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事
20190113 2019/01/13

记事
20190113

我的宿舍,有条姓陈的狗,针对他的特质,我对铺特地给他冠名代号陈老狗。   “陈老狗就是贱。”——对铺如是说。   我对他们之间的玩笑话,没有一点兴趣。我平时全是比较安静的人。说好听点叫低调,说的逼格一点,你也可以理解为高冷。    我对铺,孟文豪。大家都喊他“秃头”因为年纪轻轻不知如何原因,提前谢顶。头发尚存几多“骨干”傲然挺立。   他零落的毛囊中,光突的几个圆圈面积,颇有几番“农村包围城市”的味道。 今天早上,凌晨四点左右,睡意正憨的我在光线与音波的轮番混合刺激下醒来,尚许有些朦胧之感。   看了下手机四点有余,这么早,这个时间,这个点。除了我之外有人能醒来,实属罕见。更甚可谓之。让人有即时日出西方的臆想。   结果接下来,我就看到了,宿舍里几个人在搞什么。我以为他们还在打游戏。可又奇怪四点多,这种通宵也太不合常理了。然后我看到对铺秃头一脸懵逼,脸上笑着。我才知道靳首栋出了点麻烦。   宿舍的舍友,靳首栋,德州人。以下简称他为(J)是山东的那个德州。   他从床上不慎落地。据他所诉。是地太滑。事实简单说,就是,下床时候摔了手。   他说他疼痛难忍。感觉自己有可能脱臼了。   后来宿舍我加进去四个人一起把他送到楼下。他搭同学的车(同学的轿车,其实上学开轿车,让我感觉还是有点刷新三观的。这个问题下次再聊吧。反正我就一穷逼。别人什么操作,也与我无关) 他去了医院。 本觉得已经了事,宿…

打开文档
记事
梦境2018年末 2018/12/27

记事
梦境2018年末

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往复初中教室,我下楼,心中不悦。只想一人安安静静。路过小学教室,见其中桌子后尚留存一条狗的图画,这只狗为童年忘却何人所作,是画的最好的一幅,我遂步入这教室。蹲在画前端详,不想这时。似乎是这教室老师发现我在其中,命中出来,问我在这其中作何事。态度不悦,有责备刁难之意。 我具体告知,自己不曾想到,昔日过往如此已久的图画,居然至今尚存,遂想步入看看,当初映像。 这教师骂曰,具体什么我忘记了,说要我等下与领导李梅对话。李梅是谁我不知。但梦中我却知晓李梅。我对它说,李梅是我曾经的老师。我又指了下来的一人,这人便是我初中科学老师。我指着说道,此人为我初中教学老师。我感觉你误断我为窃贼了! 不一会,画面为,刚才那教师似乎在逼问我,但气势明不如前,逼问到:那你后来为何辍学?停止学习? 我一脸憋屈,老师,我没有辍学呀?我现在在某某地读书?我没有辍学。我如何如何。 听至此处,那个老师开始不语,知悉自己误会人了,满满消失。又似乎是他还是初中科学老师,听闻,对我答到,你没辍学呀?哦!那样就好,你一毕业出来就会是什么什么的。 我说刚才是那个老师误会我了。 楼上走下教导主任,对我笑答:心昊,好样的。 醒来之后,我也不知为何如此,回归现实,感到心有余力不足,但此时希望自己尽量避免锋芒,只希望自己能淡出视野,静静去拼搏,摸索。 但这个梦似乎是有人在鼓励我,我想再不济,现实如何如何,再不济梦中也总…

