愈加迅速。感觉整个小镇报刊亭多了起来,杂志也多了不少。 那之后会在电脑上看一些与二次元有关的资讯,那一段时间甚至还专门去搜寻查找和二次元有关的名词,(那时候还没有萌娘百科 ) 回忆对过去,与二次元,阿宅相关联的引申关键词吧: 1.手办: 其实一开始我非常不理解,这种塑料小人为什么价格这么贵?或者我压根就把它当成一种小孩子的玩具。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是这样的塑料玩具不仅仅贵,而且竟然还有人会买!!!不说幼稚。把钱花到这东西上也真是脑子坏了吧…… 直到后来自己看了不少番剧,可以说真的有点沉迷于二次元了,我开始会努力去搜寻番剧,了解番剧类型,以及人物设定,并且会对好看的番剧中的故事人物抱有一种沉醉的感觉,那以后我发现……自己竟然也开始觉得买手办不是一件愚蠢的事了……确切说,我发现自己也开始想买手办了。。。 如今想来,这或许就和那些…

    10/04 星期四
    撰记时间:
  • 上海行

    7月20日假期开始便启程,从烟台龙口市去了汽车站转蓬莱国际机场。 和张杰约定好了时间,然后是一阵子的飞行。每次听到飞机的颠簸,总有点诡异的说不出来的感觉。搭乘飞机虽说为最安全的运输工具,却不知怎么的,反而让我更觉得没安全感。 其实我没恐高,我可能只是人略微悲观罢了。 想想自己这样也是杞人忧天。。 飞机下落就好像乘坐电梯下降的感觉一样,只不过它顿然的抬升又顿然迅速下降用会给我的心带来一阵紧绷感,暗想机长真的不要紧吧? 唉,每次又这么想我又会有一种矛盾的心态谴责自己,这飞机上最有把握的只在于别人,你瞎操心也没用。然后又会自责,但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这种情绪还真是不好。 但我也并非故意如此,只是我越坐飞机,反而越会担忧生活中自己珍爱的人与事罢了。 毕竟那时候总会思索到,想到什么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 下了飞机,几小时时间,张杰在机场外,给我致电,如约而至。 接下来的几天,是约定好的在上海好好浪的时间 在上海的亲戚一家人专门欢迎了我,劝我在那里呆一个月。父母也支持我多待几天,并说愿意给我提供消费资金。可我考虑一番还是想就呆几天。一想到爸妈这样对我,心里有点内疚。 上海这个大城市,看到繁华的街景,我的内心就有点淡淡的忧伤,我已经预想到了,可能这里并不属于我。 我的水平现在还不高,表哥几年前只身前来闯荡,做的就是小行当,这里同我探讨过往,回忆尽是艰辛酸楚,但在酸楚背后,我却看到了弥足强大的坚持…

    07/20 星期五
    撰记时间:
此电脑(聚合资源管理器)
此计算机 记事
层级: 2
文件名时间类别标签评论

磁盘名: 记事

广而告之~

磁盘关键词:平时的日记,生活日常

密码
—草稿
2019-04-08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撰记时间:04/08 星期一

密码
access
2019-03-28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来自:
撰记时间:03/28 星期四

密码
难受
2019-03-21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来自:
撰记时间:03/21 星期四

201903052019-03-05

近来几多时日,顿然感到自己行文困乏,不知记叙何物是好。已经长久未读过书,专业课程,与文学无甘。   对写作愈发没有自信,我加之有感,越来越明晰自己写作的能力水平。   初中时,我热衷阅读一本名曰《萌芽》的杂志,对那时刊上连载作者名号,甚为敏感,乃至无意间看到他们的名字,变会眼光一亮。   我尚且记得,那时杂志中的诸多,行文使我难忘,构思令我惭愧的作者们,比如“铁头”,“马赛克”,“弹子球”等等,我还甚爱看杂志中“惊奇组”专栏,看里头的作者各抒己见,互相讨论,各自调侃。有时看到刊内的这些对话,就仿若自己也身在其中,听与志同道合之人论调,这种感觉,实在美好。有时我看毕杂志,往往会期待下一期。   虽说那些作者与我年龄相仿,但我知悉自己与那些作者的差距,有时甚会莫名自卑。当然,其实更多时候,我不会在意与他人的比较。因为对于这些作者,我更热衷于在看他们作品,从中享受乐趣。   那时我在想,假如我也能在萌芽期刊上写东西,那该有多好。其实我也曾向一些杂志投稿过一些一时兴起的行文,当然,最后都以了无音讯的结局无果而终。而且在投上去过了一阵子,回忆自己写的东西,也水平不高。   后来一阵子,我记得,我无意中在学校的老书堆里看到过一篇,陈德文翻译的,日本作家,德富芦花的《自然与人生》,说实话,看这本书实在是享受,且不论德富芦花的行文内容描绘,单说这个陈德文的翻译文字,我觉得简洁精骇,尤为富有诗书气质…

