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4月3日谈话

    环境恶劣,环境恶劣,环境恶劣。环境太恶劣了。我好苦恼。

    环境恶劣,如果环境不恶劣,我是否会停止苦恼?

    那么我自己一定也有问题。

    我想要的,我绝对可以得到。否认便是与我为敌。

     

    真讨厌,我好像看到了她的背影,我发觉她的表情仿佛对我不屑。

    那么你想她对你怎么样?看见你就跪下来喊王吗?

    其实还真有这么点。但落实起来难。

    所以折中一下,我觉得应该把她在我内心的地位放低一点。

    乌鸦: 我感觉你好像非常自我呀?

     

    没错,我没错,自我?谁都自我,只是我想得到的东西多罢了。

     

    这不是贪婪。这是我本来就应该有的。我拥有一点错都没有。

     

    乌鸦:那你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能力呀。空口说白话,贻笑大方之家。

     

    闭嘴吧你,我陶心昊要得到的,我一定要拿到。

    我想拿到,你对此有意见吗?

    乌鸦:没有,我只是觉得很搞笑。

     

    我操你妈,搞笑你妹,我陶心昊最烦就是拿我当笑料的。

    乌鸦:那么你是自以为比别人高一等咯?

     

    我哪敢呀。就算我心里一定这么想,我也不可能会直接告诉你,说出来的。但这确乎是我的追求。

    你以为我会心甘随便给人低三下四的?我给人低三下四的,除非是迫于无奈,如果我能预料到,结局是一辈子低三下四,我绝对会抵抗。

     

    乌鸦:你这人可真让人难受。

     

    我让人难受?我怎么你了我让你难受?难受就滚,别出现我面前,从老子眼前消失。

    其实我的人前言行都是我 自己装的,演的,你以为是真的我自己吗?我要的真正的自我,只是我尚且没办法展示罢了。

     

    乌鸦:你不怕你现在这么说,又给人看到你另外一面吗?

     

    我什么面?我就这个样子,只是不同时期,展示不同罢了。

    我干你娘,你他妈别老在我面前晃悠晃悠行吗?你特么老是我想一句,你就出来顶嘴一句?你神经吗?

     

    乌鸦:那有什么办法,我只是你内心另外一个面而已,我是你的缩影。你欲望太多了,但难以达成,又自卑。你一面不甘示弱,一面又心不在焉。我说的对不对?

     

    滚!我操你妈,你在我面前我真想打死你

     

    乌鸦:怎么了?你不敢面对吗?我怎么突然觉得这些很事实诶?

     

    我现在想了很多种办法,作掉你,我想各种杀死你的办法

     

    乌鸦:哦,这么说你还有自虐倾向哦?失败者都喜欢这样,那个项羽也是,难过到极点了,于是自己伤害自己。让老天背黑锅,要不要你也试试?

     

    我不会做的。我要让别人痛苦,而不是自己。

     

    乌鸦:那你好狠毒哦?怎么,你想给别人带去痛苦?

     

    不对,应该是让亏欠我的人痛苦?

     

    乌鸦:谁亏欠你了?

     

    轻视我,藐视我,看不起我,伤害我尊严的人,这些人,所作所为,尽皆都应入地狱受苦刑。

     

    乌鸦:哇,好可怕哦。怎么感觉有点幼稚诶。

     

    一点都没错,我是说认真的。我恨他们,他们就是我的敌人,给予我的,全部都要还回去。敌人理当被消灭。

     

    乌鸦:我听说做一个好人,应该给外界带去快乐,积极,而你为什么老是想着给别人制造痛苦呢?

     

    我没有这样想,我没错,我只是为了追求公平,他们对我这样,不公平。我要让他们痛不欲生,才是让世界公平。只有这个目标达成了,我才能走下一部路。

     

    乌鸦:陶心昊,我觉得你心里好像有点问题诶。

     

    有你妹夫,脑残吧?

     

    乌鸦:没有,其实现在我也有点认同你了,换句话说,就是自己认同自己,从一个心里矛盾转向自我认同。只是我除此之外再从别人的角度想了想,将心比心地把可能存在的,别人的心意转达给你了而已。

    乌鸦:但是可能明天,你的立场又会不坚定了。那说明你忘记了我?

     

    忘记你,就是忘记自己。

  •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