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稿四

    不认识不认识不认识,说了不认识,就算装作不认识,还非要我承认知道这么个人。那我可能会选择让这东西消失。去死。去死吧。说着,彭建设一个劲得拿着地上捡来的木棍往农村堆积起来的草堆里砸, 他的不断得砸,怒火的显露堆叠在那张灰蒙蒙的脸上,一同白莲镇那灰蒙蒙阴沉沉的天。

    “为什么老天爷对我如此不公?”我不甘心,我委屈。

    彭建设的脸上的青筋一只区张到他的脖颈。灰蒙蒙的面目中透露出被愤怒堵塞的血液,泛着暴怒的红光。

    我恨吴老师,我恨那个瘸子,我厌恶一个个跟弱智一般的同学,如果世界一定要把集体利益定义为平等,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我和所谓集体同归于尽,我和世界都死去。值了!

    白莲镇向山头。那个堆满干黄荒草的杂草堆旁,拿着木柜不断锤击荒草的彭建设像是个犯了病的精神患者。突然,他停止了锤击,喘着粗气。水月感觉害怕极了。她没想到,她不知道,这个男孩在做什么,以及为了什么?

    她看不清男孩的脸。只看到彭建设似乎打累了停了下来,双手垂向地面,一只手还紧紧握着地上捡来的木棍,手因过度摩擦,血从他紧握木棍的手里渗出。水月单纯得没想到。

    这个男孩对着荒草堆究竟有怎样的深仇大恨。

    随即躲在土堆后的水月看到一动不动的彭建设突然笑了。因为躲在后面。她看不到他的脸,但他听到了彭建设在沉寂的向山头突然发出的与周遭的干寂格格不入的冷笑声,

    这笑声又像哭声,异乎寻常的诡异与恐怖。

    水月不敢看久了,怕万一彭建设突然转过头看到她,她揪着心,悄悄的离开了土坡。在离开一段距离,她跑了起来,往娟的家里不断得跑。

     

     

     

    警察同志。我孩子平时很乖的,不可能是他的。

     

    有人说彭建设着了魔,听说他经常一个人去向山头。

    人们想起了那个好几年前向山头的诡异传闻。认为彭建设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碰上了。

    只有彭建设自己明白,他知道…

    12/16 星期一
  • 返回顶部
    查看评论 暂无
    评论发布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