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缓存加载中,请稍等
计算姬正在努力进行计算!QAQ
  • 我的小说稿一

    片段1 吴芳草的父亲死于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那天晚上铁匠吴喝了很多酒,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中枢,铁匠吴抓着一只酒瓶的脖子,一摇一摆,站立不稳地行走在离杏花村还差几百米的 铁匠吴的葬礼办得异常简洁,铁匠吴灰黑的头像陈立在那小小的相框之中,人们想不到曾经体态庞大的铁匠吴如今却只能永久伫立在那与之体态截然不同的小小相框中。   有人底下说铁匠吴的妻子是个荡妇,背着铁匠吴在外头找男人,铁匠吴那晚一定得知了妻子红杏出墙的信息。情绪波动大,所以喝了不少酒。   也有人说并非如此,因为铁匠吴本身就是个酒鬼,打铁有了一点钱就去买酒。    铁匠吴除了留下一堆破铜烂铁,没给家里积攒太多的财产,家里人拿不出钱,也只能办这种简单的后事,以至于放置铁匠吴遗像的相框和照片都是小寸的。 葬礼上,吴芳草和他妈——铁匠吴的妻子,头上戴着白头斤,穿着我们这葬礼的粗布棉麻,跪在他爹铁匠吴的相片前。吴芳草低着头,一声不吭,她那张秀气的脸此刻略显消沉,却别有一种, 红颜女子的气质。 铁匠吴的妻子忽然哇的一声大哭,哭着喊着铁匠吴的名字,哭得又哽咽情绪又激动,没细听出铁匠吴的名字,就看她泪一个劲得流:“你这个,你就这么留下我们母女俩,以后的日子还怎么” 铁匠吴的母亲忽然邪魅一般表情,我亲眼看到,她笑了。 杏花村的车夫姓王,一脸痞子气,猥琐的伸长脖子,把脸贴向吴芳草:“啧啧啧,和你妈妈长的可真像啊,我现在还记得你妈妈那晚的活儿可…

    02/18 星期二
  • 草稿

    白莲镇 杏花村   人物:牧童遥,我,萧,娟,娴,萧的同事,铁匠,王车夫……   /**  2019/12/19 **/ 我想写小说,确切说,不是想,而是正在写,是已在实践中的,当然写这些不是主业。确切说,众所周知现在的一些为牟利凑字数网络文学写的真的有够烂的。当然,我觉得一部正常点小说,最低的层面是出于写作者的真心实意,而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为赋新词强说愁。当然我也不敢保证自己写的,可能会让读者认为矫情造作,当然,是否存在读者这个问题,我也已经不考虑了。有可能若干年后,会有突然特别闲,恰巧又在现实生活中稍微与我有些接触的人,突然有兴趣想看一下,了解以下的人存在。也可能一辈子都没人看,这些都无所谓,我觉得写小说应该是一种乐趣,从比较的层面讲,铁定无法匹及那些真正厉害的作家。只是我出于喜爱写作的初衷,凭借这一点去写作,去写我脑海中的故事。 也因为并非主业,单纯出于兴趣,所以都是在平时闲时抱着游戏文字的乐趣去写的。因为故事很长,但时间精力有限,所以不能一时半会儿在这紧凑的时间,完成全部草稿。

    12/29 星期日
此电脑
此计算机 小说
名称时间类别标签评论

磁盘名: 小说

广而告之~

未发布

我的小说稿一2020-02-18

片段1 吴芳草的父亲死于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那天晚上铁匠吴喝了很多酒,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中枢,铁匠吴抓着一只酒瓶的脖子,一摇一摆,站立不稳地行走在离杏花村还差几百米的 铁匠吴的葬礼办得异常简洁,铁匠吴灰黑的头像陈立在那小小的相框之中,人们想不到曾经体态庞大的铁匠吴如今却只能永久伫立在那与之体态截然不同的小小相框中。   有人底下说铁匠吴的妻子是个荡妇,背着铁匠吴在外头找男人,铁匠吴那晚一定得知了妻子红杏出墙的信息。情绪波动大,所以喝了不少酒。   也有人说并非如此,因为铁匠吴本身就是个酒鬼,打铁有了一点钱就去买酒。    铁匠吴除了留下一堆破铜烂铁,没给家里积攒太多的财产,家里人拿不出钱,也只能办这种简单的后事,以至于放置铁匠吴遗像的相框和照片都是小寸的。 葬礼上,吴芳草和他妈——铁匠吴的妻子,头上戴着白头斤,穿着我们这葬礼的粗布棉麻,跪在他爹铁匠吴的相片前。吴芳草低着头,一声不吭,她那张秀气的脸此刻略显消沉,却别有一种, 红颜女子的气质。 铁匠吴的妻子忽然哇的一声大哭,哭着喊着铁匠吴的名字,哭得又哽咽情绪又激动,没细听出铁匠吴的名字,就看她泪一个劲得流:“你这个,你就这么留下我们母女俩,以后的日子还怎么” 铁匠吴的母亲忽然邪魅一般表情,我亲眼看到,她笑了。 杏花村的车夫姓王,一脸痞子气,猥琐的伸长脖子,把脸贴向吴芳草:“啧啧啧,和你妈妈长的可真像啊,我现在还记得你妈妈那晚的活儿可…

撰记时间:02/18 星期二

草稿2019-12-29

白莲镇 杏花村   人物:牧童遥,我,萧,娟,娴,萧的同事,铁匠,王车夫……   /**  2019/12/19 **/ 我想写小说,确切说,不是想,而是正在写,是已在实践中的,当然写这些不是主业。确切说,众所周知现在的一些为牟利凑字数网络文学写的真的有够烂的。当然,我觉得一部正常点小说,最低的层面是出于写作者的真心实意,而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为赋新词强说愁。当然我也不敢保证自己写的,可能会让读者认为矫情造作,当然,是否存在读者这个问题,我也已经不考虑了。有可能若干年后,会有突然特别闲,恰巧又在现实生活中稍微与我有些接触的人,突然有兴趣想看一下,了解以下的人存在。也可能一辈子都没人看,这些都无所谓,我觉得写小说应该是一种乐趣,从比较的层面讲,铁定无法匹及那些真正厉害的作家。只是我出于喜爱写作的初衷,凭借这一点去写作,去写我脑海中的故事。 也因为并非主业,单纯出于兴趣,所以都是在平时闲时抱着游戏文字的乐趣去写的。因为故事很长,但时间精力有限,所以不能一时半会儿在这紧凑的时间,完成全部草稿。

撰记时间:12/29 星期日
网站目前有些BUG,显示上会有错位,以及一些细节问题,等等现象属于正常。请在浏览器设置中点击高级,清除浏览器缓存
关闭
12:09 PM周日04.05

This WEB Based on Microsoft and Apple

Designing by Xinhao Tao

ICP证:浙ICP备160045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