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机年代史(一)

撰写时间:2018-09-19 20:35 星期三

 

说实话我对数码电子产品这类东西并不过于了解,顶多知悉CPU和运行内存等参数。

回首十几年前,我压根不曾听说过什么高通骁龙联发科。我对手机的认识概念仅限于诺基亚中兴小灵通。

说起那些年的电子产品,我想第一次接触的是小舅舅买的MP3,运行了当时市面上近乎通用的黄条蓝屏国产系统的山寨ipod。方形,白壳子。在当时少有使用电子产品,业余至多爱好漫画小说,以及奔去店里打电动的学生群体中,也可谓之算是高大上了。

我至今还记得,我好不容易借到舅舅的MP3时颤抖而激动的心。然后用那个我人生中第一次体验过的MP3听了周杰伦的“依然范特西”(一只专辑)那年头没有现在这般发达的媒体网络,罗阳镇MP3价格也普遍偏高,那时的物价水平,印象中是一层“米面层”(故乡一种食点,菜包着蒸出来的面皮,山东的同学竟然说像煎饼果子。。。汗)

5角,涨到1块,再到一块五,至今也成两元五,三元了。。换句话说,米面层的价格翻了好几倍。

而那时的MP3舅舅似乎是花了两三百的价格买的,那时的两三百,估计也相当于他一个月的伙食了。

几年后的印象停留在妈妈的翻盖小灵通,叔叔的滑盖三星。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块放着暗绿荧光的小灵通,我不知道小灵通的分辨率是多少。我只记得那一个个细看清晰可闻的像素点的方块形状,最令我难以忘却的是那荧幕里唯一的游戏——《贪吃蛇》

当时没有如今4.0,4.5,5.0,5.5,乃至6.0+英寸的屏幕,一块比机身实体按键还小的屏幕下,孕育了极小的屏占比。但在那个年头,这些较如今可谓,已被淘汰的配置下,却带给我难以忘却的游戏体验。

我看着屏幕中那条回环曲折,蜿蜒婉转,仿若要结成九曲连环的细线,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一条蛇。

如今的游戏评测,要谈到画质,游戏情节本身设定,甚至CG,BGM,而在那个年头,在那一小块静谧无声的屏幕却能带给我比如今各大平台,各色高评分游戏,更叫我难以忘却的感觉。

我曾数度发自内心地拷问自己,它究竟是有何等魔力,引人入胜,令曾经的我心驰神往,难以忘怀的?

贪吃蛇本身没有如今许多游戏那般需要各种讲究。它永远就是单一的规则,吃掉所有的像素点,并保证不咬到自己。

现在的游戏,讲究许多,考虑了大量环节,却还终究会令我厌倦。而为何当时,这么一个单一环节,甚可谓一点不讲究的游戏,会令我这般聚精会神,直到如今还难以忘怀呢?

后来我明白,或许便是人对往事的追忆与恋旧。贪吃蛇牵引出了旧手机,旧手机联通了过去年代。它们像一条绳,指引人回溯过往的画面,联络过去的自己。

后来我把这一切的一切归纳总结,认定为一个词,可能,这就是“情怀”吧。

那些年头心想着长得像双截棍的周杰伦半兽人,28岁还没结婚,从他建立歌迷根据地,到成为班级里少女心中的神,再到异国欧巴的入侵。我忽然有种成为了历史见证者的感觉。

 

后来不知何时风靡起了触屏手机,不过当时,印象中应该是苹果一代出现之际,老爹买了台国产触屏,那手机属于屏幕触屏,却还同时存在实体按键,电视广告不知何时多了一种多人说相声似的推销模式,还有各种只要998,以及不怕砸不怕摔的噱头。

 

回忆至此,我点了下自己手机的iphone7plus ,去年买的128g版本。

又回忆起了,那些年是16兆甚至更小的512k的手机存储卡(tf卡),当时还下载几首歌,选了好久又删除,再重新载别的听一遍又一遍的场景

 

手头还有一台360n6,感慨现在许多国内的厂商,系统改的越来越烂,电子产品与app更新换代速度太快了,也不知道还能用多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