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社交平台杂谈(一)

    以下为我目前使用的社交平台,分析,意义,评价,展望与未来(表达,形容若不贴切也请见谅)

    QQ&QQ空间

    最早用过的社交平台了,QQ聊天。QQ空间,围绕QQ用户更具体的社交平台。我的QQ里大多是很多年积累下来不认识,也不联系的网友。大多双向,具体这些用户属于哪个途径来的,我已经分辨不清,我把他们统一安排到一个分类里,并把QQ空间设置为“不查看其动态”(否则起码五百多号陌生人的动态,我会看的眼花缭乱的)
    其次就是同学,老师,少数家人。我没加我妈,有几片文章讨论喜欢女孩子的心情有一次不小心给我妈看到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来我空间的,我的主用QQ没加过她来着,可她竟然进来了???然后我把我妈设置成了禁止访问。。主要是太丢脸了。我不想给我妈看到)然后有几个小学女同学是和我是QQ好友,现在我不知道在不在,但是我非常不理解,她们怎么有兴趣加我妈,以及??她们是怎么加上的。。。难以理解。
    QQ空间除了屏蔽陌生人动态,我到去年左右也开始屏蔽一些逼格太高的用户,因为他们太牛逼了以至于让我感觉与他们产生距离感了,所以我不打算再看他们,但我没有删除他们。
    大学期间,我就删除了自己班级的一个当“官”的,和原来没换宿舍前的几个毁我三观,乃至让我对他们一点接触的兴趣都没有了的抽烟的同学。
    在此之前我几乎不会把人删除,我不想看一个人的方式大多是将它流放到我那个几百号人的“网友”分组。其实以前网友分组人挺多的,后来我没兴趣再加与被加,人数也就停留在那了。
    回想我在QQ与QQ空间这个社交平台的线上社交态度,这俩年是最激进的。不加人,以前被加,不想同意就不理,现在不想同意还会强迫症一般点下“拒绝”
    我聊天使用表情包图片也是在近些年,算是跟随潮流吧。然而我愈发不习惯与这种交流方式。我以前和人聊天还会非常认真的思考,比如谁最后说的话,别人对我告别说再见,我要不要回一句“嗯嗯”表示已经收到对方的讯息,避免对方有一定可能觉得,我都不理它,或者感情程度不够。现在我几乎不会作“多余”回复了。也懒得考虑这些可能存在的小细节了。有可能是我变得“直”了