201902212019-02-21

这几天的罗阳镇,连绵不断的雨像极了一位郁郁寡欢的女子,她仿佛有着一脸忧愁的面目,沉默不语的宁静中却能透露出一种多愁,使周围的空气乃至我善感。   如同这雨水,它下起的时候没有狂风,也没有倾盆之势。它下起雨来的时候也是安安静静的。如果你不去仔细看甚至不会注意到它。只有悄悄听到的地面,屋顶,花草叶之间,滴滴答答的扶动声,才会使我意识到,也是这一点证明了它的存在。   今天我点开我的相机,记录了许多,讲了一些我自己的心里话,如果我不公开或许没有人会知道,我目前也并没有想让别人知悉的打算,或许有朝一日,我会将他们公诸于众。   再或者,或许我没有机会再将它公诸于众,我的手机设置了密码,那么它或许会永远不为人所知。   我心底的故事由这场雨开始,这雨仿佛象征着:持续,未知的边界,以及阳光灿烂的日子。   冯小刚的一部电影叫《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也是昨天突然找到并看完,那些阳光撒到地面,树林,墙壁的镜头总使我产生对往事的追忆。   我仿佛看到片中的少年在雨中撕心裂肺地喊着:“米兰”的样子。   尽管眼前的这雨并非电影中那般惨烈壮阔。   我也好像看到曾经的自己,内心躁动地对着看不到边界的雾气吼叫。   雾气里夹杂着敏感,不安,伴随着雨水的愁情。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我中学时期见过的,业以忘却的女子的名字。她是谁呢?我试图将自己的记忆不断篡改以抹去我让自己,让她,让所有人失望的感受。   或许就…

十几年的面馆2019-01-29

我记得我以前最大的兴趣就是吃面,不管有没有人看我的网站。我还是想和大家说。不管这个“大家”虚构与否,还是我纯属自娱自乐,我要说的一个地点,地球,亚洲,中国,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罗阳镇,有个老车站,老车站下头直直走,有个小巷。这个小巷里有一家老面馆,一直都没有招牌,但却开了十几年,你一看这个破旧屋子,就知道里面是卖面的,因为沾满油渍窗口上有几个红色文字状的贴纸,上书几个显眼的中国文字,直接,浅显,易懂:“鸡蛋面,青菜面。香菇面,肉碎面,大排面,猪肠面,咸菜面”  我以前最喜欢吃鸡蛋面,因为鸡蛋面价格在这几个面里价格适中,我负担得起,也相对让我感觉更有满足感。   其实他们的面条大多是拉面,他虽然没写明什么面,但你可以和他们说要水面。这里水面和拉面的区别就是,拉面的现成面粉揉揉揉,然后切了又拉出来的。水面不是。拉面粗,水面细,我以前不知道,后来有一会知道可以要水面,就要了一碗,结果以后很长时间我要的都是水面。   鸡蛋面的价格,从最初的一碗5元,到6元,7元,8元,窗口改了又改的价格贴纸见证了十几年来的时间流逝。   但我一直很喜欢去那里吃面,至今,这个点也没装修什么,但它在罗阳确实开了十几年了。   十几年,里头的老头更老了,但面的味道一直没变。我有了点零钱以后,越来越贪心,以前只要鸡蛋,现在我又是加鸡蛋还要他们加肉碎,其实我也有吃过猪肠,可能有些人一想到肠子会恶心,但我吃过,竟…