打开文档
记事
坏孩子的天空 2018/11/23

记事
坏孩子的天空

最近感觉什么都没变,不过这才没几天。 弹力绳真好用。 对学习有点心不在焉,无心向学。这种状态真是完蛋了。不过压力不至于那么大,不考虑太多别的身边的事,活得真是轻松。如果我做一件事要考虑各种各样,要考虑别人怎么想,那我估计这辈子做不了几件事,并且我觉得我可能会变得郁郁寡欢,乃至没准哪天可能就会想着选个良辰吉日与世诀别。 你还别说,我曾经郁闷的时候真有这个念头,但是我怕疼。我去,所以选择一个痛快的死法尤为必要。别整个到时候已经下定决心一了百了了,生无可恋,坚定意志开始去往新世界了,却发现自己还死不了,结果哎呦喂的在地上打滚,想想这种悲伤的情况,我的额头就渗出几滴硕大无比的汗珠。 我曾经看过一本《自杀指南》的一小部分资料片段,结果看完之后我发觉自己似乎变得更加珍惜生命。 我觉得如果全世界和我为敌,但至少自己的内心不能自我放弃。以前的这个念头奠定了我成为一个“利己主义者”的基石。你不知道我曾经多单纯多善良。多么像一块洁白的玉石散发着我现在想起来都心疼自己的光芒。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善良是要建立在一定基础前提上的。 小学时候,我应该是班里面唯一一个不打架的小孩子。人家打我,羞辱我,我都是笑着对他们。他们还说:“你看这个傻逼,打他他还会笑啊” 我承认我在童年的校园霸凌中秉承了一个儿童绝对的“善良”,我被打哭了他们都没放过我,我的透明雨伞是妈妈买给我的,我很珍惜,但因为那把雨伞透明色,引来很多学…

打开文档
记事
周末各种事合集 2018/11/18

记事
周末各种事合集

一,这周难过事 这周的双休比较忙,比较心累。具体是什么事,不想写博客。知道是忙的状态就行了,以至于没能训练。 比较可惜。 二,琐事 我的学校宿舍环境比较简陋,没有独立卫生间,我住的一直是最便宜宿舍。到了大二搬了校区,似乎没得选,住的统一宿舍,还是六人间。而带独立卫生间的宿舍,是由学校分配给别的专业学生,我道听途说是分给航空学院的还是哪些。。。 六人间也不坏,好处是多两个人热闹。 然后至少比起高中会好,平时生活的主体一般也不是围绕宿舍进行。所以意见不大(反正有意见也没用。乐观的说应该多看好的一面。) 但也因如此,我洗澡必须放下南方人的尊严去澡堂。 第一次去澡堂洗澡 我是有点忐忑的,不过去多了基本也习惯了平常心。也没出现有什么人洗澡的时候执著得盯着你看这么羞耻的情况。 有一次洗澡旁边的男的肥皂掉了,滑倒了我的脚下,然后他任了一下,转而看向我对我诡魅的一笑。 吓了我一跳。 :razz: 这难道就是传说场景中暗示我帮他捡肥皂吗? 我感到不是所措,感觉自己要被头顶涌下的水淹没。。。 不过后来也没发生什么,他自己把肥皂捡起来了。 最近去澡堂最烦没带卡找我借的,就是饭卡借他们刷,然后他们给我支付宝或者微信赚钱。我和他们素不相识,其实我真的不想照顾他们的粗心大意。因为我觉得,其实他们已经在给我带来麻烦了。充这种饭卡要去“北门”还是哪里附近的“大学生活动中心”里面充。如果当运动,不算远,但如果是说平…

打开文档
想法
密码
友情与利益
2018/11/14

想法
密码 友情与利益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打开文档
记事
双十一的晚上 2018/11/11

记事
双十一的晚上

双十一这天,原本应该是一个极度普通的日子,但因为马云那老家伙,颠覆了许多人的作息,让黑夜不再宁静,按照陈的说法,感觉比过年还振奋人心。乃至于还互相打电话,激动的讯问自己别人买了什么,自己折扣了多少。半夜我被吵醒了。其实我原本内心是毫无波澜的。但因为这个氛围太过激昂,我也被感染了。 在2018年11月11日的凌晨00:00分的钟声敲响下。我和全宿舍人,都打开了淘宝。我还不算太过激动,一来我想买的东西,之前已经买了,我等不到双十一,虽然钱不多,但买的普通一些网购小商品,也不差那个钱。比如双十一起码要买满400块钱吧?满400块,减50。 我是无所谓了,感觉不缺东西,奢侈消费目前也消费不起。所以促销的优惠对我实际意义不大。 但我还是买了些东西。差不多一百来块钱。对于钱的概念我似乎分成两层理解,从远的角度,我的心里就发出一种声音,不就一百来块钱吗?一百多块钱买东西,也不多。但心底又有另外一种声音,饱汉不知饿汉饥,你以为一百块不多啊?一百块都够多了。你花的你妈的钱还谈消费多不多。 唉,真是抱歉。。我这个学生谈什么消费呀,有什么消费可谈呀。我自己又没什么生产劳动。 真不知羞。 这是我心底对自己产生的声音。 唉,前几天刚过了生日,(即便啥事也没干,心底里默默给自己庆祝下吧。又大了一岁)虽然我已经算21周岁的人了。但还是学生,作为学生就不要成天谈,不要显摆自己消费了什么与年龄不符的奢侈品了吧。比如…