    微博

    我用微博其实算是非常早的了,从微博刚刚出来那会儿,大概2009年,用3g网络注册了微博。但那时候微博没火,自己也没怎么用,也就发一些心情。后来那个帐号也被我遗忘了。直到我初中时候的偶像许嵩的新歌“微博控”让我有点产生想重新玩玩微博的兴趣,于是2011年初,我还没注册,我刻意等到我农历生日2011年10月8日去注册(事实上我当时还是记错了生日,农历来算,那年的10月8日似乎也不是我的生日,我错误推算,以至于在我生日的前一个月注册了微博。不然我每周年微博纪念日应该就和我生日是同一天了)
    不过微博这东西,玩了几多年,貌似都不是我主要使用的社交网络平台。直到如今我的微博也是属于日益种草的情况,虽说我一直也觉得微博的意义在我看来,至多这只是一种国内推广平台。与他所谓发现新鲜事的口号不同。倒不如是推广广告,把广告换个名头叫“热点”
    其实现在,我觉得热点都是被有意制造的。他们各种奇葩夺人眼球的新闻的背后,应该都有一些团队一同操作的吧?
    然后我也想,我想哪一天,万一我做生意了。类似电商自媒体,我的微博应该就有价值了。其实你看那些好玩的视频博主,那些各色什么什么看似非盈利的人物背后,其实他们在微博的存在都是为了制造效果夺人眼球,他们的规划大概是,前期吸引一定用户群,后期大概就能面向用户适当推广,比如我今天讲讲我去吃泡面。哦,粉丝们就会去淘宝搜泡面,然后你不知道淘宝搜索泡面第一条的商户其实有给过这个博主钱。博主一直在做兴趣视频,但你不知道其实兴趣也能这样顺势赚点钱。其实只要有了用户群,就有了一定推广的基石。
    不过我的话,我看我这几年是没可能继续花心思到微博上了。
    微博上的我的用户,大多是我的校友,尽管有许多我不一定非常认识,非常熟悉,但好歹有时候有过一面之缘,至少见过,或者知道他们的名字,然后还有一些是,纯属知道是同校,同一个镇上的同学等等。这些也能关注。
    印象里我高中突然有几天对一女生有好感,我还试图在微博那群粉丝之中扩散地毯式搜索。所谓如此,即,我去同校的关注中,他们微博关注,粉丝中一个个扩张找,费尽艰难总算找到了。因为我不好意思对别人讲,所以只能自己这样一个个找。至于后来,这里权且不提
    值得一提的是,貌似我对那名女生示好的做法引起了个别人的反感,不知道是被谁泄露了,我惊讶的发现,原本关注我的一些同校女同学,大抵,应该,是在那名女生附近的女同学统一取关,我心里想,有点慌,估计我喜欢别人这件事不知道被谁说出去,要被人知道了。
    我有几个念想的对象,但我心里还是尽可能告诉自己不要仇视她,尽管我觉得这种方式有可能像是统一对我表露一种隔离,拒绝,恶心。有可能她们是用一种“色狼”的眼光看待我的,虽然有点伤心,但转念想想,自己内心也应该强大点,再者说到底,其实也不是和她们有特别多的瓜葛,所以没必要在意。就当人生过客嘛。
    那件事以后,我开始对微博这种社交平台有点微妙的感觉。
    我开始考虑不用在意别人的看法,因为其实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反正我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可能有人不喜欢自己,但同样也有人在背后为我声沙。
    大学第一次打电话,是以前的女同学林涛。我一直有点害怕,我对她曾经说过心事,我那时候有点好感的女同学,姓林。当我醒悟过来,林涛也姓林的时候,我感觉有点尴尬。我连忙说,你别想错,不是你。但这话越说越尬。好像更说得匪夷所思了。
    不过林涛这个女同学,虽然情商有点低。理解与对我说的话的推理能力不行。但她也算是个好人吧。之前她一段时间非常支持我。在我心里低落的时候给我鼓励。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我。就好像数学题,但一说到数学题,我就想到楼上班级的那个叫什么来着的男的。算了不说他了。什么人呀?真是。
    怕扯远了,说回来,大学第一年和林涛通话,她对我说她有男朋友了。我对我那次与她尴尬(应该是我尴尬,她应该没那表情)的对话一直耿耿于怀。甚至对她此番的回复更有点引申揣测。
    林涛啊!你有男朋友了?不是,其实那时我心里就在想,我那天说的自己的心事,自己其实一直喜欢一个女孩子,姓林。你不会当真,当成是自己了吧?
    姑且不能胡思乱想,我和林涛聊了一阵子她和自己最近的事。
    尽管才毕业没多久,但不知为何,我感觉和同学们似乎产生一种愈发增长的隔阂。用组织行为学的话来说,就是原本我们在同一个集体里,被集体联系到了一起,现在我们都和这个集体已经脱离关系了。自然也会愈发疏远。
    我想我和她们未来肯定会不一样。
    林涛说,昊哥,你也可以在大学谈个恋爱,谈到女朋友的。我不知道她此言出于何意。难不成,他这么误解为我喜欢她?然后此刻正非常委婉的拒绝我?
    心中只有一种微妙的荒诞感。
    我对她说,我现在只想好好学习,未来能有出息。事实上,这其实是我无话可说之后的随口乱说。我表露着自己非常对学习报之以热情。事实上,我学习的东西,基本被人一贯以不务正业的评价。

    虽说这些话往往具备很多负能量,像吸血鬼总是在不停消磨我的积极性与斗志。有时候甚至因此变得颓唐不振。

    但从林涛说了恋爱的话题以后,我更容易想到新浪微博,想到那个时候那个她,然后我就开始逃避。我不想再看到微博了。

    我告诉自己,和我无关和我无关,什么都没发生。确实如此。
    说一句不想说的话,就是被人拒绝。尽管一直不想说,也不愿意这样认为。极度乐观的讲,如果我一直努力为了一个目标奋斗,我应该就能达成这个目标吧。但如今的观念,转念一想,只有落寞和难受。
    然后就会想到以前的女孩子,她想牵着我的手的时候,被我凶狠的眼神吓到,离开了,她想不到我的这种态度吧?我觉得我这样两面就仿若“般若”一般。
    其实是自己内心郁结所致,而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往往又会不小心伤害到旁人。真是引我自责。但无计可施。我只有想到,反思自己必须时刻正能量,积极乐观起来。
    我又想到我被拒绝,以及那个企图靠近我,而被我这样不小心拒绝伤害的女同学。
    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呢?她那时候一定有我现在这样难过吧?
    我真是报应

    不说微博了。

    推特
    这个是我在外国网站常用的社交平台,目前真人粉达到三百多,实际上大多只是互相关注的阿宅,与ACG爱好者,以及技术宅,程序员等等。
    它和微博差不多,但没有我对国内新浪微博那样有着复杂的感情。
    不过登录他需要特别的连接方式

    知乎,豆瓣,贴吧
    之所以把他们归结一位,是因为自己用他们的频率越发少了。换作以前,应该是最喜欢的社交平台吧。
    至于她们,我想下次再写篇文字谈,今天只写到这吧。我太累了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