吴明通2019-01-26

吴明通,有一张微微黝黑的脸。印象里比我小两岁。他是外婆家隔壁邻居的小孩。 我的老家,乡下农村屋子挺大,屋子外头院子也挺大。 小时候,我和吴明通一起去外头买鞭炮。我们把鞭炮塞在沙土地里。然后站到一旁,静候佳音。 只见黄色的沙土冒出几道灰白的仙气,然后“崩嘎”一生,沙土被炸裂来,飞沙落到身体上,头上,发出有点像嘴里的跳跳糖,点点滴滴的响声。 看到沙土炸裂,这在那时候我们几个儿童眼中,就仿若美国大片导弹轮到地面的轰击。 非常壮观。我们还试过用鞭炮,炸过竹筒,然后会看到仿若大炮一般的现象,竹筒放出一道雷丽的火光,然后一声巨响,然后我和吴明通面面相窥,开心的笑了。 我们除了炸沙土,炸竹筒,我们还炸过水,水里的鞭炮爆炸,会把真的水面弄得波澜壮阔,恰似九品芝麻官中星爷对着水面练骂功的景象,但是那一次我们把鞭炮扔到水里,水里有我外公养的鱼,没想到我们扔一个鞭炮,鞭炮浮在水面冒出白气泡,然后立刻有一群鱼以为是我们给它投食,一口就争着下去,结果没等吐出来,鞭炮就在鱼的嘴里爆炸了,然后我们看到那条鱼翻了白肚皮。 浮在水面,然后我们立刻都跑了,因为我们害怕会被我外公骂,我外公超级凶 说起吴明通和鞭炮,记得还有一次,我们买了那种威力特别大的“震天炮”结果有一次我们把鞭炮扔到农村收集尿作肥料的大筒里。我们那时候还好奇,把鞭炮扔到尿里会不会爆炸? 然后我们围在尿桶旁边张望,怎么没有气泡浮上来?可能这尿太毒了,鞭…

来自:,
撰记时间:01/26 星期六

密码
20190113
2019-01-13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来自:
撰记时间:01/13 星期日

梦境2018年末2018-12-27

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往复初中教室,我下楼,心中不悦。只想一人安安静静。路过小学教室,见其中桌子后尚留存一条狗的图画,这只狗为童年忘却何人所作,是画的最好的一幅,我遂步入这教室。蹲在画前端详,不想这时。似乎是这教室老师发现我在其中,命中出来,问我在这其中作何事。态度不悦,有责备刁难之意。 我具体告知,自己不曾想到,昔日过往如此已久的图画,居然至今尚存,遂想步入看看,当初映像。 这教师骂曰,具体什么我忘记了,说要我等下与领导李梅对话。李梅是谁我不知。但梦中我却知晓李梅。我对它说,李梅是我曾经的老师。我又指了下来的一人,这人便是我初中科学老师。我指着说道,此人为我初中教学老师。我感觉你误断我为窃贼了! 不一会,画面为,刚才那教师似乎在逼问我,但气势明不如前,逼问到:那你后来为何辍学?停止学习? 我一脸憋屈,老师,我没有辍学呀?我现在在某某地读书?我没有辍学。我如何如何。 听至此处,那个老师开始不语,知悉自己误会人了,满满消失。又似乎是他还是初中科学老师,听闻,对我答到,你没辍学呀?哦!那样就好,你一毕业出来就会是什么什么的。 我说刚才是那个老师误会我了。 楼上走下教导主任,对我笑答:心昊,好样的。 醒来之后,我也不知为何如此,回归现实,感到心有余力不足,但此时希望自己尽量避免锋芒,只希望自己能淡出视野,静静去拼搏,摸索。 但这个梦似乎是有人在鼓励我,我想再不济,现实如何如何,再不济梦中也总…

