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心昊23小时前

我小学以前是一个非常善良的男生,善良到,走到路上踩死一只蚂蚁都要停下来为它哀悼,做法事超度亡灵。顺便再踩死几只让它上路不会孤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陶心昊24小时前

[040]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陶心昊5天前

上网开始少论调,不管人间悲喜剧。闲来老爱默默然,马说人生螺旋状。目测前方雾茫茫,过客行踪常匆匆。你我本就不相甘。何事值得我啰嗦。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陶心昊5天前

今天我,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删除,注销了,我在互联网上多个平台的所有消息,账号。这会给我带来好运,同时能很好的节省精力,也避免花费多余的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以及本身做的非常烂的平台上。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陶心昊6天前

我想给我的网站,做一个仿照手机系统的样子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陶心昊1周前 (11-12)

有时候,他喜欢故作低沉,因为那样可以平复过分的激动,而且能很好的隐藏真实情感,再有可以显得文艺范儿。老沈如是说。当他感到百无聊赖之际,他喜欢伏于案前,用一只手优雅的托起他的下巴,他说,那样像极了某他崇拜的某位知名作家。虽然这位作家已然亡故。在确认无人之际,他会拿出另外一只手,竖起一根手指,有时是食指,有时是小指,然后塞进鼻孔,捋顺他的鼻毛。顺便清理上头的残渣。他说,我人前的一切都十分优雅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陶心昊1周前 (11-12)

你,来自云南的元谋。我,来自北京的周口。我牵住你毛茸茸的手,深深咬上一口。爱情,让我们直立行走。。。

笑趴了,姓岑的,你这诗写的也太有才了吧?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陶心昊2周前 (11-10)

今天下冰雹了,虽然只有一下子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陶心昊2周前 (11-10)

最近心态不大好,听歌都有种想顺着声音摸过去抓住唱的人揍他一顿,说:“你能不能别唱这种引导大众和你一样弱智的歌曲?”的感觉

很自私地说,就是这样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陶心昊2周前 (11-07)

我爱这夜色茫茫,也爱这夜莺歌唱。更爱那花一般的梦,拥抱着夜来香。真好呀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