打开文档
记事
密码
虫语
2018/10/19

记事
密码 虫语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打开文档
想法
密码
金钱与感情
2018/10/18

想法
密码 金钱与感情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打开文档
记事
烟台杂感 2018/10/16

记事
烟台杂感

在烟台的几多日 其实也并非特别的忙,但主要还是我本身情性慵惰。有时候并不想花时间于博客行文。倒是笔杆子没停,有时候不喜欢拿出笨重的笔记本,或者手机,倒是觉得纸笔便利。当然,叫我说,用电子工具记录,亦或纸笔记录,不同场景,各有其优劣。 难能在充满未知与繁琐多事的生活中挖掘时间,找到一个宁静的状态,静下心写点什么。 去年我来了烟台。 主要的事是好好在这里的一所普通大学生活与学习。也或许是我高中的不羁放荡爱自由注定了我与这所普通大学相遇的缘分。 同样是学校生活,平常课程不及高中那么多,但也并非毫无压迫感。过于浪和放纵,可能会重蹈挂科的覆辙。挂科需要补考,补考不过要重修。 自从去了烟台以后,由于旅途的略微遥远,回家成了一件难事。 印象深刻于去年烟台的雪,路面厚厚的积雪,让我想起老家边上零食店里,阿婆家的冰箱。踩在雪上是一股厚实感。 记得山东的有个同学见我似乎有种家乡的自豪感,他说,你们南方人那边没有雪吧。 我笑说,对于你个人能这么说,我是非常理解的,毕竟真理源于实践。对于了解一个实情,是没有一般远见卓识的人所能知悉的。 要说我们南边没雪,这是不对的,南边有雪,而且这雪来的那些天,有可能比这边还要寒冷,其根源在于,南边没有开发暖气。 不过也说回来,南边的雪确乎和烟台这样的北方地区不同,南边的雪,可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犹一夜春分般急奏,不过不多时许多地方也会化作冰与水。这是不及北边这般持续时间…

打开文档
记事
幼儿教育 2018/10/04

记事
幼儿教育

感觉小时候经历有点像,不过我小时候是真的不喜欢幼儿园,我觉得家长最好彻底了解下孩子在幼儿园的情况。我小时候不喜欢幼儿园,其实是因为: 1.在幼儿园我就因为特别“乖”被人欺负,那应该是我最初被“霸凌”的经历了,因为老师不管,不教育那种自私,喜欢欺负别人的小朋友。 2.老师本身就很凶,我被吓到了,再有我不知道现在幼儿园的老师,和我童年幼儿园的老师是否一样,我那时候在的那个幼儿园,是县里比较“正”,有名气的,做的比较大的幼儿园了,可是我如今怎么没想到,那个幼儿园老师,还不如那种普通幼儿园的老师善良,我如今还有印象,我读过的“向日葵幼儿园”的老师是很温柔很喜欢和小朋友讲道理的,可是那个镇里“机关幼儿园”的老师让我感觉,其一脾气真的很坏,脾气坏不耐烦的时候,对小朋友大吼大叫,小朋友都很害怕,老师还喜欢嘲讽,那时候我就哭了,可是老师不但没安慰我,还怂恿其他小朋友,说,你看这个陶心昊,他是不是爱哭鬼,全部小朋友就看着我,异口同声的说:“是!”然后就有各种攻击我的声音,那时候我还不会打架,(这要讲到我后来的教育经历了,如果换成后来,遇到这种情况。我处理的方式更加极端而具有攻击性)可是那时候的自己更多的是无助,沮丧和害怕,老师的做法非但没令我感到亲切让我宁静下来,反而让我更加不安。我在机关幼儿园最大的收获(我也不知算不算收获)可能就是“无条件听从命令”,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不能自己思考,反正,上级(老…