来自:
撰记时间:12/27 星期四

坏孩子的天空2018-11-23

最近感觉什么都没变,不过这才没几天。 弹力绳真好用。 对学习有点心不在焉,无心向学。这种状态真是完蛋了。不过压力不至于那么大,不考虑太多别的身边的事,活得真是轻松。如果我做一件事要考虑各种各样,要考虑别人怎么想,那我估计这辈子做不了几件事,并且我觉得我可能会变得郁郁寡欢,乃至没准哪天可能就会想着选个良辰吉日与世诀别。 你还别说,我曾经郁闷的时候真有这个念头,但是我怕疼。我去,所以选择一个痛快的死法尤为必要。别整个到时候已经下定决心一了百了了,生无可恋,坚定意志开始去往新世界了,却发现自己还死不了,结果哎呦喂的在地上打滚,想想这种悲伤的情况,我的额头就渗出几滴硕大无比的汗珠。 我曾经看过一本《自杀指南》的一小部分资料片段,结果看完之后我发觉自己似乎变得更加珍惜生命。 我觉得如果全世界和我为敌,但至少自己的内心不能自我放弃。以前的这个念头奠定了我成为一个“利己主义者”的基石。你不知道我曾经多单纯多善良。多么像一块洁白的玉石散发着我现在想起来都心疼自己的光芒。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善良是要建立在一定基础前提上的。 小学时候,我应该是班里面唯一一个不打架的小孩子。人家打我,羞辱我,我都是笑着对他们。他们还说:“你看这个傻逼,打他他还会笑啊” 我承认我在童年的校园霸凌中秉承了一个儿童绝对的“善良”,我被打哭了他们都没放过我,我的透明雨伞是妈妈买给我的,我很珍惜,但因为那把雨伞透明色,引来很多学…

周末各种事合集2018-11-18

一,这周难过事 这周的双休比较忙,比较心累。具体是什么事,不想写博客。知道是忙的状态就行了,以至于没能训练。 比较可惜。 二,琐事 我的学校宿舍环境比较简陋,没有独立卫生间,我住的一直是最便宜宿舍。到了大二搬了校区,似乎没得选,住的统一宿舍,还是六人间。而带独立卫生间的宿舍,是由学校分配给别的专业学生,我道听途说是分给航空学院的还是哪些。。。 六人间也不坏,好处是多两个人热闹。 然后至少比起高中会好,平时生活的主体一般也不是围绕宿舍进行。所以意见不大(反正有意见也没用。乐观的说应该多看好的一面。) 但也因如此,我洗澡必须放下南方人的尊严去澡堂。 第一次去澡堂洗澡 我是有点忐忑的,不过去多了基本也习惯了平常心。也没出现有什么人洗澡的时候执著得盯着你看这么羞耻的情况。 有一次洗澡旁边的男的肥皂掉了,滑倒了我的脚下,然后他任了一下,转而看向我对我诡魅的一笑。 吓了我一跳。 :razz: 这难道就是传说场景中暗示我帮他捡肥皂吗? 我感到不是所措,感觉自己要被头顶涌下的水淹没。。。 不过后来也没发生什么,他自己把肥皂捡起来了。 最近去澡堂最烦没带卡找我借的,就是饭卡借他们刷,然后他们给我支付宝或者微信赚钱。我和他们素不相识,其实我真的不想照顾他们的粗心大意。因为我觉得,其实他们已经在给我带来麻烦了。充这种饭卡要去“北门”还是哪里附近的“大学生活动中心”里面充。如果当运动,不算远,但如果是说平…