打开文档
记事
阿宅回忆录 2018/10/04

记事
阿宅回忆录

早已忘记了最早开始沉迷于“二次元”这种事物的具体时间。理论上应该是从初中开始,小学时候对“二次元”没有特别明确的概念,当时只是酷爱买报刊亭每个月都新出的《龙漫》和《漫友》等等杂志,价格较当时想来着实不菲,纵然如此,自己还是宁可省下饭前也想买这些杂志和漫画来着。 看杂志里的图片和阿宅们的交流会,cosplay大佬。会有一种归属感,会有一种感觉很前卫的情愫。初中开始,买的漫画不仅仅局限于《龙漫少年星期天》《漫友》等等,阅读的杂志类型剧增,也或许是当时生活的小镇发展也愈加迅速。感觉整个小镇报刊亭多了起来,杂志也多了不少。 那之后会在电脑上看一些与二次元有关的资讯,那一段时间甚至还专门去搜寻查找和二次元有关的名词,(那时候还没有萌娘百科 ) 回忆对过去,与二次元,阿宅相关联的引申关键词吧: 1.手办: 其实一开始我非常不理解,这种塑料小人为什么价格这么贵?或者我压根就把它当成一种小孩子的玩具。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是这样的塑料玩具不仅仅贵,而且竟然还有人会买!!!不说幼稚。把钱花到这东西上也真是脑子坏了吧…… 直到后来自己看了不少番剧,可以说真的有点沉迷于二次元了,我开始会努力去搜寻番剧,了解番剧类型,以及人物设定,并且会对好看的番剧中的故事人物抱有一种沉醉的感觉,那以后我发现……自己竟然也开始觉得买手办不是一件愚蠢的事了……确切说,我发现自己也开始想买手办了。。。 如今想来,这或许就和那些…

打开文档
记事
上海行 2018/07/20

记事
上海行

7月20日假期开始便启程,从烟台龙口市去了汽车站转蓬莱国际机场。 和张杰约定好了时间,然后是一阵子的飞行。每次听到飞机的颠簸,总有点诡异的说不出来的感觉。搭乘飞机虽说为最安全的运输工具,却不知怎么的,反而让我更觉得没安全感。 其实我没恐高,我可能只是人略微悲观罢了。 想想自己这样也是杞人忧天。。 飞机下落就好像乘坐电梯下降的感觉一样,只不过它顿然的抬升又顿然迅速下降用会给我的心带来一阵紧绷感,暗想机长真的不要紧吧? 唉,每次又这么想我又会有一种矛盾的心态谴责自己,这飞机上最有把握的只在于别人,你瞎操心也没用。然后又会自责,但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这种情绪还真是不好。 但我也并非故意如此,只是我越坐飞机,反而越会担忧生活中自己珍爱的人与事罢了。 毕竟那时候总会思索到,想到什么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 下了飞机,几小时时间,张杰在机场外,给我致电,如约而至。 接下来的几天,是约定好的在上海好好浪的时间 在上海的亲戚一家人专门欢迎了我,劝我在那里呆一个月。父母也支持我多待几天,并说愿意给我提供消费资金。可我考虑一番还是想就呆几天。一想到爸妈这样对我,心里有点内疚。 上海这个大城市,看到繁华的街景,我的内心就有点淡淡的忧伤,我已经预想到了,可能这里并不属于我。 我的水平现在还不高,表哥几年前只身前来闯荡,做的就是小行当,这里同我探讨过往,回忆尽是艰辛酸楚,但在酸楚背后,我却看到了弥足强大的坚持…

打开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