来自:
撰记时间:11/18 星期日

双十一的晚上2018-11-11

双十一这天,原本应该是一个极度普通的日子,但因为马云那老家伙,颠覆了许多人的作息,让黑夜不再宁静,按照陈的说法,感觉比过年还振奋人心。乃至于还互相打电话,激动的讯问自己别人买了什么,自己折扣了多少。半夜我被吵醒了。其实我原本内心是毫无波澜的。但因为这个氛围太过激昂,我也被感染了。 在2018年11月11日的凌晨00:00分的钟声敲响下。我和全宿舍人,都打开了淘宝。我还不算太过激动,一来我想买的东西,之前已经买了,我等不到双十一,虽然钱不多,但买的普通一些网购小商品,也不差那个钱。比如双十一起码要买满400块钱吧?满400块,减50。 我是无所谓了,感觉不缺东西,奢侈消费目前也消费不起。所以促销的优惠对我实际意义不大。 但我还是买了些东西。差不多一百来块钱。对于钱的概念我似乎分成两层理解,从远的角度,我的心里就发出一种声音,不就一百来块钱吗?一百多块钱买东西,也不多。但心底又有另外一种声音,饱汉不知饿汉饥,你以为一百块不多啊?一百块都够多了。你花的你妈的钱还谈消费多不多。 唉,真是抱歉。。我这个学生谈什么消费呀,有什么消费可谈呀。我自己又没什么生产劳动。 真不知羞。 这是我心底对自己产生的声音。 唉,前几天刚过了生日,(即便啥事也没干,心底里默默给自己庆祝下吧。又大了一岁)虽然我已经算21周岁的人了。但还是学生,作为学生就不要成天谈,不要显摆自己消费了什么与年龄不符的奢侈品了吧。比如…

密码
虫语
2018-10-19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来自:
撰记时间:10/19 星期五

烟台杂感2018-10-16

在烟台的几多日 其实也并非特别的忙,但主要还是我本身情性慵惰。有时候并不想花时间于博客行文。倒是笔杆子没停,有时候不喜欢拿出笨重的笔记本,或者手机,倒是觉得纸笔便利。当然,叫我说,用电子工具记录,亦或纸笔记录,不同场景,各有其优劣。 难能在充满未知与繁琐多事的生活中挖掘时间,找到一个宁静的状态,静下心写点什么。 去年我来了烟台。 主要的事是好好在这里的一所普通大学生活与学习。也或许是我高中的不羁放荡爱自由注定了我与这所普通大学相遇的缘分。 同样是学校生活,平常课程不及高中那么多,但也并非毫无压迫感。过于浪和放纵,可能会重蹈挂科的覆辙。挂科需要补考,补考不过要重修。 自从去了烟台以后,由于旅途的略微遥远,回家成了一件难事。 印象深刻于去年烟台的雪,路面厚厚的积雪,让我想起老家边上零食店里,阿婆家的冰箱。踩在雪上是一股厚实感。 记得山东的有个同学见我似乎有种家乡的自豪感,他说,你们南方人那边没有雪吧。 我笑说,对于你个人能这么说,我是非常理解的,毕竟真理源于实践。对于了解一个实情,是没有一般远见卓识的人所能知悉的。 要说我们南边没雪,这是不对的,南边有雪,而且这雪来的那些天,有可能比这边还要寒冷,其根源在于,南边没有开发暖气。 不过也说回来,南边的雪确乎和烟台这样的北方地区不同,南边的雪,可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犹一夜春分般急奏,不过不多时许多地方也会化作冰与水。这是不及北边这般持续时间…

幼儿教育2018-10-04

感觉小时候经历有点像,不过我小时候是真的不喜欢幼儿园,我觉得家长最好彻底了解下孩子在幼儿园的情况。我小时候不喜欢幼儿园,其实是因为: 1.在幼儿园我就因为特别“乖”被人欺负,那应该是我最初被“霸凌”的经历了,因为老师不管,不教育那种自私,喜欢欺负别人的小朋友。 2.老师本身就很凶,我被吓到了,再有我不知道现在幼儿园的老师,和我童年幼儿园的老师是否一样,我那时候在的那个幼儿园,是县里比较“正”,有名气的,做的比较大的幼儿园了,可是我如今怎么没想到,那个幼儿园老师,还不如那种普通幼儿园的老师善良,我如今还有印象,我读过的“向日葵幼儿园”的老师是很温柔很喜欢和小朋友讲道理的,可是那个镇里“机关幼儿园”的老师让我感觉,其一脾气真的很坏,脾气坏不耐烦的时候,对小朋友大吼大叫,小朋友都很害怕,老师还喜欢嘲讽,那时候我就哭了,可是老师不但没安慰我,还怂恿其他小朋友,说,你看这个陶心昊,他是不是爱哭鬼,全部小朋友就看着我,异口同声的说:“是!”然后就有各种攻击我的声音,那时候我还不会打架,(这要讲到我后来的教育经历了,如果换成后来,遇到这种情况。我处理的方式更加极端而具有攻击性)可是那时候的自己更多的是无助,沮丧和害怕,老师的做法非但没令我感到亲切让我宁静下来,反而让我更加不安。我在机关幼儿园最大的收获(我也不知算不算收获)可能就是“无条件听从命令”,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不能自己思考,反正,上级(老…

撰记时间:10/04 星期四

阿宅回忆录2018-10-04

早已忘记了最早开始沉迷于“二次元”这种事物的具体时间。理论上应该是从初中开始,小学时候对“二次元”没有特别明确的概念,当时只是酷爱买报刊亭每个月都新出的《龙漫》和《漫友》等等杂志,价格较当时想来着实不菲,纵然如此,自己还是宁可省下饭前也想买这些杂志和漫画来着。 看杂志里的图片和阿宅们的交流会,cosplay大佬。会有一种归属感,会有一种感觉很前卫的情愫。初中开始,买的漫画不仅仅局限于《龙漫少年星期天》《漫友》等等,阅读的杂志类型剧增,也或许是当时生活的小镇发展也愈加迅速。感觉整个小镇报刊亭多了起来,杂志也多了不少。 那之后会在电脑上看一些与二次元有关的资讯,那一段时间甚至还专门去搜寻查找和二次元有关的名词,(那时候还没有萌娘百科 ) 回忆对过去,与二次元,阿宅相关联的引申关键词吧: 1.手办: 其实一开始我非常不理解,这种塑料小人为什么价格这么贵?或者我压根就把它当成一种小孩子的玩具。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是这样的塑料玩具不仅仅贵,而且竟然还有人会买!!!不说幼稚。把钱花到这东西上也真是脑子坏了吧…… 直到后来自己看了不少番剧,可以说真的有点沉迷于二次元了,我开始会努力去搜寻番剧,了解番剧类型,以及人物设定,并且会对好看的番剧中的故事人物抱有一种沉醉的感觉,那以后我发现……自己竟然也开始觉得买手办不是一件愚蠢的事了……确切说,我发现自己也开始想买手办了。。。 如今想来,这或许就和那些…

上海行2018-07-20

7月20日假期开始便启程,从烟台龙口市去了汽车站转蓬莱国际机场。 和张杰约定好了时间,然后是一阵子的飞行。每次听到飞机的颠簸,总有点诡异的说不出来的感觉。搭乘飞机虽说为最安全的运输工具,却不知怎么的,反而让我更觉得没安全感。 其实我没恐高,我可能只是人略微悲观罢了。 想想自己这样也是杞人忧天。。 飞机下落就好像乘坐电梯下降的感觉一样,只不过它顿然的抬升又顿然迅速下降用会给我的心带来一阵紧绷感,暗想机长真的不要紧吧? 唉,每次又这么想我又会有一种矛盾的心态谴责自己,这飞机上最有把握的只在于别人,你瞎操心也没用。然后又会自责,但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这种情绪还真是不好。 但我也并非故意如此,只是我越坐飞机,反而越会担忧生活中自己珍爱的人与事罢了。 毕竟那时候总会思索到,想到什么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 下了飞机,几小时时间,张杰在机场外,给我致电,如约而至。 接下来的几天,是约定好的在上海好好浪的时间 在上海的亲戚一家人专门欢迎了我,劝我在那里呆一个月。父母也支持我多待几天,并说愿意给我提供消费资金。可我考虑一番还是想就呆几天。一想到爸妈这样对我,心里有点内疚。 上海这个大城市,看到繁华的街景,我的内心就有点淡淡的忧伤,我已经预想到了,可能这里并不属于我。 我的水平现在还不高,表哥几年前只身前来闯荡,做的就是小行当,这里同我探讨过往,回忆尽是艰辛酸楚,但在酸楚背后,我却看到了弥足强大的坚持…

来自:
撰记时间:07/20 星期五
正在修正BUG
关闭
08:04 PM周日 07.12

最新讨论

This WEB Based on Microsoft and Apple

Designing by Xinhao Tao

浙ICP备160045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